第249章 忘却

所属目录:长生界    发布时间:2014-05-03    作者:辰东
一个人的性格想要改变很难,除非不断的“雕磨”,长时间的调整,但效果也甚微。

萧晨尽管改变了体貌,变化了气质,展现了新的法诀与神通,但是他的禀性始终未变,他是一个不能被束缚、不能被压制的强势人物,这个世间任何的条条框框都难以困制他,骨子里的某些东西就是死亡也难以改变。

从净土中走出,想要体验人生百态,他在殷都呆的时间够长了,觉得该换一个地方了。身份也即将暴露,临走之前,他决定随心所欲,与对手大闹一场,也算是一种人生经历,也算是另一种修炼体验。

“萧晨我劝你还是早点离开殷都,不然丢掉性命,到时候后悔也晚了。”赵琳儿不希望萧晨继续留在这里,看他如此自信,知道他肯定有自保的能力,但是她不想看到萧晨成为殷都的焦点人物,不想那被其他大势力拉拢,很想他听从劝告,悄然退走,而后为他指引一个方向,这样就能牢牢抓着这个潜力无限的高手了。

“不可能!”萧晨只有三个字,拒绝了赵琳儿的提议。

赵琳儿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他,显得有些强势,但随后又收起了凌人的气势,表现的很真挚,道:“你太狂妄了,你以为你是谁,能够与半神,甚至拥有更强高手的虎家抗衡吗?我是为你好,还是早点逃离吧,我会为你安排好退路,金钱、美女随你取用。”

结果是可以预料的,萧晨不可能答应。他反倒对赵琳儿如何当上了圣女充满了好奇。

说起这个,赵琳儿感慨颇深,曾经是人间的皇家天女,但是到了长生界却要与其他贵族小姐,甚至要与平民出身的女子竞争。让她深刻体会到了权力地重要性。

最终的胜出,原因是多方面的,首先她个人的姿容与气质那是毋庸置疑的。曾经地人间第一美女,即便是在浩瀚无垠的长生界,能够与她相比的也没有多少人。

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她拥有一头纯种小独角圣兽,且根据太阳教地一些老祭祀亲自验看发现,小独角圣兽竟然是传说中的太阳至神的女儿太阳圣女的坐骑的后代血脉,是光明与圣洁的象征。

在整片大陆这一血脉的圣洁独角兽也不过三头而已,且都已经年老,没有想到竟然从龙岛回归这样一头来头甚大的小独角圣兽,这对于太阳教来说是一种福音。由此可以大肆宣扬,太阳圣女将重归大地,太阳神在关注着他的子民,对于太阳教来说这是一次难得的扩教机会。

这头小独角圣兽地出现,让其他几大宗教眼红了好长一段时间,因为每当与各宗教至高神有关的人事物显现世间时。[]都会大幅度的提升这一宗教的名气,让这一宗教势力大增。

当然,赵琳儿顺利当上圣女与两个人也有着重要关联。

其中一人便是兰诺,她的无限潜力,让太阳教教皇都极度震惊,以一教至尊的显赫身份,郑重接待她。

能够在最短地时间内。自那灵气极度匮乏的人间界破碎虚空进入长生界,兰诺的天资堪称傲视千古。史上那些进入长生界的人一般都比她大上几岁,在后来的岁月中都成为了长生大陆一方开宗立派的绝顶人物。

兰诺怎能不让人重视?她维护的女子,自然会令教皇着重考虑。

另一人便是那自龙岛来到大陆地树人,在龙岛上时就蜕去了树人之体,成为了具有血肉之躯的绿发修者。

他在龙岛上生存了无尽岁月,化成树人时已经不知道用了多少年月,后来有了通灵之心。又整整修炼了一万多年。如果不是龙岛上封困神力,他的修为早已不可想象。

即便如此。=小说首发==他在龙岛上也修成血肉神体,是的,那是神体!自龙岛脱困后,来到长生大陆,再无任何力量阻挡他,他的修为可谓一日千里,不断冲关,就连太阳教教皇都都不敢小觑他,认为他的前途不可限量。

在龙岛上时,赵琳儿就在树人谷与神体树人交好,来到长生大陆自然得到了他的照拂。

初时,制约赵琳儿成为圣女的唯一因素:她不是西方族人。但是,由于罗马宗教联盟国即将对梵国用兵,想让教义向东传播,有人大胆提出,也许某一宗教可以立一东方族地女子成为圣女,体现种族平等,或许会起到意想不到地作用。就这样,东方族的身份,到成了赵琳儿顺利登上圣女之位地有利因素。

梵国,种族繁多,混血为主。

太阳教对外宣称,太阳神光普照天下,太阳神的子民遍布天下,无论什么种族,无论什么地方,太阳神一视同仁……

有以上多种因素,赵琳儿自然在众人中脱颖而出,成为太阳教新一代圣女。

“兰诺……她好吗?”

赵琳儿瞥了一眼萧晨,道:“你这家伙……兰诺姐姐很好,来到大陆的第一年,就由涅境界直接破入到了长生境界。[]”

萧晨知道兰诺资质绝佳,有如此恐怖速度并不让他吃惊。

“我何时才能登临长生峰顶?”

看到他这样自语,绝美的赵琳儿撇了撇嘴,打击道:“不要忘记了,兰诺姐姐可是自己打破虚空来到长生界的,不像你我这样的偷渡者。人间界是什么地方?灵气极度匮乏,早已不可能支持修者修到涅境界了,兰诺姐姐就是在这样恶劣的情况下做到了,她本身就是一个奇迹,是数千年才一出的傲世天才。无论她将来取得怎样的成就,都不用吃惊。不是你能够比拟的。”

萧晨笑了笑。没有说话,因为他地修炼速度已经足够快了,在青年一代中也算是强者了,如果再抱怨的话会遭天打雷劈的。

他确实是个修炼天才,最起码到目前为止。在接触到的人中就修炼速度来说,很少有人能够与他相比。

也只有天才中的天才兰诺,以及那无法让他看透地灵慧少女清清。比他进境快。

“兰诺在哪里?”

“你总算还有些良心,不枉兰诺姐姐听闻你在天帝城出事后,曾经暗中走了一趟南荒,可惜,那时你已经消失了。不然,恐怕你早已成为我手下的一名骑士了。”

赵琳儿无论怎样变化,那丝高人一等的傲气,都不会消失,这与她地出身及经历有关。令萧晨很不爽,但却懒得与她计较。

“呵呵。殷莹是不是知道兰诺姐姐一些消息?但是她怎么能够与我相比呢。好好表现,我们同心协力,寻到至宝天涯咫尺,到时候去找兰诺姐姐……”

赵琳儿又开始了新一番的算计,萧晨虽然隐约间猜测到了,但是也只是笑了笑而已。

没有再询问兰诺的消息。萧晨告辞离去,他相信自己的实力,更相信自己的潜力。

走出那片皇家园林,萧晨一直在思索着一个问题,怎样才能让自己的修炼道路平坦而深远呢?

在同样努力付出的情况下,修者的成就不同,究其本质原因。是因为个人根骨与天资的问题,想要提升资质潜力,也许只有一个机会了,那就是涅。

蜕凡、识藏、御空、涅、长生这是世人熟知的五大境界。

涅,如其名,对于修者来说,曾经地一切都将清零,让修者发生一次本质意义上的再生.迈上一个全新的高点。

当然。ashu8绝大多数人会失败死亡。

涅,对于所有修者来说。是这一生中意义最为重大的一个机会,如果涅再生成功,少数人的天资与根骨会发生质的蜕变,可能会冲上一个无法想象地全新起点。

萧晨摇了摇头,现在想还早,他还没有进入御空境界呢,也就是所谓的半神境界,涅的道路还很遥远。

回到所居的客栈,小胖子牛仁正在等候他,每次看到小胖子,萧晨都想笑。

这个家伙其实很帅气,只是脸蛋太过肉乎了,且有个小将军肚,让帅气尽失,给人一股憨憨的感觉。

“萧晨我等你多时了,走,咱们去沉鱼落雁宫看柳如烟妹妹去吧,来到殷都这么长时间了,也只去看过一次而已。”

小胖子眉飞色舞,双眼放光。

“算了,改天吧,我现在的身份非常敏感,不少人都在怀疑了。这样去的话,恐怕会给她带来麻烦。”

“这倒也是,不过我怎么觉得你是不想去啊。如果想去,偷偷地潜入进去,总没问题吧?嘿嘿……”小胖子笑了起来,道:“你是不是不喜欢柳妹妹,咳咳……我眼光可没那么高,只要是美女我都喜欢,要不我替你去看看?”

外表看起来憨厚老实,但说话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的小胖子,让萧晨感觉很无语。

“要不咱还是一块去吧?”小胖子又撺掇。

“算了,你自己去吧。”萧晨端起茶杯,喝了口茶水,道:“问问她需要帮助吗?如果有需要的地方,尽管开口,我自然会尽最大力量出手。”

“嘿,这些话你为什么不自己去说啊。”小胖子在屋中围着萧晨转了两圈,道:“你看柳妹妹多性感妖娆,能够取得这样的女子为妻,那可是八辈子修来的福分啊。还有燕倾城妹妹,风华绝代,南荒双珠之一。对了,还有阿冰妹妹,那也是妖娆多姿啊,西疆出名的大美女,我见犹怜啊。我怎么感觉,都被你无视了,要不咱们一一找他们去聊聊天,沟通沟通感情?”

“春天还没到呢,我们牛胖胖今天这是怎么了?”萧晨漾起一丝笑意,看着牛仁。

“唉!”小胖子叹了一口气,无精打采的道:“我奶奶派人给我捎来一个口信。让我这次出来不能白跑一趟,要解决掉终身大事,他想抱重孙子了。”

“看上谁了,我帮你牵线搭桥?”

“算了,不用。我的标准又不高,好解决。我只是奇怪你,难道是想保持一种境界。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说到这里,小胖子开始认真分析起来,道:“不对啊,我可曾经记得柳如烟妹妹在龙岛上时与你关系不一般啊,还有燕倾城妹妹曾经被你抓住过……”

最后,牛仁狐疑地道:“你到底怎么想地?”

“我啊,飘萍一片,浪花朵朵,穿行而过。什么时候累了,什么时候倦了,就会驶进平静的港湾,从此安静下来。”

“你这是游戏红尘地态度,而且还是稍触即逝,远远的看着万花而过那种。”小胖子站起身来。道:“我去看望柳妹妹,回见。”走到门口时,他忽然转过身来,笑道:“萧晨我敢给你打赌,等我们的同龄人地孩子会打酱油了,你还在飘萍不定呢。”

小胖子走了,萧晨笑着摇了摇头。不过却也细细的想了想。

对于感情,真的是在回避吗?也许吧。

绝世尤物柳如烟曾经将自己当做礼物送给了他,他并没有拒绝,但也没有任何明确表示。燕倾城曾经被他抓住过,面对无双绝色,他却曾意动过,但也止于言语而已。面对高傲地皇家天女赵琳儿,为了落她的圣女面子。他方才更是放肆的动过手脚。称得上是一种调戏。

但是这一切……似乎都流于表面,内心真的悸动过吗?答案似乎是否定的。

最初进入长生界。完全是因为生存的问题,而让他没有时间考虑个人情感问题,那么现在呢?

“难道我真的在刻意回避吗?”萧晨自语。

他忽然发觉,自己真的在逃避这个问题。可以游戏风尘,可以调戏美女,但却最终退避,不愿真正动心。

喜欢上一个人很容易,也许就在瞬间,但是如果想忘记一个人,真的很难,或许需要一辈子。

是因为害怕再经历一次忘却,才不敢真正动心吗?

萧晨忽然间明白了问题的所在,也许真地是因为不想再经历一番忘却吧。

人间的一切的确很难忘怀,但是萧晨明白修行就是修心,他必须要忘记,恰当的解决情感问题,也是对修行的一种考验,今日发觉原因后,他觉得不能再退避了,应该真正的面对一切。而不是“飘萍一片,浪花朵朵”。

可是,当想到究竟如何开始时,他又有些无从选择了,似乎没有让他真正可以动心地人。

随意……而非刻意,那就去修行吧。

萧晨展开八相世界,在大街上留下一道残影,寻常人根本无法看到他的踪影,刹那间已经在数里开外。

传说,殷都是一处远古遗迹,是一处神葬之地,甚至连几位祖神都曾在这里留下过痕迹。

不多时萧晨来到了殷都一处赫赫有名的古迹,西城区的一片石林间有一株石树,相传祖神有巢氏曾经在树下打坐过九日,这株三间房屋粗细的参天巨树本是**,曾经繁茂了万年之久,不知道为何没有修成树神,后来枯死了,最终莫名石化。

这片石林很广阔,寻常人很容易在其间迷失方向,只有修者会来这里,但无尽岁月过去了,来的修者也越来越少,因为在这里有所获的人并不多,仅仅有很少一部分而已。

萧晨走到巨大地石树下,仰望那枯干石化的参天枝干,而后默默的打坐在地。

他在这里没有任何发现,又不想就此离去,想学祖神有巢氏在此打坐九日。

第一日,云淡风轻,石林寂静无声。

第二日,乌云压顶,但却没有丝毫雨滴落下,石林压抑无比。

第三日,大雨滂沱,天地间一片水幕,白茫茫一片。

第四日,阵雨绵绵,小雨稀稀落落。

第五日……

第七日,已经到了深夜,萧晨依然无丝毫收获,不过是感觉到了天气极其异常而已,尽管没有任何收获,但是他却没有任何沮丧感。

史上不过仅有仅少数人在这里有所获,他不能在这里获得机缘,也属正常。

第八日,殷都城内一片沸腾,几大宗教以密法培养起来的最强青年高手已经赶到了。而大商帝国,几位传说中难分伯仲的商国最强者也赶到了。

而虎家的几大高手也在这一日来到了殷都。

萧晨依然在打坐,古井无波,他在想祖神有巢氏未为何在这里打坐?为何传说他曾经在这里一动不动坐了九日呢?且没有留下任何言语与刻痕。

第九日,他依然没有任何收获,夜色如水,转瞬午夜及至,后半夜寂静无声,萧晨仿似陷入沉睡中,但就这个时候,他隐约间他听到了一点声音,像是有人在对话一般。

“炼制天地铜炉……”

——


下一篇:
回首页: 长生界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