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章 逝水

所属目录:长生界    发布时间:2014-05-03    作者:辰东
怒龙奔腾,排山倒海,推峰裂脉,啸声荡天。滔滔黄河水,摧枯拉朽,跃千里而卷黄涛,隆隆怒吼而震大地。

曾经的黄河,熟悉的滔滔黄水,一条奔腾入海的巨龙!

多少次梦到黄河,多少次梦回故乡,萧晨立身黄河岸边,黑发飞扬,遮住了刚毅的脸颊,发出一声长啸,震动的黄河水卷起千重大浪,巨龙在咆哮,一泻千里,冲向远方。

极目远眺,那片无比熟悉的大地,充满了醉人的气息,像是有着一股魔力在召唤着萧晨,他冲天而起,快速在高天之上飞行,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黄河水畔的一个小村落。

近了,真的看到了熟悉的山脉、大壑,这不是梦,萧晨意识到他真的回到了长生界。

从来没有想到过会这样回来,日夜不辍的苦修,为的只是一朝回人间,多少次在梦中憧憬,多少次在失望中醒来,想不到……努力了这么多年,最终却被一个空间“海眼”吞噬了回来。

如此……际遇!

苦笑、无奈,但更多的是激动,命运之手啊,是如此的让人捉摸不定,竟然如此牵着他实现了梦想。

近了,又近了,沿着黄河一路飞行,他终于来到了熟悉的那片故乡,远远的望着那片大地,萧晨心中波澜起伏,双眼竟然模糊了,但没有泪水可流,想大吼出来,喉咙却似被堵住了。

欲语……却又无语。

降落在黄河岸边。萧晨一步步向前走去,沿着那条黄土路,向着数里外的小村前进。

黄土路旁,那巨大的青石承载了儿时很多地往事,他曾经与幼时的伙伴爬上爬下,这里是村中孩童饭后的聚居地,每次去黄河边嬉戏、捉鱼、游泳前。都是在这里集合。

还有黄土路旁的一株株古木,那是他爷爷的爷爷那代栽下的,如今盘根错节,高大苍劲,如虬龙般。老枝抽出点点新叶,这里是老人们喜欢聚居的地方。

空气中弥漫着泥土地气息,混合着阵阵草香,充满希望的春季,萧晨喜欢这个季节,过去如此,现在还是如此,这个季节总是给人以希望的感觉。

到了,终于到了村口。前方一排排柳树在飞絮,像是雪花在飞舞。

黄绿的嫩草,飞絮的柔柳,田野里地新绿,一切都充满了乡土的气息,一切都是那样的熟悉,一切都是那样的亲切。

一排排朴实的屋舍掩映在垂柳的后方,萧晨的双眼渐渐模糊了。

村口那里。一对白发苍苍的老人正在相互搀扶着走来,在眺望着黄土路的尽头。

萧晨顿时感觉到了一股揪心地痛,在长生界多少次梦到这样的场景,白发苍苍的父母凄凉站在村口,孤独的晚年,死死的抓着那点希望,遥望村前的那条土路。期盼那远去数载的游子归来。

每次梦到这样的场景,萧晨都会从梦中惊醒,每一次都会感觉眼角湿润。

萧晨快速向前冲去,黄土路上刮起一股烟尘。

“晨子……”

前方传来苍老地声音,语气充满了疑惑与不敢相信。

萧晨立刻止住了身形,那不是他的父母,村中似乎有些不对劲。已经临近中午。却寂静无声,仿似没有一点生气。

他擦净模糊了双眼的泪水。向前望去,那对白发苍苍的老人竟然是他的舅爷与舅奶奶,是他父亲的舅舅与舅妈。

“舅爷……”

“晨子真的是你?!”两位老人步履蹒跚,白发如雪,向前争抢了几步,拉住了萧晨地手臂。

“是我,我回来了。”萧晨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搀扶着两位老人,道:“村中发生了什么,我的父母他们……他们?”

两位老人已经近八十岁了,皮肤褶皱的如同干巴巴的橘子皮一般,身子更是如皮包骨般,他们颤抖的摸索着萧晨的脸颊,用力的捏着萧晨地手掌,道:“是晨子……真地是晨子。”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啊!”老人唏嘘不已,道:“八年了,整整八年了!”

是的,萧晨离开人间界整整八年了,在龙岛被困一年,在蛮族与森林族地净土修养了三年,在古神荒漠耗去了四年,八年多的时光过去了,离开人间界时他二十岁,再次归来他已经二十八岁了。

“孩子,这些年你的父母很苦闷啊,年年盼,日日盼,每天的傍晚都会相互扶持来到村口,遥望村前的这条土路,盼你回来啊!”说到这里,两个老人不胜唏嘘,用力戳了戳萧晨的额头,道:“你这狠心的娃子,一走就是八年,八年啊!对于老人来说,有多少个八年?他们的头发都白了……”

泪水顺着萧晨脸颊流淌而下,他用力抽了自己两个嘴巴,道:“是我不对,是我不对!”

两个老人抓住了他的手,道:“我想你有苦衷吧,不然怎么会不回来呢。你放心吧,你的父母都还在,只不过……唉!”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萧晨的剑眉当时就立了起来。

“还是先前的晨子啊,你一立眼,十里八村的混混都要老实十天半个月,冲劲不减啊。”两个老人叹气道:“可是这次……不是附近的泼皮欺负人,是九州的国教在兴风作浪啊。强制要求村中所有男女老少,连五十岁的老人以及十几岁的孩子都不放过,去黄河上游修建浩大的工程,说是修建什么祖龙台,还有一个说法是修建什门通天死桥……”

“到了现在。就剩下我们这样七老八十的等着进棺材地老人了,以及一些十岁以下的孩子,造孽啊。”两个老人都气愤而又焦虑无比,道:“很多人都在修建劳什子工程时死去了。过去,只有你的父母在村口遥望,现在每到黄昏时七八十岁的老人都会来这里望着黄土路,怕自己的儿女回不来。怕白发人送黑发人啊。”

“我的父母……”

“你的父母每日也要去修建那个祖龙台,或者是叫通天死桥地鬼东西,村中五十余岁的人都不能幸免。”

“该死!”萧晨双目中射出两道夺目的光芒,实质化的锋芒将旁边一株柳树都击碎了。

惊的旁边地两个老人目瞪口呆,一把拉住了他道:“孩子……你不要乱来了啊。舅爷知道你懂得武学,但是不能和官府对抗啊,不然会给咱们村惹来大祸的。”

“舅爷你们放心,我不会莽撞行事的,我去上游看看。”

“不行!”两个老人死死的抱住了他的手臂,生怕他乱来,这让萧晨很无奈,道:“我真的不会惹事,刚刚回来。我只想第一时间看到我的父母而已。”

“现在太阳快落山了,无需你去,他们应该已经在路上了。你放心吧,你的父母不会有事,他们平日那么和善,又因为你的突然失踪,村里地人都非常同情,都很照顾他们。即便去了河堤。也不用干重活、累活。”

可以看出,两个老人非常怕九州那个所谓的国教,生怕萧晨惹出祸端,为村里招来大祸。

萧晨感觉很奇怪,过去可是从来没有国教一说,经过一番询问才有所了解,这个国教竟然是近两年才被封的。瞬间便问鼎天下教派之首。据说,教中有不老的神仙曾经在皇宫以**力呼风唤雨,撒豆成兵,甚至召唤来天兵天将,深得皇帝信服。

太阳确实快下山了,不想违逆眼前的两个老人,萧晨在他们的陪同下。回到了一别八载的家中。

似乎……从来没有变化过。庭院中的一切都像从前,仿佛他仅仅离开了片刻间。

推开他自己地房门。床单干干净净,被子被叠的整整齐齐,书桌、木椅纤尘不染,这与他离开时并无二致。萧晨鼻子一酸,他知道这一定是爱收拾屋子的母亲每日打扫,保持下来的。

儿行千里母担忧!

从中可以看出母亲多么的思念他。

来到父母的屋中,依然像从前那般整洁。不经意间,他看到了枕边的几把小木刀与小木剑,这是……萧晨感觉双眼充满了水雾。

他从小喜欢舞刀弄剑,这是他父亲为他削刻出来地啊,长大后这些都被收到了厢房中,不想现在……却被父母放到了枕边。

这是思念啊!

父母在深切的想念他,时时刻刻盼着他回来,将他儿时的玩物都寻了出来,放在枕边……这是多么深的思念,晚境孤苦的父母心怀着强烈的企盼,盼他早日归来。

潸然泪下,萧晨可以想象父母晚年来的苦楚与孤独,思儿心

迟暮地老人,盼着那在外地游子归来,不相信失踪的儿子发生了意外,日日盼,夜夜盼……

在房屋中,萧晨捡到了一根根雪白地发丝,父母真的老了,过去花白的头发现在已经彻底的雪白了……他心中阵阵酸楚。

要见到父母,现在就要见到父母!

萧晨晃开紧追着自己的两个老人,冲向村口,那里已经有十几个老人以及十几个孩子在眺望着村前的土路。

“咦,那是晨子。”

“晨子回来了。”

“真的是晨子!”

八年过去了,岁月并没有在萧晨身上留下任何痕迹,他是一个御空境界的修者,寿元延长了数百年,外貌一如过去的二十岁,故此村内的老人都认出了他,一些孩童更是好奇的盯着他。

老人们一下子围上了他,问东问西,问他这些年去了哪来。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孩童高兴的叫嚷了起来:“回来了,回来了。”

远处,黄土路的尽头,村内地老老少少回来了,他们满身泥浆,疲惫不堪,全都是相互搀扶着回来的。

“该死的国教。拿人当牲口用啊。”村内的老人心疼无比,道:“村内已经死了十几个人了,天晓得这剩下的几十号人能熬到什么时候……呜呜……”

远处,一个头发雪白的老妇人发出一声惊呼,跌跌撞撞的跑了过来。鞋子脱落了,似乎都不知晓,她赤着脚,泪流满面,几次栽倒在黄土路上。

“母亲……”

萧晨大叫一声,冲了过去,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扶住了老人。

“晨子,我地孩子。真的是你吗?呜呜……我的孩子你终于回来了……呜呜……”头发早已雪白,脸上爬满了皱纹,慈善的脸上那闷郁之色渐渐敛去,她抱着萧晨的头放声大哭,一双满是老茧地手用力的摩挲着萧晨的脸颊。

“孩子……我的孩子……”萧晨的母亲不断的重复着这两句话,泪水不断涌出,使劲的摩挲着他的脸。孩子……孩子……”萧晨的父亲也跌跌撞撞地跑了过来,满身的泥浆。疲惫憔悴的容颜上绽放出激动的笑容,白发是如此的醒目,皱纹堆积,尽显老态。

“父亲……”

萧晨跪着向前挪了几步,一家人抱头痛哭。

这个世界什么都可能是假的,唯有父母的亲情无半分虚假。

离别八年,终于回到了人间。萧晨紧紧的抱着年迈地父母,心如刀绞,泪如雨下,父母真的老了……而这么多年他却不在身边。

看着白发苍苍的父母,感受着他们手掌上的老茧,萧晨心痛的同时涌起一股怒意,家里的条件本是不错的。颇有些资产。根本无需去辛苦地劳作。而他父母却在晚年如此凄苦,手掌上居然长满了老茧。这……都是“国教”所致,他难以抑制的攥紧了拳头。

“萧晨真是你吗?”

“萧晨你可回来了!”

“萧晨你这死小子一走就是八年啊!”然挤在最里面都是从小玩到大的好伙伴。

“是我,我回来了。”萧晨看着这些曾经的朋友,百感交集,一个个的叫着名字:“大周、小虎、二冰、秀才、光头……”

“是我!”

“是我!”一只只大手伸了过来,紧紧的与萧晨相握着。

萧晨的父母幸福地流着眼泪,笑看着萧晨与曾经地伙伴相认。

“呜呜……”

正在这个时候,有人哭了起来。

“萧晨你可回来了……我们一起长大的伙伴已经死了三人了,如果你再不回来,恐怕我们也见不到你了。”

说到这里,村内所有人都很悲伤,这是一个小村落,还不足百人,但就在不久前已经死去了十几人。

伙伴们都是满身泥浆,疲惫不堪,身上还有一道道鞭痕,有些人地伤口触目惊心。

“你还记得大壮吗?脾气耿直,不过是在黄河岸边顶撞了监工几句就被活活打死了。还有小寒,自小体弱多病,根本不能劳累,尽管他所有的工作都被我们分担了大半,但还是累死了。还有小海……”

大壮、小寒、小海……儿时的好好伙伴啊,就这样走了。看看父母,再看看疲累不堪的伙伴,萧晨心中升腾起一股怒火,双拳死死的攥紧了。

“如果不是这些孩子替我们搬石推土,我们恐怕早已累死在黄河边了……”萧晨的父亲百感交集。萧晨的母亲则在为一群她眼中的孩子擦着泪水。

“我回来了,不会让你们再受苦!”萧晨站直了躯体,望向黄河上游,射出两道寒光。

“晨子你可不要乱来,那是九州国教啊,势力大的无法想象。不光黄河附近的村民被征调为苦力,更是从全国各地押来数十万奴隶,没有人敢反抗。”村内的老人们纷纷叹气。

“是啊,萧晨你不要乱来。”就是萧晨儿时的伙伴也都劝阻,道:“我们知道你懂得武学,十几岁起就在外面闯练,身手不凡。但是,国教的人强的超乎你的想象,我们曾经亲眼看到过,他们的巡察使竟然能够飞行,他们懂得法术!”

“是的,最多的一次,我们曾经看到十几个年轻人脚踏飞剑御空而行,沿着黄河逆流而上。”

“那些人男的英俊,女的貌美如花,但是出手毫不留情,我曾经亲眼看到他们运展飞剑,仅仅一个美丽的少女自己出手,一把飞剑划破长空,轻轻一转,就将十几名武林高手的头颅削掉了。”

萧晨皱了皱眉头,人间界到底发生了什么?竟然有这样的高手了,似乎还不是一两个,似乎那个所谓的国教有不少这样的修者。

看着众人担忧的样子,萧晨不得不向他们保证,不会去惹事。但是,他依然做出承诺,会立刻想办法,让众人摆脱困境。

怎能继续让父母去做苦力呢?怎能眼睁睁的看着朋友们吃苦呢?萧晨不可能不出手,但是他不得不要谋划一番,毕竟身边的人不像他,可纵横天下,以后这些人还要继续在黄河岸边生活呢。

回到了家中,村内差不多的人都来了,看望萧晨回归,这就是小村落的朴实,不过三十户左右,哪家有了事情,所有人会一起帮衬。

很晚之后,才送走那些叔伯,送走那些伙伴。

父母拉着他的手,有着说不完的话,诉说着这些年的思念。

萧晨默默的倾听着,努力不让自己落泪。

说着说着,两个老人似乎想起了什么,长长叹了一口气。

“父亲、母亲怎么了?”

“你心中不觉得缺少什么?”

萧晨疑惑的看着父母。

“若水每年都要来看望我们几次,但是去年年初来了之后,她留下了让我们几辈子都花不完的财物,就再也没有出现了。”

萧晨的表情立刻凝固了。

“不要怪人家姑娘啊。”萧晨的父亲叹气道:“她与你同岁,等了你七年啊。寻常家的姑娘十四五岁就嫁人了,而她都二十七岁了还未嫁人,在九州已经算是嫁不出去的老姑娘了。实话告诉你,我们老两口劝过她很多次,让她不要等你了……”

“她……”萧晨想说什么,但是感觉喉咙被堵住了。

“她去年留下很多珠宝,就一直没有出现了。”萧晨的母亲叹了一口气,道:“多好的姑娘啊,比画里的仙子都漂亮,又知书达理,温柔贤惠,就是广寒仙子来了也不换这样的儿媳啊!”

萧晨走到窗前,默默的望着天际的星光,这个结果他早有心理准备,但是依然觉得有些苦涩,难得真的只晚了一年吗?难道若水注定成为他人生中的逝水吗?

仰望星空,萧晨轻声自语:“我默默为你祝福……在远方为你祈愿……”

将要开启人间的隐秘了,长生界的、人间的感情戏将伴随之,我知道很多人喜欢激烈的打斗,这样写可能会费力不讨好,但是……

This article is automatically posted by WP-AutoPost : /zh” target=”_blank”>WordPress自动采集发布插件


下一篇:
回首页: 长生界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