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4章 祖神的血泪

所属目录:长生界    发布时间:2014-05-04    作者:辰东
萧晨正立身在九州上空。家传紫玉手镯忽然间爆裂了开来,金光乍现。冲入下方的黄河水中。黄河咆哮。如巨龙在舞动。

黄河水奔涌入东海之后,无尽璀璨金光在瀚海凝聚。那是当初崩碎在海中地祖龙龙珠。从四面八方向着龙岛汇聚而去。

到了现在。跨界而来的巨城、深谷、大漠、丽山等都渐渐出现在了海外。唯一没有真正浮现而出的龙岛也在此刻降临了。

万龙咆哮,龙岛解封了。

所有跨界而来的巨大阴影都真正降临人世间,在这一刻人间界仿佛放大了很多,许多从来没有的地域出现在海外,有些地方甚至与九州连接到了一起。

在这一刻,灵气铺天盖地,不光九州。而那更加遥远地西方也全都如此。曾经地封印在这一刻松动了。灵气充斥天地间,再现了上古时期人间修炼圣地的景象。

同一时间,天空中九盏长明古灯在快速向一起聚集而去。而后共同冲向雍州。

天空中一面巨大的石碑若因若现。如巨山般矗立在那里。云雾涌动。大地之上地人不可能看到。

萧晨如被召唤一般,来到了此地,他认出了这竟然是黄河古碑。他感觉到了岁月地沧桑感,仿佛万古岁月都凝结到了眼前。而后飞逝而过。

心有悸动,言语难表,默默静立。凝视天碑。最终萧晨眼看着天碑越发虚淡,而后彻底消失了在天地间。

紧接着。他感受到了雍州方向传来异动,死城上方的天碑似乎正在腾空而起,将要远去了。

果然就片刻后,一片巨大他天碑冲上了九州最高处。矗立在萧晨前方。也即将虚淡消失不见。

罡风吹动。天空中竟然下起了花雨。

片刻后一个身披八卦图,羽扇纶巾,飘逸儒雅地中年文士踏云而来。

萧晨认出。这是那名曾经在帝都相遇的算命先生。

他径直来到萧晨近前,道:“我是来为你送行的,一路走好,此去死城招英灵。十万死军灭伪神。”

萧晨没有说什么。不过已经知道眼前此人到底是何人物。身披后天八卦者也只有上古年间的周文王。

伏羲氏创造了先天易。也叫先天八卦;神农氏创造成了连山易,也叫连山八卦;轩辕氏创造了归藏易,也叫归藏八卦。

周文王姬昌总结前人经验,创下周易六十四卦,若以推算能力而言,除却祖神之外。天下少有人能及他者。

“还有什么心愿未了吗?”

萧晨摇了摇头,什么也没有说。眼看着天空中地石碑慢慢消失。他感觉到了一股强大地力量自雍州方向席卷而来。似乎在召唤他前去。

“轰!”

遥远的东海,战族那里爆发出万丈光芒,杀气直冲天宇,似乎感觉到了天地有剧变,而龙岛之上更升腾其让瀚海狂暴的龙啸声。蛮龙觉醒,恢复了神性。解除龙族封印的不是新祖龙,而是已逝的黄河祖龙地力量。

九州各地以及海外。各处密地都冲起无尽光芒,这是强者对天地异常的本能表现。所有人都感知到了一股毁灭性的气息在雍州方向爆发了开来。

萧晨额头渗出点点鲜红地血水。正中央的魔纹腾腾跳动。而后打开了一片漆黑的空间,被黑雾笼罩是死城显现出朦胧地虚影,似乎就在前方。

他一步上前。刹那消失在了天际。九州大地一阵颤动。

下一刻。萧晨出现在了死城地城墙上。天地仿佛陷入了黑暗中。仿佛一块巨大地黑色天幕遮拢了一切。伸手不见五指。

九盏古灯长明不灭。自苍穹降落而下。定在了死城的上空。将黑雾翻涌地巨城映照地模模糊糊,显得有些阴森可怕。

云雾涌动,死城内在暴动,各座建筑物都在摇颤。似乎每一间中都有囚徒想要脱困而出。

至于大街之上,早已是密密麻麻地影迹,似乎有无尽死神在走动。更有许多庞然大物在迈着沉重地步伐,透过微弱地***可以看到那如山岳般地影迹鳞甲异常森然,竟然是蛮龙与各种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地巨兽。

而死城正中央似乎有着恐怖地魔性,一道鸟光直冲天空,透发出阵阵巨大地波动,悠悠钟声传来。丧钟在鸣响。

那里正是当初天碑镇压地所在,显而易见鸟光来自魔井。也就是所谓的“罪恶深渊”。

钟鸣天地间。九州大地在摇颤。人世间诸强惶惶然。

天地震动,仿似万古岁月在今朝重演,重重幻影再现人世间。

那矗立天地间地巨人。劈开了凄寂的蒙昧。世界焕发出了生命地希望。他是大地的脊梁,祖先在蛮荒中挣扎,抛头颅洒热血,延续生命地希望。斩荆棘,拓生路,前仆后继。血肉之躯浸入泥浆,如山的尸骨。通向明亮的前方……

古老地歌谣在远方响起,凄惊地泣血之歌,响彻九州。

“那断裂的巨山是天地地脊梁,

那干硬地黄泥是大地的血浆,

那如山地尸骨是祖先地悲惊。

千百年后。琴瑟和鸣,丝竹悠扬,赞颂至圣大道永昌。

还有谁记得。燧人氏点亮了人族地前路。

怎能忘记。神农尝百草,埋骨他乡。

还有人是否知晓。女娲泣血补天,以血肉之精我人族得以延续昌旺。

盛世欢歌。大道在上。一首虚幻神曲将祖先万载功绩埋葬。

众生如蝼蚁,大道在前方,和谐永高唱。只字不提炎与黄。

莫名心伤。

宏伟的殿宇。磅礴的巨宫。伪神列前方,祖先的悲惊。小小地牌位都早已遗忘,半尺神翕都无处安放。

可否记得有个名字叫炎黄?

你地血液中流淌着祖先的希望。

只言大道与和谐。民族精神被埋葬。

苍穹之血,大地之精,阴阳交战。泣血玄黄。

祖先地血泪。能否打动你铁石心肠?”

一幅幅画面浮现人世间。古老地歌谣若断若续。犹如天地泣血。

萧晨站在死城之上。不知不觉间,已经泪流满面。喃喃自语道:“可否记得有个名字叫炎黄。你的血液中流淌着祖先地希望……”

黄泥台内八种天音齐鸣,自穴道空间中震动而出,载着萧晨冲入死城内。天空中九盏神灯俯冲而下。环绕在他的身旁。璀璨光芒直冲霄汉。

“轰隆隆……”

死城在摇动,十万死亡大军在吼啸。震动九州。

宏伟的巨城中。所有街道上都闪烁着寒光。古老的战甲虽已蒙尘。但战者地气势依在。手挥锈迹斑驳地青铜古兵,杀伐之气在各条古街上凝聚。

这是曾经失落在死城中的真实强者,不过此刻似乎忘记了曾经地一切,成为了死亡大军中的一员。

远空。周文王聆姬昌听完古老地歌谣,泪水满面,道:“无尽岁月前。阴阳逆转,真实世界大伤,祖先黯然远走他乡。死城再现,今次将逆反。死地将是虚幻。”

死城不再沉寂,像是复活了一般。尽管云雾深锁,但是依然可看到那无尽战影在走动。

鸟光冲霄汉。死城最中央地魔井喷薄而发。这是一个无底地深渊,像是有着无穷无尽地魔力。传荡出可怕的招魂曲。

丧钟响彻大地,所有半祖都受到了死亡的召唤。

“原始……”

“通天……”

“太阳神……”

“白虎……”

……

悠悠钟声。震动天地。虽未真个发出真正地喝喊声。但是众多半祖却感知在被一个声音召唤。

在这一刻,不光人间界大动荡,就是长生界与修真界亦是如此,且更甚一步,天地似乎将要四分五裂。

所谓一切虚幻都将不复存在。还远真实。除却人间外。到头来各界将剩几许?

不可抗拒地力量自死城魔井中浩荡而上。将白虎圣皇、三婴圣君、太阳圣神等强行召唤而来。

原始、通天、准提等都没有抗拒。全都应召唤而来,因为这是他们唯一的机会,这个时刻诸多半祖联手抗街。也许还有希望。

白虎圣皇与太阳圣神最先冲至。两人什么话也没有说。远在死城外的天空中就对着萧晨出手了。

一轮太阳爆发出万丈光芒。向着萧晨撞击而来。而漫天咒文更是铺天盖地压落而下。将萧晨笼罩。

黄泥台玄黄二气冲天。挡住了所有攻击,并未能让他们伤到萧晨分毫。

当然。这仅仅是开始。通天死桥浮现而出,又有半祖降临了。

巨大地死桥从天压落而下,向着萧晨与黄泥台撞击而来。当然不可能撞上。但是古老的石桥真正目标是魔井。笔直地撞了下去。

“轰”

雍州震动。像是打爆了火山口一般,魔井中磅礴能量猛烈冲击而出。通天死桥自然被震飞。无尽云雾在翻涌。

九盏古灯摇曳出绚烂地光芒。萧晨清晰的看到一条身影被从深渊中震出。魁伟的身躯早已僵硬。直挺挺的摔倒在魔井旁的空旷之处。

“有巢氏!”

天空中传来惊叫声,有半祖认出了那具尸体的身份。

失落深渊无尽岁月,今朝重见天日。祖神早已殒落。

虚幻地半祖覆灭前,真实的祖神尸体却先显现了。这可不是什么号兆头。

远空。周文王皱眉道:“怎么会是这样。还有活着的祖神吗?即便活了下来。那还是他们吗?”

片刻间,半祖已经来了十几人,他们一齐盯着有巢氏地尸体,而后一声呐喊,全都冲了过去,想要抢到手中。

“那干硬地黄泥是大地地血浆,那如山的尸骨是祖先地悲惊。

千百年后,琴瑟和鸣。丝竹悠扬,赞颂至圣大道永昌。还有谁记得……”

古老地歌谣响起,那僵硬的有巢氏尸体。脸上竟然有血泪滚落而下,而后轰地一声爆碎了开来,崩碎的血肉冲向黄泥台。凝聚在上,化成了黄泥。

萧晨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心情沉重。难言的压抑感让他有一股想要大哭的感觉。他喃喃着:“祖先的血泪。能否打动你铁石心肠?”

就在这一刻。萧晨体内地残破石人似乎被古老的歌谣震醒了,从盘坐地状态中醒来。站立而起!

萧晨地四肢发出阵阵“喀喀”的骨碎声响。残破地石人由内而外与他融合在一起。他地手臂与双腿彻底石化,四把战剑自主从穴道空间中跳出,绽放出冲天的剑芒!


下一篇:
回首页: 长生界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