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恨天无把、恨地无环

所属目录: 天珠变    发布时间:2014-04-13    作者:紫金彩票

  龙大胖突然间全身肥肉一颤,似乎想起了什么似的,赶忙向周维清道:“小胖,你的凝形装备是什么?不会四件都已经齐全了吧?”

  周维清点了点头,道:“是四件齐全了啊!”

  顿时,龙释涯听了他的话立刻皱起了眉头,沉吟道:“释放出来让我看看。一件一件的释放。”

  周维清点了点头,在之前的战斗中,他其实就释放出了自己的霸王弓而已,因为根本就没有给他近战的机会,哪怕是他释放出自己的双子大力神锤和阴阳巨灵掌,在面对天王级强者的时候也不会有任何机会的。所以,当时他十分明智的选择在一旁偷袭,事实证明,他的选择是正确的,利用了对方小看自己的心理,重创了寒天佑。

  乳白色的光芒一闪,霸王弓率先出现在了周维清掌握之中。

  龙释涯目光一闪,落在了霸王弓上面,就站在周维清面前仔细地看了看之后,眉头依旧紧皱,道:“还凑合吧。大师级凝形弓,倒是又砸了两个镶嵌孔上去,勉勉强强。”

  听了他的话,周维清顿时心中一惊,自己这位老师真的是好眼力啊!要知道,龙释涯是没有空间属性的,也就是说,他根本不可能是凝形师,在这种情况下,他仅仅是看,竟然能够看出周维清这有三个镶嵌孔的霸王弓不是宗师级凝形装备而是大师级的,这份眼力无愧于他天帝级强者的称号。

  “你这凝形弓附带的技能是什么?”龙释涯问道。

  周维清道:“是爆破效果,办量增幅。基本上一千米内,我有绝对的把握和准星,箭法上,我还是有信心的。”

  龙释涯点了点头,对于这一点他倒是毫不怀疑,之前周维清释放出的七星伴月箭法也是令他有种惊为天人的感觉。那可不是简单的释放技能,其中蕴含的技巧连他也为之吃惊,甚至可以说是震撼。

  “力量增幅加上爆破效果,配上你的体珠属性倒是还算不错。这也算得上是一件大师级凝形装备中的精品了,可惜的是,它只是一件大师级凝形装备而已。哪怕是宗师级的,也会更好一些。哎……”

  微微叹息了一声,龙释涯略微思索后,道:“实在不行的话,就只有将你这件凝形装备洗掉了。”

  “洗掉?什么意思?”周维清十分疑惑地看着龙释涯,不太明白他在说什么。

  龙释涯道:“洗掉的意思就是将它从你的体珠凝形中去除,然后再重新凝形一件装备。”

  周维清吃惊地道:“这样也行?”

  龙释涯傲然道:“你知不知道为什么修为到了十珠之后就要以天字为开头称呼?”

  周维清茫然的摇了摇头。

  龙释涯道:“因为修为超过十珠以后,再向上修炼,就是逆天而为,因此,九珠修为巅峰向十珠进发的时候,对任何天珠师来说,都是一个极大的关卡,能够通过,那么,就完全进入到了另一个境界。但是,之后每前进一步,都将无比艰难。逆天,所以称之为天。十珠为天王,十一珠为天帝,十二珠为天神。要是能够突破十二珠,那么,几乎就是真正能够掌控一切的神了。”

  “从天王级开始,天珠师的天力修为就进入了天道力境界,修炼天道何其艰难?天道力也分为十二级。

  和前面一样,每提升一珠就是一级。

  但到了这里,却已经有了更为精确的分级。每一个天字头的境界,都分为四级,分别是初级、中级、高级和巅峰。譬如你老师我,我的天力修为就是四十四级,也就是天帝级的巅峰,再进一步,就是初级天神级。可惜,这一步对我来说却是难如登天,努力了四十余载却依旧未曾成功,恐怕我这一生也没什么机会了。”

  周维清道:“那这和洗掉凝形装备有什么关系呢?”

  龙释涯瞪了他一眼,道:“怎么没关系?天字头的修为就已经是逆天而行了,既然如此,那么,什么逆天的事情不能做?洗掉凝形装备是很难,但只要有天字头修为的强者辅助,也并不是不可能的。当然,还要搭配一定的特殊凝形卷轴才行。”

  听他说到这里,周维清顿时想起了之前在浩渺宫的时候,上官冰儿要洗掉她的拓印技能,那这么看来,她恐怕连凝形装备也都要替换了呢。

  龙释涯道:“你这凝形弓以后还是要换掉,以你的箭法,如果搭配上一把强力的神师级凝形弓,战斗力必将大幅度增强,要是能够是凝形套装那就更好了。下一个,我看看你其他凝形装备。”

  “好。”周维清答应一声,暗金色光芒骤然一亮,在龙释涯惊讶的注视下,双子大力神锤悍然而出,巨大的锤头,连龙释涯都被吓了一跳。

  这双子大力神锤的外观绝对足够唬人,看上去是一对儿,其实只是一件而已,一实一虚,神妙无双。

  看到周维清这对锤子,龙释涯顿时大为惊讶,“神师级凝形装备,你小子竟然还有这好东西。哈哈,你我师徒到真是有点、缘分。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你看。”

  一边说着,他双手抬起,同样是暗金色的光芒一闪,紧接着,在龙释涯手中,竟然也出现了一对锤子。

  只不过,和周维清手中的双子大力神锤相比,他这对锤子的体积就要小得多了,只有周维清双子大力神锤锤头一半那么大。通体灿银,从外观上来看,这应该是一对儿八棱梅花亮银锤。

  除了本体的银色之外,这对锤子上面还闪耀着六彩光晕,看上去宝光十足,虽然比周维清的双子大力神锤要小上许多,但在威势上却丝毫不弱。

  周维清本身就是凝形师,对于凝形装备的理解要比在拓印技能上的理解强了许多。一看到龙释涯这对锤子,他顿时流露出惊讶之色。

  “老师,怎么你这神师级凝形装备不是暗金色的?”在周维清的记忆中,所有神师级凝形装备在释放出来后,都应该呈现为暗金色光芒才对,可眼前龙释涯这对八棱梅花亮银锤却分明是亮银色的,又一次超出了他的认知范围。

  龙释涯嘿嘿一笑,道:“这有什么好奇怪的。神师级凝形装备不是暗金色的可能只有一个。那就是凝形套装,当传奇套装聚齐之后,那么,就会展露出它本身的颜色。而这颜色又与天珠师自身的修为有关。我这套装的本色就是银色,再加上我所拥有的六种属性,就是这个样子了。怎么样,帅吧。

  最后两个字才问出来,他的表情就有些郁闷了,喃喃地道:“同样是锤子,凭什么你的这个这么大,我的这么小。我是大胖你是小胖,可这锤子上却是反过来的。不公平,真是不公平。”

  周维清嘿嘿一笑,道:“老师,也没什么不公平的,我这双子大力神锤虽然个头大,可实际上,真正的体积也和您这一对锤子差不多,您看。”一边说着,他左手中的笑锤已经朝着龙释涯抡了过去。

  龙释涯下意识的抬起自己的左手锤迎上,以周维清的修为,就算是他让周维清砸自己,周维清也破不了他的护体罡气。

  双锤相交,诡异的一幕顿时出现了,周维清左手中的笑锤从那八棱梅花亮银锤上一透而过,光彩闪烁,只是略微波动了一下而已。

  龙释涯虽然是天帝级强者,但他仅仅凭借眼光也看不出这双子大力神锤上的破绽,这毕竟是神师级凝形套装,远不是霸王弓所能相比了。

  “咦,有点意思。”龙释涯眼中顿时流露出惊奇之色,大感兴趣的看着周维清手中的这对锤子。

  周维清解释道:“我这双子大力神锤其实是一实一虚的,笑锤为虚,哭锤为实,就凭它们,我可是坑了不少修为比我强的人。嘿嘿。”

  龙释涯笑骂道:“你这小子就够猥琐的了,连武器都这么猥琐,这对锤子好。真是不错,不用洗掉了。回头洗掉你那个霸王弓,再洗掉其他两件凝形装备,也有足够地方穿传奇套装了。”

  周维清一愣,“老师,您要给我一套传奇套装?”

  龙释涯哼了一声,道:“别以为只有他们五大圣地才有这玩意儿,咱们也有。看到老师这对锤子没有,它们就是我那传奇套装的第一件,我有一位老友乃是神师,我这身装备就是他帮我打造的,再打造一套自然也没什么不行。啊,对了,要是你也用了我这身套装的话,你这对锤子就不能保留了。总不能有两对锤子作为武器。那就重复了,可惜,真是可惜了这么好玩的一件神师级凝形装备。”

  周维清试探着问道:“老师,您这传奇套装有几件?”

  龙释涯得意洋洋地道:“九件,怎么了?没见过吧。传奇套装那可是强者必备。我这恨天无把套装虽然只有九件,但比起一些十件的传奇套装也是不遑多让。在这个世界上,十件的传奇套装那本身就是凤毛麟角的,只有浩渺无极套装、神降天灵套装等极少数的几种而已。”

  一听龙释涯说出他的传奇套装名字,周维清顿时呆住了。恨天无把?这怎么和自己的套装名字这么像啊!恨天无把、恨地无环,这似乎是一句话吧。

  龙释涯以为周维清惊喜过度的呆滞了,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老子一辈子没娶老婆,就你这么一个徒弟,我有的,以后都是你的。

  “不是、不是。”周维清赶忙说道,他有些激动的看着龙释涯,“老师,您说您这传奇套装叫恨天无把套装?那这么说,您的体珠也是力量型的了?”

  龙释涯点了点头,道:“那是当然。我这恨天无把套装可是传奇套装中最适合力量属性天珠师使用的。你听说过?”

  周维清摇了摇头,道:“老师,您看。”

  一边说着,他握住双子大力神锤的双臂抬起,又是两道暗金色光芒接踵亮起,阴阳巨灵掌连带护臂悍然出现,暗金色光芒流光溢彩,覆盖了周维清一双手臂。

  阴阳巨灵掌再配上双子大力神锤,顿时令周维清看上去威势大增,就连天力的波动也明显变得强大起来。

  “你竟然还有两件神师级凝形装备。你这小子也太过得天独厚了吧。”从之前周维清讲述自己修炼的过程中,龙释涯已经知道了这小子和自己一样,都是自修的天珠师。一名自修的天珠师,年龄还不到十八岁,竟然就已经拥有了三件神师级凝形装备,还拓印到了那么多好技能,这简直就是个奇迹。不,这已经不能用奇迹来形容了。哪怕眼前这小子是自己的徒弟,龙释涯都有些嫉妒他了。要知道,当年他修炼的时候,不知道走了多少弯路,付出了多少代价,最后才拥有神师级凝形装备的。

  周维清看着龙释涯,眼中尽是不可思议之色,“老师,我这三件神师级凝形装备其实也是传奇套装组件。它的名字叫做恨地无环,恨地无环套装。这、这是不是和您的恨天无把套装有什么关系啊!”

  “恨地无环套装?”龙释涯重复了一遍周维清的话,紧接着,他全身的肥肉猛然震动了一下,眼中流露出强烈的不可思议之色,一把抓住周维清的肩膀,“啥米?你说你这身套装的名字叫做恨地无环?这、这怎么可能?你竟然拥有着恨地无环套装?”

  龙释涯显然是知道恨地无环套装的,而此时的他,要比周维清更加激动的多,看着周维清,他都有些语无伦次了。

  周维清点了点头,道:“就是恨地无环套装,我们力之一族先祖所设计的最强套装。”

  “你们力之一族?你和力之一族有什么关系?”龙释涯毕竟修为高深,在短暂的震惊之后,他已经立刻冷静下来,只是盯视着周维清的灼灼目光却依旧充满了激动和兴奋。

  周维清道:“是啊!忘了告诉您了,您的徒弟我,还是一名凝形师。虽然修为不高,到目前也就算是高级凝形师而已,但我的传承却是来自于力之一族。我这恨地无环套装,就是我的老师传下来的。全套十件,比您的恨天无把套装还要多上那么一件。”

  龙释涯呆呆的看着周维清,喃喃地说道:“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收了个徒弟,竟然完成了我一个最大的心愿。好、好、好小子。哈哈哈哈哈,这真是太好了。”

  龙释涯哈哈大笑起来,全身肥肉跟着一阵乱颤,他的笑声极为洪亮,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将眼前的帐篷掀飞似的。

  “好一个恨地无环套装,小胖,你知不知道你这恨地无环套装的来历?”龙释涯收敛笑声,看着周维清,正色问道。

  周维清点了点头,道:“我当然知道啊!这恨地无环套装乃是我们力之一族最强大的传承。据说,是一位神师级的先祖,呕心沥血独创完成,在设计图完成的那一天,他老人家也是精疲力竭,呕血而亡。因此,我们这恨地无环套装虽然传承了下来,可却从未曾全都制作出来过。”

  “这就叫你知道?”龙释涯哈哈笑道:“你知道个屁啊!你所说的这些,只是皮毛而已。这其中,还有很多故事在里面。就让为师给你讲讲吧。”

  “恨天无把、恨地无环,多么霸气的两个名字啊!它们其实都是来自于力之一族。只不过,却并不是同一个时代创造出来的而已。”

  “在凝形师这个领域中,很多年以前,曾经有过最辉煌的凝形时代。那个时候,大陆上的天珠师数量是现在的几十倍之多,凝形师也是多不胜数。其中,有几个最强大的门派,其中就包括力之一族在内。力之一族那一代的门主和一众长老联合起来,创造出了恨天无把套装,从此将力之一脉凝形师的名声打响。凭借着这恨天无把套装,令整个力之一族都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巅峰境界。令天下凝形师和天珠师敬仰。那个时候,甚至还没有现在的浩渺无极套装和神降天灵套装出现。恨天无把套装,可以说是第一套真正意义上的传奇套装。它的传承也令无数力量型天珠师为之疯狂。”

  “过了几代之后,力之一族却开始盛极而衰,从鼎盛时期拥有十几名神师级凝形师,变得神师数量越来越少。到了六、七代之后,就只有当代门主还是神师了。但就算是那样,凭借着恨天无把套装的存在,力之一族依旧站在凝形师这个领域的巅峰。哪怕是众多竞争者也开始创造出传奇套装,但却没有谁敢说有哪一种传奇套装被恨天无把更强的。”

  “就在那一代的力之一脉凝形师中,却突然出现了两个天才。其中一个,就是那一代门主的女儿,她相貌绝美,又是门主之女,自幼家学渊源,传承了力之一脉最为精华的知识。仅仅十九岁的时候,就已经成就宗师级凝形师。开始尝试制作恨天无把套装。那个时候,所有人都认为,力之一脉的凝形师将要中兴了。”

  “而在力之一脉中,除了这位天才女凝形师之外,还有另一名天才,那是一名男子,他的年纯却要比这个女天才大了许多。加入力之一脉的时候,都已经二十五岁了。但是,年龄并没有影响到他在凝形师方面的天赋。仅仅用了三年时间,力之一脉的各种制作凝形卷轴方法已经被他学了个遍。除了最为珍贵的恨天无把套装之外,他也将力之一脉中的所有凝形卷轴学习了一遍。”

  “有一天,那位女天才出关,她刚刚制作好了恨天无把套装的第一件,但在思考第二件的时候却遇到了麻烦。想要去找自己的父亲询问一下,走在路上,却和同样在想事情的男天才撞在了一起。手中刚刚制作好的卷轴掉落在地。就是我手中的八棱梅花亮银锤这一个。他们两人也就在那个时候认识了。”

  “男天才看到了女天才掉落的卷轴,顿时大为惊喜,就那么不管不顾的捡了起来,认真地看着,女天才不干了,抢夺了过来。两人产生了一些争执。在争吵中,男天才无意中的一句话,突然令女天才想通了在制作卷轴时的困难。

  顿时火气全消,和这同门师兄重新认识。两人就恨天无把套装展开了讨论。”

  说到这里,龙释涯停顿了一下,眼中流露出几分怅然之色“他们都是沉浸在凝形卷轴中的天才凝形师。讨论起恨天无把套装这种顶级的传奇套装,早就忘了彼此的身份,那位女天才也忘记了这份套装对于宗派的意义,那可是绝不能让普通弟子看见的。”

  “他们惺惺相惜,渐渐的,产生了懵懂的情愫。从那天开始,女天才也不再闭关了。每当她在制作恨天无把套装出现问题的时候,就跑来找男天才进行探讨。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了。当他们解决了最后一个难题的时候,一身完整的恨天无把套装也随之制作了出来,而就在那一刻,女天才也率先进阶为神师。男天才虽然依旧是宗师级凝形师,但距离神师也是相差不远了。从他们认识到这个时候,不知不觉间已经过去了八年。”

  “八年时间何等漫长,当他们终于完成了最终目标的时候,两人之间的感情也随之爆发。终于正视了彼此之间的爱情。”

  “女天才将制作完成的套装交给了自己的门主父亲,并且说出了她和男天才之间的感情,也将两人交往的过程毫无保留的都告诉了自己的父亲得知。她自幼沉浸在凝形卷轴的制作和研究之中,对人情世故根本不怎么明白。她万万没想到,当她说完一切的时候,自己的父亲骤然暴怒,将她狠狠地责备了一顿。并且告诉她,必须立刻和那男天才断绝来往。”

  “女天才不明白,为什么父亲会突然大发雷霆。但是,等她再去寻找那男天才的时候,却正好遇到父亲亲手将他抓了起来,并且要杀死他。原来,女天才的父亲,力之一脉当代门主担心恨天无把套装被泄露出去,所以,才准备杀人灭口。对于任何一个宗门来说,传奇套装设计图,都是无比重要的。惟有历代掌门才能传承。他早就将自己的女儿视为接班人,传承给她进行制作当然没什么。但是,这卷轴的设计图被那半路出家加入力之一脉的男天才看了,却是天大的问题。为了保险起见,这住力之一族的门主决定痛下杀手。”

  “能够成为多大凝形师的人,无一例外,也都是强大的天珠师。男天才又怎么可能是力之一脉门主的对手。眼看他就要抵挡不住的时候,女天才突然出手,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父亲强大的攻击。那一刻,不论是男天才还是女天才的父亲,全都呆滞了。他们怎么也没想到,一生都浸淫于凝形卷轴制作的女孩儿竟然会如此的烈性。弥留之际,女天才留下了最后两个心愿,这两个心愿分别给了父亲和男天才。她对自己的父亲说,不要再伤害男天才,她相信他的一切。而她对男天才说的心愿却是不要报复。”

  “无力回天,女天才终究还是死了。在那一刻,所有人都傻了,呆了。一颗冉冉升起的凝形师新星,一名刚刚突破神师级的天才就这样殒落。对于力之一脉来说,这是无与伦比的打击。对于女天才的父亲,力之一脉的门主和那男天才更是天塌地陷一般的结局。男天才走了,他没有带走女天才的尸体,但是,在临走之前,他却告诉那女天才的父亲也就是自己的老师,总有一天他会回来的。当他回来的那一刻,他一定会带来一套比恨天无把更加强大的传奇套装设计图向他证明,自己没有恨天无把套装,也同样能够成为最强的神师。”

  “这一走就是三十年,整整三十年的时间。三十年后的他不过六十岁,却因为心力交瘁看上去宛如风烛残年一般,当他重新回到力之一族的时候,却已经是物是人非事事休。女天才的父亲在女天才死后的第二年也就去世了。亲手杀了自己的女儿毁了宗门的希望,不论是对于一个父亲还是对于一名门主来说,都是太大的打击。而没有了神师坐镇的力之一脉也随之快速衰落。那男天才回来的时候,整个力之一脉都已经是门前冷落车马稀,再也不复当初的光彩。”

  “三十年的努力,最终换来的却是这样的结局。男天才傻了、呆了。他找到女天才的坟,告诉力之一脉仅剩的几名弟子,在自己死后将自己的尸体和女天才埋在一起。交代完这些后,他原地坐下,就坐在女天才的坟前拿出一叠纸开始点燃,蔡奠着女天才。”

  “他的泪水渐渐变成了血水,他在嘴喃自语着:三十年,我创造出了这恨地无环套装十件,为的就是向你父亲证明,哪怕没有恨天无把套装,我也同样能够达到神师敷峰。可是他却已经死了,我们这一生,活的都太过执着了,我这就去寻你了,有这恨地无环套装的设计图作为祭品,我想,就算在你父亲面前,我也有去寻你的资格了。我一定要在另一个世界找到你因为,我还从未和你说过一句:我爱你。”

  说到这里,龙释涯停了下来,他的脸色看上去很平静,但眼神中那份怅然却是未曾掩饰的。

  周维清站在他身边,目光却有些呆滞,似乎已经完全沉浸在了那缠绵徘侧的爱情与力之一脉的悲剧之中。

  低下头,紧紧地握住自己手中的双子大力神锤,周维清突然威觉到,自己与这传奇套装之间似乎有了一种水乳交融的威觉,在这一刻,他仿佛威受到了双子大力神锤中所蕴含的那份悲怆和执着,心神之间,顿时充满了特殊的感受。

  龙释涯叹息一声,“真没想到,在有生之年,我还能见到恨地无环套装,或许,我们之间的缘分就是来自于这恨天无把、恨地无环吧。我多年的心愿也终手可以了结了。小胖,你帮为师偿还了一个最大的人情啊!”

  周维清道:“老师,可是,当初教我凝形的呼延老师并未提到过这个故事啊!”

  龙释涯微微一笑,道:“力之一脉本身就分为两支,一支是本源,另一支就是创出恨地无环套装那位男天才所创造的分支了。既然你能拥有这恨地无环套装,那么,就证明当初他在前去祭奠那女天才的时候,已经知道自己不会活着回去,将这份套装的设计图留给了自己的传人。多年以来,力之一脉的主脉虽然势微,但终究还是勉强传承下来了,他们也知道这恨地无环套装的存在,一直在苦苦寻觅,希望能够见到这份设计图或者是传奇套装。从我拥有的恨天无把套装你应该也看得出我与你们力之一脉的渊源了。”

  “当初,我遇到我那兄弟的时候,他还和你一样,只是一名高级凝形师,后来,在我提供材料的帮助下,终于成就一代神师,也为我凝形了这身套装。他唯一的要求就是,如果能见到恨地无环套装的拥有者,一定要让他看看。我欠他的这份人情,就要在你身上偿还了。本想留下来指导你修炼,现在看来,我还需要先去寻他,不知道他会多么开心呢。哈哈。”

  周维清有些不舍地道:“老师,您这就要走么?”

  龙释涯点了点头,道:“事不宜迟,我这人做事,一向是雷厉风行的。既然知道你在什么地方,用不了多久我就会回来找你的。”

  一边说着,他从怀中取出一本小册子递给周维清,“这个你收好,背下来以后就焚烧掉,绝不能丢失,明白么?这是我一生的心血。”

  从龙释涯是将这小册子揣在怀中而不是放在储物道具中就能看得出他对这小册子是多么珍视了,周维清赶忙珍面重之的接过来。小册子的封皮上只有简单的四个字:六绝控技。

  “好好练,等我回来,我可是要检查成果的。我这六绝控技在练习的过程中,你要搭配相应属性的天核,这样会有事半功倍的效果。不要急于求成,根基一定要稳。等我回来,再给你详细指导。”

  “是。”周睢清恭恭敬敬的答应一声。

  “那为师就走了,我要赶快去找我那老友。”

  “老师,等一下,您这皮囊……”周维清赶忙将皮囊递过去,这玩意儿里面有多少天核他都数不清,里面的财富恐怕就算是浩渺宫见了也要无比心动。

  “你拿着吧,我要它也没什么用。不过,你记住,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不要轻易显露给他人看。我曾经在这北疆住过近四十年,这些天核不只是我击杀天兽得到的,其中大部分都是从一些不开眼的天珠师手里缴获的,便宜你了。也省的你以后去因为天核浪费时间。天珠师的修炼,气血最旺威的年纪修炼起来最容易。所有成就高的天珠师,几乎都是年少时已经奠定足够基础。如果你能在三十岁之前突破到天王级,那么,你才有冲击天神级的可能,否则的话,不论你以后如何努力,最终也只会像我这样停留在天帝级巅峰而已。别看你现在才十七岁,其实,十几年的时间,一转眼就会过去的。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你也要收敛点,不要再招惹到天字头的强者,那不是你所能对付的。”

  话音一落,周维清只觉得眼靠青光一闪,下一刻,龙释涯已经鸿飞箕箕,在他眼前消失不见了。

  看着手中的皮囊,周维清到现在都有着一些不真实的感觉,就这么短短半个时辰的工夫,自己就多了一位天帝级强者的老师。而且还得到了这富可敌国财富的皮囊。还知道了恨天无把、恨地无环套装的来历,如果要形容他此时的心情,那么,神奇二字最为合适。

  当周维清找到伙伴们的时候,众人还都站在那里发呆呢。看到周维清这么快就回来了,顿时目光都落在了他身上。

  “六绝帝君呢?”上官菲儿低声问道。

  周维清微微一笑,道:“老师还有事,就先走了。”当着战凌天,他当然不会多说什么。

  上官菲儿道:“那我们现在怎么办?万兽天堂还去不去了?”

  周维清道:“不去了,回无双营吧。”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