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帝君归来

所属目录: 天珠变    发布时间:2014-04-13    作者:紫金彩票

  “营长万岁、无双营万岁——”一听到有酒喝,比什么都更能提升人的情绪。

  不爱喝酒的士兵有么?有,一定有,但那是极少数。眼前这些兵痞们,当初就不知道有多少人是因为喝酒闹事而被惩罚进入的无双营。

  军队是明令禁止喝酒的,周维清竟然许诺给了他们五百坛佳酿,对于这些战士们来说,这简直要比给他们每人一百金币都要令他们兴奋的多啊!

  畅快淋漓的一顿大吃,尽管士兵们炖熟的战狼肉味道不见得有多好,但是,在亢奋的情绪中,恐怕什么食物都会变成珍必美味。

  没有什么浪费,吃不了的战狼肉也都煮熟了带上,还有大量的粮食、物资,足足装了五百辆马车,这是周维清前几天从第七军团那边要过来的。

  之前在战斗中射出的箭矢、战矛也基本上都收回来了,这些东西可都是价值不菲的,只要能收回,自然是不能轻易浪费。有钱也不能乱花,不是么?

  就在周维清准备下令开拔的时候,一个熟悉的洪亮声音突然在他耳边响起,“小胖,让其他人先走,你留一下。”

  听到这个声音,周维清不禁大为惊喜,这不正是自己的老师,六绝帝君龙释涯的声音么?

  赶忙叫过上官菲儿,让她和魏峰等人先率领着无双营士兵们前往第七军团,自己稍后跟上。

  无双营浩浩荡荡的带着马车朝着西北集团军驻扎的方向而去,当他们渐渐消失在周维清视线中的时候,光芒一闪,他身边已径多了两个人。

  一个,自然是身形圆滚滚的龙释涯龙大胖,另一个也是一名中年人,看上去和龙释涯的年龄相差无几。

  这名中年人相貌说不上英俊,但却有一种特殊的气质,就像是一块儿精华内敛的璞玉一般,给人一种深邃而润泽的感觉。和龙释涯一样一袭黑衣,在气度上和龙释涯相比竟然丝毫不落下风。

  “老师。”周维清恭敬地向龙释涯行礼。

  龙释涯微微一笑,点了点头,道:“不错,刚才那一战,你表现的不错。技能运用合理,不过,之所以能够克敌制胜,还是因为你那些技能的突然性。来,为师先考一考你这段时间的修炼成果,六绝转换。”

  这位六绝帝君的脾气极为爽快,才刚一见面,就考教起自己的弟子来。甚至没有先给他引见那名中年人。

  “是。”周维清答应一声,他的右手已经抬了起来。所谓六绝转换,正是龙释涯那六绝控技中初级的修炼方法之一。六绝控技这门修炼方法越是深入,越能感受到其中的神妙,也越发佩服自己这位老师了。要知道,这门绝学可完全是龙释涯自己通过不断苦修研究出来的。

  周维清掌心中,首先升起的是一团青光,纯粹的青色光芒,青芒并不如何强烈,周维清右手五指略微律动了一下,就像是揉捏着这团能量似的,须臾之间,已经将这团青光转化为了一柄风刃。

  风刃很小,比之前的青光体积还要小得多,月牙形的风刃直径只有三寸而已,但是,就是这么一柄细小的风刃,本身却极为凝实,青光闪烁,散发着淡淡的青金色,如果不是其上光芒流转的话,很容易会令人认为这是一柄实体的月牙刃。

  龙释涯眼底闪过一抹讶异之色,不过周维清却并没有看到,他的精神全部专注在自己掌心中这团能量之上。

  那青色风刃体积小的原因可不是因为周维清释放的天力不多,而是压缩。以周维清现在的修为,如果不是使用六绝控技中的压缩之法,是不可能让风刃变得如此凝实的。他根本就没有风刃这个拓印技能,完全是用风属性天力自行捏合凝聚而成,模拟出的风刃。稍微控制不好,这风刃就将重新化为风属性天力消失不见。

  周维清五指继续律动,手掌捏合,那风刃被重新揉捏成一团,在他掌心中恢复成一团青色光芒的样子,青光渐渐出现了变化,从青色变成了蓝紫色。在这个过程中,周维清并没有收回天力再重新释放,完全都是青光自行转化的过程,天力却还是之前那团天力。

  当青光全部转化为蓝紫色光芒后,周维清的脸色明显变得凝重了许多,雷属性天力要比风属性天力难以控制的多。那蓝紫色的光芒开始在周维清掌心中随着他五指的加速律动旋转起来,渐渐的,凝结成一枚蓝紫色雷珠。

  其实,周维清在转化成雷属性天力后,他取巧了一些,雷属性天力要比风属性天力活跃的多,想要控制成其他形体,周维清现在还远远做不到。但这雷珠就要容易多了,在旋转过程中,活跃的雷属性天力更容易浓缩在一起,而且,别忘了周维清拥有着暗魔邪神雷这个技能的存在,对他凝聚雷珠也是有一定帮助的。

  看到这雷珠转化出来,不只是龙释涯眼中讶异之色更甚,那随他而来的中年人也同样流露出一丝惊讶,毕竟,雷属性的罕见比四大上位属性犹有过之,被誉为爆发力最强的意珠属性。能够将雷属性控制到这种程度,那可是相当不容易了。

  龙释涯耳边响起他带来这位中年人的声音,“这个小家伙真的只跟你学了不到半年的时间?我看他这份天力控制可是相当不俗啊!”

  龙释涯没有回答,表面看上去似乎神色没有什么变化,他的目光依旧关注在周维清手上。

  蓝紫色的雷珠渐渐放大,重新变化为天力,转化继续,这一次,周维清的额头上已经渐渐出现细密的汗珠了,眼睛瞪大,很显然,他已经完全专注在自己手掌上的能量变化。

  事尖上,龙释涯让他展示的只是六种天力的转换而已,但周维清现所做的可不只是天力转化,而是将天力模拟成一个技能后,再进行转化,再模拟。这就要比龙释涯的要求难多了。

  之所以这么做,一个是周维清也想试试,看自己对天力的控制能够达到什么程度,另一个也是要向自己的老师展示,在之前这几个月以来,自己从来都没有偷懒过,一直在努力的修炼。当然,周维清对于人性的判断也是极其准确的,如果只是龙释涯一个人的话,或许他还不会这么做,龙释涯带了他的朋友来,当着外人,周维清表现的越强,自然龙释涯也就越有面子了,让自己老是有面子这种事,周小胖同学自然是义不容辞。

  他这点小心思龙释涯自然看得出来,但就算是看出来了,龙释涯心中也同样高兴,自己的弟子为了给自己争面子如此的努力,他又怎么可能不高兴呢?

  银光渐渐凝聚,这一次,却不再是光球状,要说周维清对自己各种天力的控制,最初控制最好的就是空间属性天力了,因为他的空间技能中有一个空间平移可以用来逃命,而另外的空间割裂则是他最主要的攻击技能,对于这两个技能的苦修让他对空间属性天力的理解十分深刻。可就算是这样,让雷珠转化为空间属性天力后再次凝聚,也是让周维清额头上一阵冒汗。

  淡淡的光芒闪烁,随着那银光的主见凝聚,汗水已经开始从周维清额头两侧缓缓滑落了。但是,他终究还是成功了,那浓烈的银色光芒,渐渐凝聚成一个长条状,如果仔细看,就能看得到,在这银色的长条中央,有一抹黑色。这可不是简单的凝聚和压缩天力,这分明就是一个周维清已经拥有的技能,正是空间割裂。

  只不过,眼前这个空间割裂可不是由他释放技能而释放出来的,而是他用天力模拟出来的。同样是有些取巧,因为他已经拥有了这个技能,可就算是在取巧的情况下,能够将空间属性天力控制到这份上,对于他这个年纪和修为来说,已经是难能可贵了。

  到了这个时候,跟随龙释涯前来的那位中年人眼中已经爆发出夺目的光彩,有些不怀好意的搂住龙释涯肥厚的肩膀,嘴角处流露出一抹带着几分谄媚的意味。

  龙释涯瞪了他一眼,他怎会不明白自己这老伙计是什么意思呢?在来之前,他并没有将周维清所拥有的意珠属性告诉他这个好兄弟,就是怕他来磨自己,龙释涯自然知道周维清所拥有的这些属性用在凝形师身上有什么效果。空间属性和风属性都已经释放出来了,而且这名中年人还知道周维清有着力之一脉的传承,现在他是怎么看周维清怎么觉得顺眼,对于龙释涯那份亲热,目的已经是昭然若揭了。

  手中空间割裂凝聚完成,周维清没有立刻继续下去,而是深吸了一口气,在他的皮肤上,虎皮魔纹开始浮现而出,全身肌肉也随之膨胀,他原本清澈的双眸也渐渐变成了血红色。没错,他在释放自己的邪魔变。

  身处于邪魔变状态的时候,对于天力的控制要比正常情况下强得多,而且自身的力量,对于天力的把握,还有天力在释放过程中一些细微变化的感受也要强烈许多。周维清想要继续下去自己的天力转换,就必须要借助邪魔变的力量了,否则接下来的一步他就很有可能出现问题。

  眼看着周维清身上虎皮魔纹出现,身上的衣服也被膨胀的肌肉撑破,那名中年人已经瞪大了双眼,眼中的神色已经由惊讶转变为震惊了。嘴唇微动,在龙释涯耳中响起四个字:得天独厚。

  是啊,已经展现出了三种属性的天力,还拥有邪魔变这种变态的增幅技能,看样子还是可控邪魔变,这不是得天独厚是什么?任何一名强大的天珠师如果能拥有一名这样的弟子,恐怕都会无比幸福吧,不被人嫉妒才怪了。

  龙释涯也终于忍不住,嘴角处流露出一丝得意之色。

  身处于邪魔变状态,周维清顿时感觉轻松了很多,虽然这样会让他天力消耗的速度大幅度增加,但是毫无疑问,对他此时的操控却有着极大的帮助。

  银光扩散,渐渐转化为黑色,浓郁的黑色充满了深邃和厚重的感觉,黑暗属性,乃是周维清最为亲近的属性,因为,他的父亲就拥有着同样的属性,处于邪魔变状态,深切地感受着那冰冷的黑暗气息,周维清缓缓闭上了自己的双眼,在这个时候,他已经不再用眼睛去看,而是用心在感受。

  看着周维清这样的变化,龙释涯不禁暗暗点头,自己这个弟子看来不只是天赋异禀,就连这悟性也是足够强大。虽然周维清现在只是开始第四种属性的转化,可是,龙释涯已经对他无比满意了。不过半年工夫,能够做到这一点,可以想见,周维清一定是在没日没夜的苦修才能有这样的成果。

  之前看到周维清和巴特勒那一战的时候,龙释涯还是有些担心的,毕竟,周维清已经拥有着那么多强大的技能,而且他以往的修炼方式在一定时间内只会让他的修为不断提升,这样一来,他修炼六绝控技在短时间内是根本不会有太多效果的,甚至还会影响到天力的修炼,他能够按照自己所说去努力修炼么?那时候,龙释涯心中已经出现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毕竟,不论是谁,当自己已经拥有得天独厚的天赋,并且在不断快速进步的特况下转修另一种短时间内无法见到成效的功法,恐怕心里都不太容易接受。这也是为什么龙释涯在一见到周维清之后就立刻让他施展六绝转换,来验证他这段时间修炼的成果了。龙释涯可不希望自己好不容易找到的弟子是个朽木。

  事实证明他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周维清的心志要比同龄人沉稳的太多了,竟然在六绝控技上真是下足了工夫,给他这个老师大大地挣了面子。现在龙释涯是越看自己这个弟子就越喜欢,就算他想要内敛一点不太被看出来都有些做不到了。这种感觉就像是老来得子一般,要多得意就有多得意。

  周维清手中的黑暗光芒渐渐收缩同时出现了变化,这个变化十分奇异,这一次,周维清并没有再投机取巧的将黑暗天力凝聚成自己已经拥有的技能,而是凝聚出了一枚黑色的光球。

  奇异的是,在这黑色光球中,还带有几分淡淡的绿色,这是腐蚀之球。

  同样用于黑暗属性的龙释涯自然一眼就看出来了。周维清这完全是用自己天力模拟出来的,他自己根本就没有这个技能。看到这里,龙释涯已经完全可以肯定,周维清的六绝控技已经真正意义上的入门了。

  不过,这还不是结束,拥有邪魔变的人怎么会没有邪属性呢?由黑暗转化为邪恶的速度比之前集中属性的转换要快得多,黑色渐渐变淡就变成了灰色,浓郁的灰色盘绕,在周维清掌心之中形成了一个小小的漩涡,但是,这个漩涡旋转的速度却是相当惊人的,空气中的各种属性元素在这个漩涡形成后,立刻蜂拥而至,朝里面奔腾而去,而这个漩涡也在周维清的掌心中渐渐增大。

  一丝得意出现在周维清面庞上,眼前这个灰色漩涡才是他真正的得意之作,也是他这段时间以来修炼六绝控技后对自己最直接的帮助。他现在做的,正是凭借六绝控技之法模拟出了自己的邪恶属性技能吞噬。

  要知道,周维清自身在使用这个吞噬技能的时候,必须是要用手掌接触到的身体才能展开,可是,他此时吞噬的是空气中的各种属性天地之力。也就是说,他的这个吞噬技能通过六绝控技之法施展出来后,已经可以进行远程吞噬了。

  当然,这种对空气的吞噬远没有直接吞噬天珠师那样的效果好,不只是吸收过来的天力驳杂的多,要经过更加严格的过滤和吸收,过程很慢。同时,这个吞噬速度也要慢得多了。

  可是,这毕竟是周维清自己剑造出来的技能啊!这个体外的漩涡配占他体内的漩涡,就令他本来已经很快的修炼速度再次增加。

  周维清的天力现在已经达到十九重了。这个吞噬漩涡是他在一个月之前研究出来的,原本他的天力提升速度随着修为的增加已经开始减缓,距离冲击第十九个死穴还是有一定距离的,至少还需要一个月的时间才能开始冲穴。但是,有了这个吞噬漩涡之后,周维清只用了十天,短短十天的苦修,就达到了冲穴的天力要求,在邪魔变与固化龙灵的护佑下一举成功,至此,他距离五珠境界就只差一级天力而已了。这也是他今天再面对巴特勒时实力更强的缘故之一。

  看到这个吞噬漩涡,连龙释涯都有些傻眼了,毕竟,他并没有邪恶属性,可是,以他的修为怎么会看不出这个漩涡的妙用呢?羡慕,他这个老师都有些羡慕自己的弟子了。这简直是太得天独厚了。龙释涯现在可以肯定,只要周维清按照自己的指点努力修炼下去,绝对可以在三十岁之前突破天王级。

  那名跟随龙释涯一起来的中年人此时已经忍不住开口出声了,“龙胖子,你从哪里找来这么一个变态的小怪物,为什么我没有这么好的运气,我的人品分明比你好得多啊!

  “狗屁,什么叫人品?老子这才是人品好。上天都眷顾我,看着眼馋吧,我可告诉你,维清是我的弟子,你想都不要想,我是绝不会将他让给你的。找到这么一个拥有六种属性的弟乎我容易么?”

  “六种?你说他还有一种属性,是什么?”中年人目瞪口呆地说道。

  龙释涯得意洋洋地道:“自己看。”

  是的,只要自己看就能看到了,周维清手中灰色漩涡出现以后,他额头上的汗水反而减少了,凭借着这个吞噬漩涡,他的天力不但没有大幅度消耗,而且还在短时间内回复了过来,虽然只是临时运用,但也足够了。

  这也是周维清选择用这种六绝转换的原因,凭借着吞噬漩涡,才能支持着他完成最后一次也是最为艰难的转化。

  灰色漩涡渐渐淡化,但是漠化只是光芒,漩涡却依旧存在着,而且依旧保持着压缩状态。周维清又展现出了一个六绝控技中的高难度控制,这是在他天力足够的情况下才能释放的”,反正都是临时吞噬而来的天力,不用白不用么。

  同技能异属性,这就是周维清所展现出的控制,同样是漩涡,但是,随着那灰色的消失,这个漩涡渐渐变成了透明的。但是,周围光芒的扭曲证明着它的存在,不论是龙释涯还是那中年人都能感受到它的威力。

  时空错乱,这又是一个周维清本身拥有的技能,时间属性技能的模拟实在是太难了,修炼了这么久,周维清现在唯一能够模拟出来的也就只有自己这个所拥有的技能了,因此,最后时刻他只能将其展现出来。不过,有着同技能异属性的效果在,也不算是难度太低了。

  长出口气,周维清小心翼翼地散去了掌心中透明的漩涡。

  全身这才算是放松下来,也重新睁开了双眼,原本已经消失的汗水猛的一下冒了出来,竟是一身的大汗淋漓,可见在刚才施展这一系列技能的过程中,他耗费了多么巨大的心力,疲惫明显地流露了出来。

  周维清并没有看到龙释涯的得意,正相反,他看到的是龙释涯紧蹙的眉头。

  “老师,我做的不对么?”周维清试探着问道,他自问,刚才所做的一切已经是他现在所能达到的最佳状态了”要是还不行,他也没什么办法。

  龙释涯瞥了他一眼,脸上没有任何神色流露,淡淡地道:整体来说还可以,证明你这段时间并没有浪费,确实努力过了。但是,瑕疵还是有许多的。首先,就是各种属性之间的转换,速度太慢,还远不够纯熟。而且,你那个邪恶属性的吞噬漩涡有取巧之嫌,要是换个技能,你还能接上后面的时空错乱么?肯定不行了吧。你要记住,能量在转换的过程中,不止要感受自身的能量变化,同时,还要借助空气中的能量进行转换。如果一味的完全凭借自身天力来进行这个转换的过程,你要耗费多少天力才能做到?在实战中,岂不是更加浪费么?你接下来一段时间的修炼,就是去体会转换过程中自身天力与外界天力之间的关系,什么时候你能够感觉到自己已经完全融入了大自然之中,所有一切的转换都能顺其自然、信手拈来,那么,你这六绝控技也就算是大成了。”

  周维看听的连连点头,龙释涯给他那本小册子上也记载了在天力属性转化的时候要借助空气中的各种属性能量,但是,这实在是太难了,又要控制自身天力,又要与外面的进行联系。周维清现在还做不到,所以他的转换就只能是凭借自身天力。

  这也是为什么他现在修炼六绝控技对自身实力没有太大帮助的原因。什么时候他能掌握借助大自然的能量帮助自己进行天力转换和凝聚的时候,那才算是真正有所成就,当然,这还需要一个十分漫长的过程。

  “弟子受教了,一定更努力的修炼。”周维看连声说道。

  龙释涯点了点头,道:“行了,就这样吧。你的这些失误也不能完全怪你,毕竟为师一直没在你身边,这次我回来会指点你一段时间,直到你真正领悟了六绝控技的奥义,省的以后你出去说是我六绝帝君的弟子让人笑话。”

  周维清大喜过望,道:“那就太好了,有老师的指点,弟子修炼起来一定事半功倍。”

  和龙释涯同来的中年人站在旁边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咳嗽一声,道:“行了,龙胖子,你就别得了便宜卖乖了。装什么装啊!就你那六绝控技,你换个人来练一个试试,恐怕练个三五年都到不了这种程度。你要是对这小子不满意,让给我,我满意的很。我一定将他当成宝贝疙瘩一样捧着。怎么样?”

  一听那中年人要抢自己的弟子,龙释涯顿时瞪起了眼睛,被肥肉挤在中央的小眼睛也能看的清楚了,“放屁,你别白日做梦了。门都没有。维清是老夫的弟子,绝不会改换门庭的。想让我让给你,除非你能打得过我。”

  中年人哼了一声,“最看不过你这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嘴脸。好了好了,赶快给我介绍一下。我可要和这小伙子好好亲近亲近。”

  龙释涯又谨慎地看了他两眼……确认他并没有抢自己弟子的意图,这才向周维清道:“维清,我给你介绍一下,这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个朋友,你就称呼他一声师叔吧。他叫断天浪。在凝形师这个领域也算是有点名气,只不过隐居了几十年,现在记得他的人可是不多了。”

  周维清何等聪明,他是强忍着才没笑出来的,龙释涯刚才那装的还挺像的,可惜,却被断天浪给揭露了,不过,身为弟子,他当然聪明的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恭敬地向断天浪行礼,道:“见过断师叔。”

  断天浪点了点头,有些急切地道:“听龙胖子说,你是这一代恨地无环套装的传承者?快,把你的恨地无环套装给我看看。我已经等不及了。先祖这么多年的心愿终于要完成了。恨天无把、恨地无环,恨天无把、恨地无环啊!”他重复着话,周维清能够清楚地看到,断天浪的眼睛已经有些湿润了,而且还带着几分沧桑的感觉。可见他此时的内心有多么不平静。

  暗金色光芒闪耀,周维清同时释放出了自己的双子大力神锤和阴阳巨灵掌。三件恨地无环套装同时展现,顿时令周维清全身气势大增,大有几分天神下凡的感觉。尤其是那巨大的双子大力神锤,更是给人一种极其彪悍的感觉。

  看着周维清释放出的三件装备,断天浪的眼睛顿时直了,他小心翼翼的抬起手,轻轻抚摸着双子大力神锤上面的纹路,尤其是在哭脸和笑脸上流连忘返。口中喃喃地道:“没错、没错,这是双子大力神锤,恨地无环套装的第一件,先祖曾经看过几眼设计图,当初创造出这身套装的先祖为了证明自己能够制作比恨天无把套装更加强大的力量属性传奇套装,他所设计的每一件在威势上都要强过恨天无把套装一点。这对双子大力神锤就是例子,虽然在整体体积上,不可能超越,但先祖却用了巧妙的设计方法,令双锤一虚一实,在增加了威力的同时,表面看上去也要比八棱梅花亮银锤更具威势。”

  断天浪此时似乎已经完全沉浸在了他一个人的世界之中,不断地喃喃念叨着,情绪无比的激动。

  周维清朝龙释涯的方向望去,没敢传音,以他的修为,当着眼前这两位强者传音,不被听到才怪呢,所以,他只走向自己的老师嘴型动了动,让龙释涯能够清楚看到。

  龙释涯看到周维清的嘴型,顿时一呆,紧接着,他的脸色就变得古怪起来,嘴角牵动了两下后,才悄悄的,不被断天浪发现的朝着周维清点了点头。

  周维清对龙释涯说的只有五个字,“能敲竹杠么?”

  这要不是自己的弟子,龙释涯一定会认为他无比猥琐,连他带来的朋友这臭小子都想要敲竹杠。不过,在仔细思考之后,他很快就想通了。敲就敲吧,便宜谁不是便宜?还不如便宜自己徒弟呢。在这种心态下,他也就自然而然的默认了,很是不客气地将自己的好兄弟出卖给了自己的好徒弟。

  断天浪足足看了有一刻钟的工夫,这才算是抬起头来,再看周维清的时候,他的眼睛都有些红了。

  “真没想到,在我有生之年,还能看到这恨地无环套装,我还以为,我要带着这份遗憾入土了呢。孩子,谢谢你,让我完成了这多年的心愿。”

  周维清一脸很傻很天真的样子,道:“断师叔,您还很年轻啊!”

  断天浪哈哈一笑,道:“年轻?你知道我和你老师都多大岁数了么?龙胖子,我没记错的话,你应该比我大两岁吧。我今年是一百一十六,那你就是一百一十八了。”

  虽然周维清心中早就猜到这老两位的年纪都不会小,但是,当听到他们竟然都有一百一十多岁高龄之后,还是有些呆滞。

  断天浪叹息一声,道:“我和龙胖子不一样,他一生精修天力,修为高深,活到两百岁也没问题。但我是一名凝形师,在你看来,应该算是力之一脉另一个分支吧。一生致力于凝形卷轴,我的精力消耗的太大了。虽然天力修为也不弱,但是,当我达到神师境界之后,攀上了巅峰,在这个世界上也没有什么让我留恋的东西。

  我的寿元,原本也就是这几年的事情了。没想到,你却带给了我希望,我现在都有点不舍的死了。”

  龙释涯没好气地道:“只要你不想死,谁能让你死?你这废柴,我们可说好了,给你看了这恨地无环套装,你可不能再寻死觅活的了。”

  断天浪看了龙释涯一眼,再看看周维清,一脸哀怨地道:“看到了有什么用?对于我们凝形师来说,看到成品的作用不大,尤其是这神师级凝形装备,其中的内涵才是最重要的。虽然我的心愿也算是完成了,可是,我依旧是生无可恋啊!除非有这恨地无环套装的设计图给我看看,说不定我还能多活几年。”

  周维清是干什么的?他本来就是个小无赖,听了断天浪这番话怎能不明白,这位前辈竟然是在耍赖,他想看自己的恨地无环套装设计图,又不好意思说出来,这是在试探自己呢。

  你装?那我也装。周维清顿时流露出一脸无奈的神色,道:“断师叔,其实吧,这恨地无环套装的设计图我倒是有的。”

  一听这话,断天浪顿时顾不得再装了,一把抓住周维清的肩膀,急切地问道:“全套的?十件都有?”

  周维清点了点头。

  断天浪毫不犹豫地激动道:“快,快拿出来给我看看。你什么都别说了,只要你让我看看这套设计图,我保证不外传,我愿意发血誓,而且你要什么,只要是我有的,全都给你,绝无二话。我这一生中最大的愿望就是让恨天无把、恨地无环这两套传奇套装重逢,并且让它们诞生出来。孩子,算师叔求求你了。”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