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炼狱天使

所属目录: 天珠变    发布时间:2014-04-13    作者:紫金彩票

  狼骑兵带给周维清的压力很小,所以她一直在观察着战场里的情况,此时他们已经深入敌军之中,周围到处都是狼骑兵。他们身上的钛合金甲胄已经开始出现一个个狼骑兵斩马刀留下的痕迹。

  “啊——”周维清爆喝一声,一股强悍而冰冷充满嗜血的气息就从他身上爆发而出,这一声怒吼,整个战场上几万人都能清楚的听到。距离周维清较近的狼骑兵跨下战狼,都是四肢一软,就扑倒在地,暗魔邪神虎的强大威压之力,在这个时候被周维清释放了出来。他这么做,也同时是在给乌金族和狂战族减少压力。

  邪魔变释放出来,周维清身上的钛合金甲胄都被撑开了,他索性甩掉甲胄,露出一身宛如花岗岩般的肌肉。赤裸着上身,虎皮魔纹光晕流转,更显狂霸之姿。

  暴风突袭第一时间用了出来,周维清手持双子大力神锤,就像是压路机一般硬生生撞出一条数十码长的血路,至少有二十多名狼骑兵被撞飞。那真是蹭着一点就伤,撞到一些就亡。恨地无环套装加上邪魔变爆发出的恐怖力量只能用变态来形容。从战斗开始到现在,死在周维清双锤之下的已经超过一个中队了。

  是他……

  巴特斯看到周维清释放出邪魔变的一瞬间,就想起了大哥的描述,毫无疑问,这个用双锤的家伙应该就是伤了大哥的那个小子。

  对于大哥的毒伤,他是耿耿于怀,不过,他可不会像自己大哥那样轻敌了。

  “巴团鲁刀阵。”

  巴特斯大喝一声,他没有再继续冲上去,大哥九珠修为都被那个人类青年暗算了,自己实力还远不如大哥,要是也中了那剧毒怎么办?

  狼骑兵听到巴特斯的命令,原本有些散乱的阵型顿时重新变得严整起来,快速分散开一些,紧接着,齐声怒喝巴图鲁。手中宽厚的斩马刀带着一股特殊的气息飞掷而出,从四面八方斩向周维清。

  这是狼骑兵对付天珠师强者的一种战斗方式。一名天珠师再强,天力而已是有限的,从理论上来说,就算是天神级强者,也有被围死的可能。

  那一柄柄斩马刀上附带着狼人战士的图腾之力,充满了血腥和狂躁的味道,最厉害的就是那些狼人族中的天珠师所掷出的斩马刀也夹杂在其中,一不小心就要着了道。

  周维清冷哼一声,手中双锤抡起,同时一股青光透锤而出,令他身体周围升起一团青色气旋,那一柄柄斩马刀被青光卷起、抛飞。重新回到狼骑兵之中,有些运气不好的狼人战士被刀刃砸中,立刻就是血光迸现。

  周维清此时也是杀得兴起,突然间,伴随着铿锵一声巨响,一柄斩马刀竟然强行破入了周维清圈起的风属性龙卷,周维清虽然反应很快,用锤柄去磕了一下,但那斩马刀的力量极强,上面还附带着强烈的风属性技能。青光一闪,就落在了周维清肩膀上。

  不死神罡的护体功效在这个时候就显现了出来,被青光命中的地方一层白蒙蒙光华亮起,化解了绝大部分攻击力,邪魔变之后强韧的肉体也化解了一部分,但就算是这样,周维清肩头还是出现了一道血痕,虽然伤口在邪魔变状态下快速愈合着,也因为邪魔变状态没有什么疼痛,但周维清还是吃了一惊。

  邪魔变状态下,他有着冰冷感知的能力,竟然没发现这一刀的不同,可想而知,这刀上所附带的技能应该有无声箭类似的那种能力,而且投掷这柄刀的人距离自己应该还不近,能够破开自己重重防御让自己受伤,恐怕是六珠以上修为的强者了。

  这一刀正是巴特斯扔出的,他在不远处找到个机会就偷袭了这一刀,果然伤到了周维清,可惜的是,伤势并不重。不过,在那众多的刀阵之下,周维清也根本没有去找到他的机会。

  巴特斯心中暗暗冷笑,技能再强,那也是个体力量,在大军之中也一样要死。

  这边周维清三人似乎陷入了窘境,另一边无双营第一大队却又是另一番景象了。

  根本不用周维清说,划风也知道这一仗该怎么打,救援乌金、狂战二族是必须的,但是,前提条件是要尽可能保存无双营的实力,尽可能的少折损。

  眼看着独角兽师团发起冲锋,无双营凝形弓的威势再次展现。

  如果是在五百码以外射箭,或许独角兽师团凭借着他们自身的技巧和强大的力量还有抵挡下来的可能,但划风却可以将他们放到五百码之内才下令放箭,只是一轮齐射,就倒下了数百名独角兽骑兵。此时敌人众多,就已经顾不得去射杀独角兽了,以射杀敌方骑兵为主,没有了骑兵的指挥,那些独角兽总不会主动发出攻击。

  独角兽的速度确实快,尤其是它们那种滑翔能力,能够瞬间将速度提升到相当恐怖的程度。

  无双营第一大队只是放出了五轮齐射,独角兽师团就已经冲到了三百码范围内,独角兽骑兵们的长弓攻击距离已经进入,一支支羽箭也开始从他们这边还击射出。

  但是,令独角兽师团长坎波拉大怒的是,无双营这边掉转马头就跑,丝毫没有要和他们硬拼的意思,最可恨的是,这些人一边跑还不断地回头放冷箭。持续的杀伤着己方战士。

  综合战斗力,独角兽自然在战狼之上,可要是纯粹比拼速度的话,独角兽除了滑翔冲锋以外,速度就还不如战狼了。当然,也比普通战马快得多。只是,快的还是较为有限的,无双营这边全力催动战马狂奔起来,他们想要追上这三百码的距离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做到的。更何况无双营战士们的箭法极准,冲在最前面的独角兽骑士总是被射倒,这就让追击的速度更慢了一些。

  坎波拉只能寄希望于己方的弓箭能给对方造成足够伤害了。独角兽师团配备的长弓质量精良,能在三百码外取准。但是,很快坎波拉就骂娘了。原因很简单,那边无双营士兵们根本就没有闪躲独角兽骑兵们弓箭的意思。

  先不说双方的准绳有差距,单是命中后那截然不同的效果,就足以令坎波拉气得吐血了。

  独角兽骑兵这边,被对方凝形箭射中,就算不死也要失去战斗力,可人家那边呢?武装到了牙齿的无双营第一大队根本不需要理会那些射来的弓箭,最多就是听听响而已,他们还用自己手中的圆盾护住马屁股。

  距离两、三百码,钛合金铠甲的防御力又岂是普通弓箭能够破掉的?只能留下一个个小小的凹陷。

  无双营战士们心中只有一个爽字,敌人随便射,己方却毫无损伤,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爽了。他们且战且退,独角兽师团的伤亡数字飞速攀升,凝形弓的威力绝不是肉体能够轻易挡住的,他们身上虽然也有甲胄,但怎么能和钛合金全身铠相比呢?

  独角兽骑兵和当初狼骑兵的冲锋方式完全不同,他们没有尽量收缩阵型来降低伤害,反而走向两侧延伸开来,就像一只巨大的爪子抓向对手。

  “射马,给我射他们的马。”坎波拉气急败坏的怒吼看。就这么一会儿的工夫,他已经又是一个营的兵力没了,他怎能不怒?今天这一战,他的军团已经损伤了超过三个营的兵力啊!

  坎波拉的计策终于得逞了,射马这方法一出,无双营这种且战且退的战术得到了有效的遏止。

  毕竟,这些战马中可不是也装备了钛合金甲胄的,虽然划风已经带着拥有魔鬼马的二十人在最后方进行断后,也有圆盾护住马屁股,但却依旧有无双营士兵的马匹被不断射倒。

  在这个时候,无双营第一大队这支精锐之师的战斗力就完全显现了出来,每当有人的马背射倒时,旁边的同件立刻就会将其拉上自己的马背,背后独角兽师团能够看到的是倒下的一匹匹战马,却没有一名无双营士兵被落下。

  “老大,这样不行,总会有来不及救援的。”衣诗在这个时候难得的正经了一回,沉声向划了风说道。

  天弓营七大神箭手杀伤的敌人最多,他们的箭射出去,至少都是要带走两个敌人的性命。

  划风看向木恩,木恩也向他点了下头,“全体下马,以马匹为遮挡,近战。”

  没错,众人没有听错划风的命令,划风下达的就是近战而不是升空。

  周维清要磨练无双营,只是磨练大家的远程攻击是远远不够的,毕竟,敌人在熟悉了无双营之后,未来必定会有针对无双营远程攻击战术的方法,近战就将不可避免。只有通过不断的实战,让这些战士将他们平时训练的近战技巧融会贯通,才能整体提升无双营的战斗力。

  第一大队的战士们纷纷拉住自己的战马,一个个翻身跃下,他们将马匹扯在身旁,来阻挡独角兽师团的箭矢,同时不断用凝形弓还击,虽然很是舍不得这些战马,但这是战场,并不是训练场,牺牲在所难免,保住自身性命才是最为重要的。

  眼看着对方竟然下马来还击,坎波拉不禁大喜过望,不过才五百人,只是凭借弓箭之利才能给自己师团带来这么大的杀伤。这下看他们还往哪里跑。

  独角兽师团也是久经战阵的,只是从未有过像今天这么大的损伤,不需要坎波拉命令,在不断的攒射同时,独角兽师团迅速形成了包围圈,将无双营第一大队包围在内,发起了强有力的冲锋。

  独角兽强横的冲击力再加上独角兽人手中的三米长矛,真是被正面撞上,就算是普遍三珠以上修为的体珠师抵挡起来都有些费劲,这也是为什么划风下令以马匹为阻挡的原因。有了战马的阻挡,这些独角兽的速度自然要受到一定的约束,最为重要的是,有了这个掩体,无双营战士们再辗转腾挪起来就容易的多了。

  “尽量节省天力。”划风大喝一声。

  不用划风多说,无双营士兵们就明白他话语中的意义,之所以敢于和对方近战,就是因为他们还有飞翔的能力,能够随时脱离这边的战场。要是天力在战斗中消耗过度,无法飞行了,那不就悲剧了么?

  无双营第一大队战士们的武器全是斩马刀,说起来有些好笑,他们现在手中的斩马刀还是上次抢了迅狼师团的装备,这斩马刀在战场上确实好用,长达四尺开外,刀柄也有一尺多长,可以双手握住,刀背宽厚,刀刃不算特别的锋利,但由于自重极大,这一刀劈出去,要是位置找好,真是连马头也能一下削掉。更何况这些斩马刀此时还握在一众体珠师手中。

  哪怕体珠属性是敏捷或者协调之类的体珠师,他们的肉体经过天力的滋润后,强悍程度也是远超常人的,没有天力辅助,论力量和战斗力,也绝对不怂这些独角兽骑兵。

  无双营五百人组成了一个圆阵,就像是一只大刺猬一般,所有战刀一律向外,两人一组,彼此配合。刹那间就和独角兽骑兵战在了一处。

  这次周维清带来的各个大队的正副大队长,全体中队长,在这个时候爆发出了极强的战斗力。这些人分散在队伍之中,就像是这个圆阵的一个个支点一般,凭借着普遍六珠体珠以上的修为,只是灌注天力战斗对他们来说根本不会影响到之后的飞行,这批人有四十左右,再加上天弓营七位神箭手局中坐镇不断放出冷箭,虽然被独角兽师团围住了,但一时间却丝毫不落下风。

  独角兽师团只是攻了一会儿,所有独角兽骑兵就全陷入了暴怒的状态。

  太无耻了,这些人类真是太无耻了,这是独角兽骑兵心中唯一的想法。

  双方展开近战之后,独角兽骑兵习惯性的冲锋、攻敌,凭借着他们在战矛上的技巧,在他们看来,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将这五百人全部歼灭。

  可是真的打起来以后,他们才明白这些人是多么难对付。无双营第一大队无耻的地方就在于,他们根本就不防御的。

  凭借着战马阻挡住独角兽前进的步伐,独角兽骑兵用战矛去刺他们,他们根本就不躲,最多就是侧侧身,让开正面。

  战矛在钛合金甲胄上,也就是能留下一串火星而已,根本造不成什么伤害,能留下一些痕迹的,那就已经是独角兽骑兵师团中实力较强的骑士了。

  不需要防御和闪躲,这攻击自然也就变得肆无忌惮了,你刺我,我就用斩马刀砍你独角兽的马腿,独角兽虽然也算是低等天兽,但这防御力和魔鬼马相比就差了不少。马蹄被砍断了还怎么搞?骑兵坠地,还没等爬起来,头就被斩马刀砍掉了。

  那巨大的斩马刀完全是一副以命搏命的架势,不需要防御的一刀刀砍出,就像是在砍大白菜一般。而且,最令独角兽骑兵气愤的是,无双营第一大队组成的这个像绞肉机一般的圆阵居然还在旋转。前一刻面对的可能还是一名普通的无双营战士,下一刻很可能就换成了大队长级别的强横体珠师。

  近战的情况一点也没比之前远程攻击好多少,一时间独角兽师团被圆阵杀的血肉横飞,伤亡数量持续攀升。

  并不是说无双营第一大队的近战实力就比乌金、狂战两族族人强了,他们虽然都是体珠师,但论身体能力终究还是不能和那两大强战种族相比的。但是,在周维清不惜代价的拼命武装下,无双营的战士们可以说是武装到了牙齿,就像一个个啃不动的铁罐子,装备上的绝对优势再加上体珠师的身体素质,让独角兽师团吃了大亏。

  独角兽师团开始转变战术了,他们发起了独角兽滑翔冲锋。这样就可以避过挡在前面的战马,将己方骑兵的优势发挥出来。

  但是,无双营的无赖、无耻再一次令独角兽师团气急败坏。独角兽是滑翔冲过了无双营这边阻拦的战马,但是,那些无双营战士也迅速蹲下,然后手中斩马刀来一个举火撩天之势,独角兽的身体防御还是可以的,但这肚子自然就要差一些了,几手每一匹通过滑翔冲入圆阵之中的独角兽都难道剖腹的命运。

  罗克敌站在圆阵中央,一边和天弓营其他几位神箭手不断的放箭,点杀冲入圆阵却失去了坐骑的独角兽骑兵,一边一副痛恨的样子骂道:“无耻,这简直是太无耻了。居然用撩阴刀。老无赖,你说你脑子里都是什么东西?这么无耻的招数你也能想得出来。”

  木恩瞥了他一眼,脸上却满是笑容,“什么撩阴刀、刺胸矛的,只要管用就是好招数。啥叫无耻?难道让敌人杀了就不无耻了吗?你愿意,你去送死啊!哥绝不拦着你。”

  没错,这撩阴刀的无耻招数自然就是木恩想出来的了,当然,这撩阴刀的应用可不只是在这圆阵之中,还有很多实用方法。只不过现在还没什么发挥的机会。

  无双营近战的总教官虽然是上官菲儿,但最近这几个月以来,上官菲儿一直忙着带人帮助士兵们觉醒本命珠,这边就由其他人辅助她一起传授一些近战之法。

  上官菲儿的近战技巧用在一对一上无疑是最佳的,但要说在战场上,很多实用的技巧却要简单的多。这撩阴刀就是木恩想出来的,他在传授这简单却极为有效的一招时,很是郑重的告诉无双营士兵:在这个世界上,越是猥琐无耻的技巧就越有效果。只要成功,那就不是猥琐,那叫变通,是实战经验。要么别人死,要么你们死。

  无双营这些人是什么出身?不是痞子就是无赖的,对于木恩那一系列的无耻招数接受程度远比普通人快的多。这群体撩阴刀的战术也就是由此而来。

  不过,这圆阵撩阴刀却始终需要中心有天弓营七大神箭手懈已合才能发挥出最大威力。那些通过滑翔冲入圆阵的独角兽骑兵虽然失去了坐骑,但也还是有战斗力的,要是被他们里应外合的话,局面依旧不乐观。

  在这个时候,无双营七大神箭手也展开了他们的全力输出,让无双营战士们第一次看到了他们最强的实力。

  弓弦一响,至少都是五箭齐射,而且分取不同的目标,那一个个从独角兽背上摔下来的骑兵,往往还没有站起身,他们的生命就已经远离自己而去了。

  兽人也是人,他们对于自己的坐骑珍逾性命,尽管独角兽骑兵们也知道,如果有大量的人通过滑翔冲入圆阵中心,那么,对方核心那七名强大的神箭手也不可能全都照顾得到,可是,那样一来,他们的独角兽就是必死无疑啊!

  在这样的犹豫下,这边顿时陷入了缠斗之中,一时间,无双营战士们只是身上的钛合金甲胄不断地多上一道道痕迹,而另一边,他们的敌人却不断付出生命的代价。

  围上来的独角兽骑兵足有六千多,但他们的数量却在不断的降低着。在坎波拉的命令下,独角兽骑兵不再通过滑翔进攻,而是凭借手中战矛的长度,尽量展开阵型,先刺死挡住去路的战马,然后再不断攻击。这样一来,才算是稳住了局面。

  这边陷入了缠斗,另一边,周维清却是大展神威。

  狼骑兵的刀阵确实给周维清造成了不小的困扰,他们的斩马刀刀柄上,都带着细长的铁链,一刀斩出落地之后,再将刀拉扯回去,这样一来,刀阵就可以无限循环。

  此时,除了全防御状态的林天熬抵挡的还算轻松之外,就连上官菲儿都有些手忙脚乱了。

  “你们退开,离我远一点,超过一百码。”周维清向正在朝自己靠拢,打算联合在一起的上官菲儿和林天熬说道。

  上官菲儿此时也有些怒了,被这么多斩马刀刀阵围攻,令她疲于应付,毕竟,他们的神师级凝形装备都不能覆盖全身,普通的斩马刀虽然落在身上也不会有什么问题,但是在这些普通斩马刀中夹杂的拥有无声技巧的那些附带技能的斩马刀就很讨厌了。

  上官菲儿是女孩子,哪怕是身上被划破一道伤痕也是她不愿意接受的啊!所以她只能尽可能的去抵挡,然后通过脚上提出的一道道风刃去杀伤敌人。

  听了周维清的话,林天熬几个横移,就已经来到了上官菲儿身边,手中组合凝形盾挥舞起来,替上官菲儿挡住大部分斩马刀,铿锵之声不绝于耳,但上官菲儿所承受的压力却是大减,在林天熬的辅助下,两人飞速后退。就在这个时候,周维清那边已经出现了变化,抵挡的疲于奔命并且被巴特斯利用偷袭在身上留下了几道伤口的周维清,突然间将手中哭锤高举,紧接着,一层灰色的光晕透体而出,将他的身体笼罩在内。所有再落下的斩马刀碰到这层灰色屏障立刻就被弹飞,而且刀身居然出现了腐蚀,刀刃在那强横的腐蚀下快速溶解着。

  站在那灰色的光罩中,周维清眼神凝滞,他收起独角魔鬼马,就是怕自己的技能伤害到它,在被对方一连串围攻,周围狼骑兵越聚越多的情况下,他终于决定出手了。

  灰色光罩名为邪神守护,乃是周维清修炼到第五珠之后,邪恶属性自行觉醒的技能,就像当初自性觉醒的暗魔邪神雷一样。

  邪神守护并不是组合技能,纯粹的邪属性,但是,在这邪神守护之中,邪恶能量似乎有一种特殊的运行方式,能够吞噬空气中所有的邪恶和怨恨气息。在战场上用出来,可以说是如鱼得水,那些死去的士兵所有怨气宛如海纳百川一般向这灰色光罩融入,令邪神守护本身就已经拥有的强大防御力更添几分威势。哪怕是巴特斯抛出的斩马刀都没能攻破这层防御。

  当周维清发现自己觉醒了这么一个纯防御技能的时候,简直就是泪流满面啊!那么怕死的他终于可以拥有一个自己梦寐以求的技能了,那时候他的兴奋可想而知。这也是为什么他敢带着上官菲儿他们孤军深入的重要原因之一。想要破掉这邪神守护,没有神师级凝形装备的话,就算是七、八珠的天珠师都不太可能。

  高举的双子大力神锤哭锤在释放出邪神守护后,紧接着,在锤头上方,一个漆黑的光彩悄然浮现,这个光彩逐渐扩散开来,化为人形,但背后却有着三对羽翼。看是看不清楚的,但那基本形态还是能够勉强辨别。

  黑色的六翼缓缓张开,浓重的威压气息,给人一种喘不过起来的感觉。

  战狼的感知要比狼人战士敏锐得多,它们几乎瞬间就感受到了危机,拼命的想要后退。可是,在斩马刀刀阵的释放过程中,狼骑兵阵型是极为密集的,又岂是说退就能退出去的?

  这、这是什么?巴特斯也是大吃一惊,他本身就在较外围的地方,毫不犹豫的就向后退去。他可是听自己兄长说过,当初周维清用暗魔邪神雷暗算他的时候就是先出现了一个光影的。

  黑色六翼光影背后,渐渐出现了一抹深沉的紫色,压抑感更加强烈了,在这一刻,似乎连天上的太阳光芒都不再那么刺眼。

  浓烈的黑暗,终于还是降临人间,伴随着那六翼的下拍,一抹黑紫色的光晕以周维清为中心,迅速扩张开来,转眼间已经将直径一百码范围内全部笼罩在内。

  原本以周维清的五珠修为,在他施展这个技能的时候,覆盖范围应该是在直径五十码,但是,有了双子大力神锤的增幅,却直接令他这个技能的攻击范围扩张到了一百码。

  双子大力神锤的倍数增幅在绝大多数情况下增幅的都不是攻击力,而是范围或者是时间。譬如,如果是风之束缚的话,增幅的就是一倍时间效果。毕竟,周维清还只是五珠修为天珠师而已。当然,威力的增幅,对他天力消耗也是有所影响的,虽然凭借双子大力神锤,增加的消耗不多,但也比基础技能施展要多上一点。

  黑紫色光晕闪过,狼骑兵们都产生出了一股发自心底的恐惧,但是,他们很快就惊讶地发现,自己竟然什么事情都没有,那暗紫色的光芒是闪过了,可似乎并没有带来任何伤害似的。就连飞快后退的巴持斯看到浑然无事的狼骑兵们也是愣了一下,这个技能毕竟和他兄长描述的有些区别,难道只是银样镴枪头,中看不中用,纯粹吓唬人不成?

  真的只是吓唬人么?下一刻答案就已经显现。

  直径一百码内的地面不知道什么时候都变成了黑紫色,紧接着,一个个巨大的黑紫色气泡就那么从地面上冒起,就像是沸腾的水一般,这个区域内,完全变成了一片紫黑色的世界。惨叫声此起彼伏响起,凡是被那紫黑色气泡笼罩住的狼骑兵,竟然就那么在一时三刻化为黑水消失不见,似乎是被完全吞噬了一般。而那气泡却在不断变大,不断的吞噬。

  这一切来得似乎不快,但却只能用强横来形容,恐怖的破坏力,就连几名低级的天珠师都未能幸免。那紫黑色气泡中还伴随有强大的吸力,想要通过操控战狼跳跃闪躲都不可能。不论是血肉还是骨骼,全部在那黑紫色气泡中腐蚀的一干二净。浓烈的怨气令周维清身体周围的邪神守护起码厚重了一倍,事实上,连他自己也没想到这个技能的威力居然如此恐怖。

  这也是周维清在天珠岛上时从一只天帝级巅峰天兽身上拓印到的,那只天兽也是天珠岛拓印宫对外供应的天兽中黑暗属性里最强大的一只。

  和龙魔蜗女身上拓印到的技能一样,也出现了天技映像,彰显着它接近天神级的威力。

  龙释涯曾经告诉过周维清,这些技能虽然也有天技映像,但并不是真正的天神级,二者之间的区别就在于天神级的天技映像是极为清晰的,而且那映像甚要会伴随技能使用出现变化。

  可就算周维清所施展的这个技能不是真正的天神级,它的威力也一样恐怖。当初周维清之所以选择将它拓印在自己四珠的黑暗属性上,就是看中了它的群体攻击效果。

  技能名为:炼狱天使,这还是周维清第一次使用,没想到威力竟然恐怖到如此境地,范围内根本没有人能够抵挡,每一个气泡的破碎,必定会带走一片的生命,那紫黑色的光泽果然像是地狱一般。而周维清头顶上方的炼狱天使虚影色彩却更加浓郁,周维清也能清楚地感觉到,自身的天力正以极其惊人的速度消耗着。炼狱天使这个技能是可以持续施展的,伴随着周维清的移动而变幻它的覆盖范围,也就是说,周维清向前走一步,这个技能也会随之前移。前提是将不断地悄耗他的天力。

  在短暂的震惊后,周维清毫不犹豫地又发动了一次暴风突袭,顿时,又有大片的狼骑兵被笼罩在内。不过,气泡只是再释放了一遍,周维清就立刻收回了技能,就是这么短暂的时间,他已经达到五珠境界的天力竟然足足消耗了超过六成之多。而从技能成型到收回,也不过是三秒的工夫而已。

  可惜了,周维清心中暗叫一声,要是在炼狱天使效果发挥出来那一瞬自己就开始移动,能够造成的伤害必定会更多。这个技能毕竟使用的太少啊!炼狱天使也是极少数没有经过三千锤炼的技能之一,范围性技能是不需要太多控制的,而且这技能威力太大,周维清总不能每次都将自己身体周围腐蚀一空吧。

  从周维清开始修炼以来,这是他黑暗属性技能中第一个攻击技能,威力竟是如此恐怖。就算他有所失误,也因为身处于战场上而有所保留,就是这么一下释放再加上一下冲击,至少超过三百名狼骑兵连带着他们的坐骑战狼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消失的没有留下一丝痕迹。

  兽人终究也是人啊,他们也会产生恐惧的心理。当他们眼看着眼前呈现出完全超出了自己理解范围内的恐怖情景时,他们心中也会充满了畏惧,惊慌失措的向周围散开,甚至连冲撞到了自己的伙伴也顾不得了。在他们眼中,周维清已经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魔鬼啊!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