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老子来讨个说法

所属目录: 天珠变    发布时间:2014-04-13    作者:紫金彩票

  古斯特看着龙释涯怒哼一声,眼中明显有此不服气,毕竟他还有很多强大的杀招没有用出来。如果不是在雪神山,能够放手施为的话,他自问还是有几分战胜龙释涯机会的。毕竟,他也是拥有圣属性存在的。

  此时在这雪神山顶上,聚集着当世四大强者,一位天神,三位天帝,这四位无不是能够震慑一方的怒怖存在,更是有着当世第一强者。

  没有人敢出来看热闹,这里是雪神山、雪神城堡,那些前来观礼的各族族长,也不敢擅自行动,要是惹恼了雪神山主,恐怕他们整个种族都将面对灭绝的危险。

  雪傲天微笑的看着龙释涯,道:“龙兄,不如我们入内说话如何?站在这里可不是待客之道。”

  龙释涯点了点头,道:“好,雪老怪,我给你这个面子。”

  雪傲天一抬手,道:“请。”一边说着,他当先向内走去。

  龙释涯目光一转,落在狮王古斯特和狮心王子古樱冰身上,“你们两个也要来,老夫的事和你们有关。”一边说着,他带着自己身后带着斗笠,此时其实是一脸震撼的周维清,当仁不让的跟在雪傲天身后,第二个走进了雪神城堡。

  刚才所发生的一切,周维清自然都看在眼中,也猜得出眼前这些位都是些什么人。

  自从拜龙释涯为师后,这还是周维清第一次看到老师出手,刚才在龙释涯动手的时候周维清明显感觉到在自己身体周围有一个无形光罩保护着自己,让自己不被破碎的能量波及到。

  他也是第一次见到了六绝天道阵恐怖的威力,身为六绝帝君唯一的传人,他对龙释涯施展六绝天道阵时候的感受比那狮王古斯特还要清晰得多。古斯特猜的没错,龙释涯根本就没用全力,而那份控制更是已经到了妙到巅毫的程度。如果龙释涯愿意,他绝对能够在连续的攻击下彻底毁灭了那狮王。

  同级别无敌,这是龙释涯对自己六绝天道阵的评价。而这个评价就算是雪神山主雪傲天都没有反驳过,否则的话,他也不会评价六绝天道阵乃是天下第一阵法了。

  尽管六绝天道阵也有着它的缺陷,但是六绝天道阵的优势却绝对足以掩盖这些缺陷了。如果非要找一个它的弊病,那恐怕就是对学习者天赋的要求了。毕竟,在这个世界上能够同时拥有六种意珠属性的天珠师实在是太少、太少。

  这就是天帝级强者的威势啊!眼看着老师一人,竟然震慑住了雪神山一众强者,就连雪神山主,对老师都是客客气气的。周维清心中那份自豪感就别提了。

  他对龙释涯已经不是感激,而是亲情,真正的亲情。

  当龙释涯对他说,要亲自带他来雪神山的时候,在周维清心中龙释涯的地位就已经上升到和他父亲齐平的程度。

  走进雪神城堡,周维清凝神内守,并没有对周围的一切多做观察,因为他能清楚感受到,跟在老师身后进来的虎王雪傲影一直在默默地观察着他。和狮王古斯特始终注视着龙释涯不同,雪傲影显然对周维清更感兴趣。

  六绝帝君可是独行侠啊!从未听说过他有什么亲人、子弟。而这次来到雪神山却是带了个人上来,对他比较熟悉的虎王怎能不对周维清感兴趣呢?

  以虎王天帝级的修为,自然能够感受到周维清大约有六珠级别的境界但感应也就是到此为止了。毕竟有龙释涯在,他总不能用天力去试探吧。更何况在周维清身边,始终有一股龙释涯的气息存在守护着他。

  周维清尽可能的让自己的呼吸变得平稳一些,因为他知道马上就该到他出场的时候了。尽管他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可真的到了这五大圣地中个体实力最强的雪神山,他心中多少还有几分忐忑。但是,在他心中更多的却是执着。无论是为了天儿还是为了老师的威名,他都绝不能有半分退缩。

  在雪傲天的亲自带路下,一行众人来到了位于雪神城堡中的雪神大殿之中。

  狮王古斯特真的带着狮心王子古樱冰跟来了,至于那两位天王级强者自然是没有跟过来的资格。

  倒不是因为古斯特怕了龙释涯,身为当今万兽帝国的帝皇,他从来都不会有惧怕这种情绪出现。只是他也想知道,龙释涯这么气势汹汹的来到这里,究竟是为了什么。

  走进雪深大殿,雪傲天在主位处坐了下来,狮王古斯特自然坐在了他左侧下首第一个位置,毕竟,在整个万兽帝国中,他的地位也只是仅次于雪神山主雪傲天的存在。

  令人有些玩味的是,原本应该坐在雪傲天右手下首位置的虎王,却将这个位置主动让给了龙释涯,自己却是屈居下位。

  至于古樱冰和周维清,自然是各自站在狮王和六绝帝君背后了。在这种场合下,他们怎么可能有座位呢?

  狮王古斯特看了虎王雪傲影一眼,虽然嘴上没说什么,但眼神中流露出的那一丝不满,连周维清都看出来了。

  不过,很快他的目光就转到了龙释涯身上,流露出强烈的敌意和不服。

  仆人送上茶盏,清淡的茶香给这冰冷的大殿注入了几分生机,雪傲天向龙释涯做出一个请的手势。龙释涯也不客气,这雪峰冰雾茶的味道可是相当不错的。

  喝了口茶,龙释涯根本没有去看那目光凌厉的狮王,而是淡淡地看向雪傲天,似乎在这短时间内,他的情绪已经完全平静下来了似的。

  狮王古斯特形如烈火,可实际上他的心思却是相当细腻的,否则的话,又怎能将自己的儿子成功运作成为雪神山主雪傲天的首席大弟子?

  龙释涯在这个时候来到雪神山找麻烦,再加上他之前所说的话,毫无疑问,是和自己狮人族有关,他表现出这强烈的敌意,其实本身就是在影响雪傲天的想法。

  “龙兄这次来,想必不是特意来喝杯喜酒的吧。”雪傲天微笑着说道。如果只是看他的外表,谁也不会认为他就是当世第一强者。周维清一直在观察着自己这位老丈人,他惊骇的发现,从雪傲天身上他根本就感受不到半分天力波动。可是,他却偏偏有一种能够主宰一切的气质,这两者似乎十分矛盾,可是却就那么有机的结合在雪傲天身上出现了。

  龙释涯冷冷地道:“我当然不是来参加什么婚礼的。雪老怪,我这次来,是向你要个交代。”

  雪傲天眉头微皱,“交代?我有什么需要给龙兄一个交代的么?”

  龙释涯肥大的身体缓缓站起,顿时,从他身上散发出一股凌厉的压迫,但目标却不是雪傲天,而是对面的狮心王子古樱冰。

  狮王古斯特不敢怠慢,赶忙站起身,催动起自身天力护住儿子,怒视龙释涯,“龙胖子,在雪神殿你也敢撒野?”他这句话很厉害,本身就是无形的挑拨。

  雪傲天的脸色也沉了下来,“龙兄,你远来是客,马上又是小女大婚之日,我不想在这个时候和你发生冲突。请你把话说清楚。樱冰是我的女婿。”

  “女婿?”龙释涯突然笑了,“谁是你女婿还不好说呢。雪老怪,我是什么人你很清楚,我龙释涯一生独行,追求天道之极致,始终是独来独往的,你可曾见过我身边带过什么人吗?”

  雪傲天愣了一下,他没想到龙释涯会这么快转移话题,下意识地道:“没有。龙兄一向独来独往,可你这次……”这一下他也觉得有些奇怪了,目光下意识的落在周维清身上。

  雪傲天和他弟弟雪傲影相比,感知能力就要强的太多了,他只是扫视了周维清一眼,眼中立刻就流露出了浓浓的惊讶,因为他虽然不能确定周维清的属性是什么,但立刻就感受到周维清意珠六种属性的气息存在。

  龙释涯道:“不久前,我刚刚收了一位徒弟,而且,我的徒弟和我一样,也拥有着意珠的六种属性,我所独创的六绝天道阵终于有了传人。我如获至宝。我相信,我这份心情雪老怪你应该能够明白。”

  听龙释涯说到这里,雪傲天心中已经明白了几分,同时他的心也沉了下来。对于龙释涯,他太了解了,龙释涯那性格,要是真的找到了这么一位徒弟,其护短程度可想而知,而且,他也隐约猜到了龙释涯的徒弟是谁,立刻就知道,今天的事情恐怕没法善了了。

  龙释涯冷冷地道:“老夫活了一百多岁,才终于有了这么一个亲人,可是,却险些被你这首席大弟子杀死,虽然勉强留下一条命,却也是被打断了四肢。雪老怪,这件事你要是不能给我一个满意的交代,那么,老夫就和你们雪神山乃至于万兽帝国不死不休,在有生之年,定然叫你们不得安宁。”

  听了龙释涯这话,不只是雪傲天,雪傲影,甚至是狮王古斯特都是大惊失色。古斯特表面上虽然脾气火爆,可他却一直都掌握着一定的分寸,真让他往死了得罪龙释涯那是不可能的。六绝帝君这样的存在要是惦记上了万兽帝国,那么,他给万兽帝国带来的损失绝对是无可估量的,就算是雪神山也禁受不起他的惦记啊!还是那句话,六绝帝君只有一个人……

  狮王古斯特第一时间将目光转移到自己儿子身上,怒声道:“樱冰,怎么回事?”

  古樱冰也是一脸的茫然,“我也不知道啊!龙前辈,晚辈何时伤过你徒弟?”

  龙释涯一脸寒冰,冷哼一声,向周维清道:“小胖,让他看看你是谁。”

  另一边的周维清顿时一抬手,摘下了头上的斗笠,露出本来面目。

  在场的其他人看到他自然不会有太多感觉,但古樱冰却瞬间脸色大变,一脸震惊地看着周维清,“你、竟然是你……”

  周维清淡然一笑,经过了三十六天的闭关,经过了无数次生死边缘的痛苦徘徊,他显得又要比以前成熟多了,面对古樱冰,气势上竟是丝毫不弱。

  “狮心王子别来无恙。”

  这一刻,无论是雪神山主雪傲天、虎王雪傲影还是狮王古斯特,目光全都集中在了周维清身上。先不说别的,对于龙释涯的徒弟,他们心中都带着几分好奇。

  在和古樱冰打了个招呼之后,周维清从龙释涯的椅子后面走了出来,先向雪傲天躬身行礼,“晚辈周维清,见过雪前辈。”

  然后他又转身向虎王雪傲影微微躬身,“见过虎王前辈。”

  在说完这两句话之后,才转向狮王那边,却只是微微点了点头,看那意思,到像是他有着和狮王平起平坐的身份似的。

  “你就是周维清?”虽然雪傲天心中已经有了猜测,当他听到周维清报上姓名之后,眼中还是闪过一道异光。对于周维清,他听到的太多了,这个能够吸引自己女儿的年轻人,拥有着邪恶、时间双圣属性,更是拥有全部六种意珠属性的年轻人竟然是以这样的方式站在自己面前,这是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的。

  周维清则又是另外一种感受了,雪傲天的目光对于他来说,就像是能够将他的每一寸肌肤都贯穿似的,只是一眼看来,周维清就有种自己生死完全掌握在对右手中的感觉。

  “是。”周维清恭敬的回答道。

  “周维清,我饶你一命,你还敢来这里。”古樱冰看到周维清,再也无法保持他的淡定,一步就闪了出来,全身火光闪耀,似乎随时都要动手似的。

  龙释涯闷哼一声,强大的气势骤然从他身上爆发出来,狮王古斯特赶忙上前一步,挡住儿子,唯恐龙释涯会突然出手。

  龙释涯冷冷地道:“事情的经过不用我多说,想必雪老怪你也知道。你的徒弟重伤了我的徒弟,这件事你给我个说法吧。”

  雪傲天此时的脸色已经十分难看了,这件事显然是极不好处理的。龙释涯刚才已经把话说绝了,哪怕他是当今天下第一强者,也不得不承受龙释涯的威胁,毕竟,他战胜龙释涯不算太难,可是,就算他加上狮王、虎王,也未必能够将龙释涯留下。整个万兽帝国可禁受不起这位六绝帝君的惦记。这也是为什么龙释涯敢带着周维清就这么来到雪神山的重要原因。

  “龙兄,你想要个怎样的说法,划下道来吧。”雪傲天沉声说道。

  龙释涯冷然道:“很简单,血债血偿。你徒弟如何对我徒弟的,我就如何对他。”

  “你敢。”古斯特怒吼一声,周维清这个名字他到还是第一次听说,此时反而是他不太明白究竟发生了些什么。

  古樱冰在父亲耳边低声道:“他就是那个拐带了天儿的人类。”

  听古樱冰这么一说,古斯特这才明白过来,脸色顿时阴沉的要滴出水来似的。剑拔弩张的气氛令整座雪神殿都充满了肃杀之气。

  相对轻松地就只有虎王雪傲影了,此时他的脸色显得有些怪异,眼神中甚至还闪过那么一丝细微的幸灾乐祸。这件事与他无关,他自然是要置身事外的。

  “我不敢?在这个世界上,还没有什么我龙释涯不敢做的事。”龙释涯不屑地瞥了狮王一眼。

  雪傲天冷冷的看着龙释涯,“龙兄,那这么说,今天你们师徒二人前来,就是来捣乱的了?”

  “捣乱?雪老怪,要是你的徒弟被人打成重伤,打折四肢,你会怎么样?如果我要真是来捣乱的,我就应该两天后前来,当着你们万兽帝国各个部落首领的面,和你好好的捣个乱。我选择提前到来,就已经给你留面子了。”

  如果换了别人被古樱冰打成重伤,雪傲天绝不会有什么理亏的感觉,可这个周维清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成为了龙释涯的徒弟,这就麻烦了。

  看龙释涯那护短的样子,他是真说得出做得到的。一时间,这位雪神山主也是大为头疼。

  “龙兄,你看这样如何,我可以在其他方面给你这徒儿一些补偿。毕竟樱冰即将和小女成亲,你现在要是重伤他,还如何结婚呢?补偿方面好商量,你看如何?”

  雪傲天能将话说到这份上,已经是相当不容易的妥协了。

  但龙释涯却是一口回绝,“不行。”

  就在雪傲天脸色一沉之际,站在龙释涯身边的周维清却有些焦急的拉扯了一下龙释涯的衣袖,向他摇了摇头。

  雪傲天心中一动,道:“龙兄,不如听听你这徒弟的意思如何?必定他是当事人。”

  龙释涯有些羞恼的看向周维清,似乎对他这似乎懦弱的表现很不满意似的,“小兔崽子,老子为你出气,你这是什么意思?”

  周维清一脸诚惶诚恐地道:“老师,就算您打断狮心王子的四肢,徒儿所承受的痛苦也已经无法挽回了。不如就要些补偿好了。”

  主位上的雪傲天哈哈一笑,道:“龙兄,你这徒弟可是要比你明事理多了。小伙子,说吧,你想要什么,这天下的事物,只要老夫想要得到,应该还没有什么太困难的。”

  周维清打蛇随棍上,赶忙恭敬地道:“那晚辈就先谢过前辈了。”一边说着,他竟是噗通一声,跪倒在雪傲天面前,“前辈,我想要的补偿就是,请您将天儿嫁给我为妻。”

  论实力,周维清自然是远远无法和眼前这几位当今天下的至强者相比,可要说到机灵诡辩,这几位就未必是他的对手了。

  周维清和龙释涯演的这一出叫做以退为进,上山之前就商量好了,龙释涯这个红脸演的极其到位,再加上周维清的巧妙配合,三两下就将眼前这几位都给绕了进去,此时竟是给人一种名正言顺提出要求的感党

  “不行。”古樱冰几乎是不假思索的说道,本来以狮心王子的身份地位,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如此冲动的,可是,关系到天儿,他的心就有些乱了,更何况是周维清在这里。古樱冰无论多不愿意承认,在他内心深处也一样知道,天儿真正喜欢的还是周维清。而天儿不只是他心中所爱,更是关系到他的前途,如果不能和天儿结合,天知道老师还会不会将雪神山主的位置传给自己。

  周维清就像是没有听到古樱冰的话似的,只是抬头看着雪傲天。

  狮王古斯特也忍不住了,向雪傲天道:“山主,龙释涯师徒二人分明就是来捣乱的。”他的脸色甚至要比自己儿子还难看,他嘴上虽然向雪傲天说着,但还真不敢把话说满,龙释涯之前的威胁起到了足够的效果。身为百兽帝国帝王,他绝不敢用自己的族人和国家来赌。

  雪傲天的眼神也冷了下来,他能够成为天下第一强者,除了天赋异禀之外,极高的悟性和聪明才智也是不可或缺的。龙胖子和周小胖这对师徒一唱一和的,他怎么会看不出来呢?分明是找场子是假,找自己女儿是真。可是,这件事人家还偏偏站在理上,确实是很不好处理。

  “周维清,我的女儿已经许配给了古樱冰,你应该已经是知道的,还故意要此补偿,将本座置于何地?”

  周维清依旧跪在那里,目光直视雪傲天,不卑不亢地道:“前辈,那您可问过天儿的意愿?男女之情,贵在两情相悦,您就天儿这么一个女儿,难道您就要看她痛苦终身?天儿让古樱冰带给我一封信,信里面说让我忘了她、放弃她。我太了解她了,如果她不答应写那封信的话,或许上一次狮心王子面对我的时候,早已经将我杀了。天儿是爱我的,也只爱我一个,我和她之间早已发生了最亲密的关系。”

  当初天儿离开我的时候曾经时我说过,如果您不同意我和她之间的事,就以死相协。天儿的性格,我想您比我知道的更清楚,或许,她会因为您的关系而嫁给古樱冰,但我可以肯定,天儿绝不会真正成为他的妻子。作为一个父亲,如果您就这么甘愿看着自己的女儿痛苦终身,甚至是为此付出生命的代价,那么,我只能说,您根本就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甚至不配做一个父亲。”

  周维清的话说的斩钉截铁,在雪傲天这天下第一强者面前,竟是没有半分怯懦,说道后半段,居然带着几分训斥的口吻。

  虎王雪傲影在一旁听的目瞪口呆,不知道多少年没有人敢和兄长这么说话了吧,这小子真的是胆大包天啊!

  雪傲天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看着周维清,身上气息极其凌厉的波动着,似乎随时都有取周维清性命的意思。

  龙释涯就站在自己徒弟身边,他可是一点都不敢大意。没错,他自己是有把握在眼前三大强者围攻下也能全身而退,但他可没本事带着周维清一起走。

  也就是说,如果雪傲天真的翻脸,那么,周维清必将被永远地留在这里。尽管在龙释涯和周维清的计划中,这样的情况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的,可也并不是没有几率。

  周维清竟敢如此去激怒雪傲天,就连龙释涯也没想到,在心中暗挑大拇指的同时,也是为自己的宝贝徒弟捏着一把冷汗。

  “前辈,天儿只有跟了我才会有幸福,我们彼此相爱……”

  “够了。”周维清刚说到这里,就被雪傲天悍然打断,此时的雪神山主似乎已经完全暴怒,猛然从主位上站起身。

  他这一站起不要紧,令在场所有人都紧张起来。周维清首当其冲,那狂暴的气势冲击着他的身体令他险些向后倒去,龙释涯第一时间就挡在了自己徒弟面前,而虎王雪傲影与狮王古斯特也是各自起身,只不过两人的表情截然不同而已。

  虎王是看着自己的兄长,脸色略微显得有些焦急,而古斯特则是眼中凶光闪烁,他现在心中所想的就是要如何才能将龙释涯永远留在这里而不让他逃离。

  “你们都在这里等着。”雪傲天怒哼一声后拂袖而去,几乎只是身形一闪,就已经消失在雪神殿之中。

  周维清站起身,看着身边有些愕然的老师,低声向龙释涯道:“有戏,雪神山主毕竟还是心疼天儿的,他应该是去和天儿核实我说的话了,或者是他也感受到了天儿的状况和我所说的差不多。”

  有龙释涯强横的天力笼罩,师徒二人交流也不怕被别人听到,龙释涯闻言点了点头,道:“能否抱得美人归,还要看你小子自己的。”

  周维清用力地点了下头,“我一定会成功的。”

  古樱冰站在那里,看着周维清的目光满是怨毒,他现在好后悔,后悔当时没有将周维清杀了,那时候他带着两名天王级强者,要是将周维清毁尸灭迹,再杀掉上官菲儿和林天熬的话,谁能知道是他动的手?又怎么会有现在这样的麻烦出现。当然,这也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周维清竟然有龙释涯这么一位老师的原因。六绝帝君的修为,刚才他父亲已经亲自验证过了,天帝级最强,那已经是当今天下第二人的修为啊!有他的威慑在,老师也会有很大的顾忌,老师真的会答应他的请求将天儿给他么?不,决不可能的。

  古樱冰刚一想到这里,顿时感觉自己的心如同被烈火煎熬一般痛苦,强烈的嫉妒疯狂涌上心头,天儿毕竟是喜欢这个男人的啊!可是,无论如何自己都不可能放弃天儿。老师也一定不会把天儿给他的。自己毕竟是老师的首席大弟子,这次联姻更是关系到神圣天灵虎与神圣地灵狮之间的关系近一步密切结合。也是狮人族和虎人族之间的联姻,老师怎么可能会轻易改变主意呢?

  想到这些,古樱冰的脸色才略微好看了一些,而狮王古斯特脸上神色则是阴晴不定的变化着。偶尔向虎王雪傲影传音,说着几句什么,但雪傲影却不断的微微摇着头,似乎在否决着他的提议。

  不用问,龙释涯都知道狮王在对虎王说什么,无非是如何对付他之类的话。他一点也不着急,龙释涯的修为如何,最清楚的还是雪神山主雪傲天,没有雪傲天做主,他们都不敢轻易动手。现在就看雪傲天如何决断了。

  先不说雪神殿这边的勾心斗角,另一边,雪傲天已经出现在了女儿房门外。

  天儿依旧呆滞的坐在自己的床榻上,雪傲天这一次没有直接走到女儿面前,而是站在房门外默默的观察着天儿。

  天儿的眼神很空洞,似乎在那双那么漂亮的美眸中,却已经没有了灵魂存在似的,看的雪傲天心中一阵抽痛。

  天儿不愿意嫁给古樱冰,他又怎么会不知道呢?只是,雪傲天固执的认为,感情这方面的事情总会随着时间而发生转变的。只要天儿嫁给了古樱冰之后,两个人在一起时间长了,总会日久生情的。而且,他们的结合也关系到雪神山乃至是万兽帝国未来的布局。女儿一定会以大局为重。

  事实证明,女儿确实也是以大局为重,终究还是决定履行这门婚事,可刚才周维清的话,却深深地刺痛了雪傲天的心,最让雪傲天引起共鸣的是那句,他只有天儿这么一个女儿。

  是啊!自己只有这一个女儿,天儿从小到大虽然很受自己宠爱,可是,为了修炼,自己陪伴女儿的又有多长时间呢?

  女儿长大了,却要为了自己的目的而嫁给不喜欢的人,这一刻,雪傲天心里很不舒服。

  尤其是在看到女儿那空洞的眼神时,他心里的翻腾就更加厉害了。

  深吸口气,雪傲天缓缓走到女儿面前,感受到有人走过来,天儿下意识的抬起头。

  “爸爸。”天儿勉强一笑。

  原本固执认为天儿会顺从的雪傲天此时才发现,女儿的笑容中竟然包含了那么多苦涩,他的心顿时狠狠地揪痛了一下。

  “天儿,你是不是不愿意嫁给樱冰?”雪傲天沉声问道。

  “啊?”天儿惊呼一声,却赶忙低下头,轻轻地摇了摇,“没有啊!我愿意嫁给古大哥。”

  “真的么?可是,就在刚刚,有人对我说,我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甚至不配做你的父亲,因为我勉强你嫁给不爱的人。甚至有可能在你们结婚后,你会永远的离开我,是么?”

  雪傲天没有再旁敲侧击,而是直接说出了自己最想知道的。

  “什么?”雪傲天的话,听在天儿耳中,充满了石破天惊的震撼,天儿全身颤抖着看着父亲,一时间,竟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雪傲天心中的震撼也丝毫不弱于女儿。从女儿的眼神中,他当然能够看得出,周维清的猜测是正确的,女儿真的有可能在嫁给古樱冰之后,成全了两族之间的联姻而殉情。

  作为一个父亲,自己对女儿的了解竟然还不如一个与女儿已经分开一年之久的年轻人。在这一刻,除了恼怒之外,雪傲天心中更是多了几分羞惭。好险啊!女儿险些就永远的离开自己了。

  一想到这些,雪傲天的心就难以遏制的抽搐起来。

  “谁,是谁说的这些话……”天儿的声音和她的身体都在轻微的颤抖着,美眸中充满了不可思议,她没有注意到竟然有人敢对父亲说这句话,只是完全震撼于自己的心思被猜的通通透透。

  雪傲天眼神阴晴不定的看着女儿,喃喃地道:“你真的要抛弃爸爸而去么?”

  天儿凄然道:“原本的天儿,真的好快乐,哪怕当初的离家出走,更多的也只是和爸爸赌气,赌气爸爸都不问问我的意见就定了我和古大哥的婚事,也并不是完全不喜欢古大哥。如果那时候,一切循序渐进的话,或许就不会有后来发生的一切。离开家,我遇到了他,数年相处,我的心渐渐沉沦。或许,他不是最优秀的,可是,天儿心中却已经容不下他之外的其他人。爸爸,我的性格难道您还不知道么?如果不是我的心已经给了他,又怎么可能将自己最宝贵的身子也给了他呢?爸爸,你真的还爱天儿么?”

  说到这里,她已是泣不成声。

  雪傲天猛然一伸手,用力的将女儿搂入自己怀中,仿佛不这样做,下一刻女儿就会从自己眼前消失似的。身为天下第一强者,拥有着至高无上天神级修为的他,此时此刻,心中竟然产生出了恐慌的情绪。在这一刹那,雪傲天突然发现,和女儿相比,似乎其他的一切都已经变得不重要了似的。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