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人间地狱

所属目录: 天珠变    发布时间:2014-04-13    作者:紫金彩票

  上一次,面对周维清那一脚的时候,他能够用壮士断腕的方式祛除体内三种能量剧毒。可这次不一样啊!被侵蚀的是他的手,他的能力都在这一手剑法上,真的壮士断腕,他就再也不是天下第一杀手了。也就是这片刻的犹豫,那股能量已经稳定地前进到了他接近肩膀的位置。

  也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清朗却带着寒意的声音响起,“既然来了,就留下吧。”

  一股强横无比的天力几乎是毫无预兆的出现在他身前,一只银色大手直接抓向他的脖子处。

  只是对方一出现,这天王级刺客就骇然判断出,这竟然也是一位天王级强者。

  在这个时候,他已经再不敢有半分犹豫了,没法使用自己最擅长的武器,如果再留在这里,绝对是必死无疑。赶忙催动体内天力,双脚点地,向后飞退。

  而且,在这个时候他心中也是暗自一喜,因为蔓延到肩膀处的奇异能量停了下来,而且渐渐由要消散的意思。只要保住手臂,下次就还有再来的机会。

  细剑上的银舟色光芒也悄然消失了,化为八道黑光分解不见。

  这突然出现的天王级强者自然是断天浪,他怎能让对手这么轻易走脱呢?那银色大手在空中骤然爆烈,化为一道道银色光丝,居然就那么凝聚而成一个巨大的银色囚笼,将天王级刺客笼罩其中。

  此时的断天浪,一身恨天无把套装,为这套套装的制作者,龙释涯都有,他又怎么会没有呢?所以说,神师绝对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强者之一。浩渺宫最令人忌惮的力量中就包括那三位神师在内。

  一层庞大的银色光芒骤然爆发而出,瞬间化为一个巨大的光罩,将那天王级刺客笼罩在内。

  正是空间封锁。

  这个技能周维清也有,但和断天浪比起来,他施展的空间封锁就太过小儿科了。

  断天浪这空间封锁足足笼罩了几十平方米,而且其强韧程度极其恐怖。就算是那天王级刺客一头撞上去,在没有了他那黑色细剑的情况下也只能反弹而回。

  恐怖的力量瞬间爆发,断天浪手持八棱梅花亮银锤强横无比地冲了上去,最为恐怖的是他那空间封锁在飞速收缩。

  断天浪何等实力,他的修为早就达到天王级巅峰多年了,只是今生无望突破天帝级而已。加上一整套的传奇套装此时他的力量已经增幅到了一个极其恐怖的程度。通过周维清等人的描述再加上刚才的观察,他自然看得出,这天王级刺客最擅长的就是速度和攻击。

  按照周维清原本的计划,是故意露出破绽给这天王级刺客机会的,毕竟,对方并不知道在他这边还有一位天王级强者。

  只是周维清没想到他那炼狱天使一下玩大发了,弄的他和天儿都暂时失去了战斗力,一下子消耗巨大。否则的话周维清三人要是联手凭借圣力发动技能,可就不只是让这天委级刺客仅仅失去细剑一段时间而已了。

  不过,他们也并不清楚断天浪的实力,此时,这位平时十分温和的神师真正爆发出来,其实力之恐怖,远非那名能力十分不平衡的天王级刺客所能比拟。

  黑色细剑虽然重新回归了,但是这位天王级刺客暂时还无法使用。那八珠组合凝形剑不是随便就能够应用的,他的右手被之前上官雪儿剑中的圣力封印了,暂时联系不上体珠,因此一时半会儿还无法释放出来。而断天浪的攻击却已经到了凭借着空间封锁的强大作用,两人之间所能闪转腾挪的范围迅速收缩。断天浪攻击天王级刺客闪躲,两人就在这狭小的空间内飞速交手起来,为了不让自己被完全限制住,那位天王级刺客不得不尽可能多的释放出自己的天力,让空间封锁不能收缩的太过厉害。

  他现在也是心中暗暗叫苦,断天浪那对锤子他根本就不敢去碰触,他那敏锐的感知告诉他,眼前这位天王级强者的实力,就算是他全盛时期如果正面硬拼的话也绝不是对手。无论是恨天无把套装还是恨地无环套装,都是追求力量的极致,本身说是多重组合凝形装备也没什么错,只不过要更加强大。面对那重锤,虽然双方都是天王级,但只要这天王级刺客被沾上一点,恐怕就会立刻重伤,全套的传奇套装,有着极其恐怖的威力。因此他现在只能想尽办法闪躲,等待自己的细剑能够再次使用,或者是眼前这空间封锁时间到达,才有逃出去的机会。

  城头上发生的一切只是电光火石之间就已经进入了两大天王级强者的缠斗,而此时此刻,那复活后炼狱天使带来的数百个巨大的紫黑色气泡也已经悄然落地。

  这些紫黑色气泡就像是长了眼睛一般,完全是分散飞出的,最先倒霉的,是一座巨大的箭楼。

  这种箭楼下面有着木质的轱辘,所有材料都是克雷西三个师团带过来然后利用之前三天时间组装起来的。箭楼高达二十米,几乎与弦月城城墙持平了,上面可以同时容纳三十名弓箭手,用来在攻城的时候与敌人对射。

  当然,对于无双战士们来说,这些攻城器械中,最没用的就是这几个箭楼。但是,这些箭楼因为高度的缘故,最先受到那从天而降的紫黑色气泡“照顾”。

  哧——,一个紫黑色气泡落在箭楼上,发出一声奇异的嘶鸣,就像是做饭的时候油锅热了,却向里面倒了一瓢凉水似的。

  恐惧的一幕也就在这瞬间上演,箭楼上的三十名弓箭手加上十名负责保护他们的盾牌手,根本连惨叫都没能发出,就在那诡异的声音中凭空消失了。

  人们能够看到的,就是一抹紫黑色瞬间从天而降,蔓延而下,整个箭楼也随之消失。而当这些紫黑色光芒落在地面上之后,就像是从天而降的浪涛一般瞬间向外扑击而出,蔓延了至少数十米才渐渐淡化。而在这数十米范围内的所有活人却在这扑击之中也如同家楼顶端那几十人一样,消失不见。

  克雷西这三个师团中有一个是来自于百达帝国的,自然不可能没有天珠师和弓箭手。一时间,在阵阵惊喝之声中,众多光华伴随着箭雨升空。

  箭矢是没有任何作用的,还未接触到那紫黑色光球就融化了,而那些由御珠师释放出的光华,与紫黑色光球碰撞后,带来的却是更加恐怖的局面。

  那一个个如同气泡般的紫黑色光球确实是被他们打破了。但是破了之后呢?却像是一场酣畅淋漓的大雨从天而降,这雨,也是紫黑色的。

  什么是人间地狱?城头上的天弓帝国一方是真的见识到了,那一个个紫黑色光球带来的恐怖破坏力,令他们几乎连呼吸都有些停顿下来。

  没有任何一个敌人的技能能够阻挡这些紫黑色光球发挥出它们应有的作用。每一个光球落地,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气泡破开一般,奔涌的紫黑色光晕四散纷飞,而所有沾染到这份紫黑色的人,无论是什么兵种,还是攻城器械,完全都会被它们所同化。

  紫黑色光芒所过之处,甚至连打扫战场都不用了,就连大地,都被它们溶出一个个巨大的深坑。

  从城头上看去,眼前呈现出的这一切实在是太壮观了,所有的紫黑色气泡落地之后,地面上就像是岩浆奔涌一般,前方的所有攻城器械,根本没能发挥出它们应有的作用,就已经一扫而光。包括那五十辆冲车在内,竟然没能剩下分毫。大地上只是留下了一个个巨大的深坑而已。

  后面的重骑兵和重步兵相对来说就要幸运的多了,至少他们距离还比较远,而周维清所复活的炼狱天使也只能保持三秒时间的进攻,因此,落入他们阵营中的紫黑色气泡只有十余个而已。

  可就是这十余个紫黑色气泡的爆炸,却令那两个营的重骑兵,两个营的重步兵被硬生生的融掉了三分之一。

  没有什么剧烈的轰鸣,这整个攻击过程,就像是被一大蓬岩浆浇过了一般。至少超过三千名克雷西士兵,加上他们所有的攻城器械,就这么凭空消失了。连渣子都没有留下。

  无论克雷西一方此次领军的统帅有多么优秀,在他遇到眼前这样的情况时,恐怕也要无比震骇吧。

  这简直就是不可抗力。根本没人能够预料到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这还是在攻城阵容中攻城器械占据了很大面积,攻城士兵不算太过密集。还造成了如此巨大的损失。如果是三万人全力攻城呢?恐怕刚才那一下,就能令攻城部队锐减五千以上吧。

  所有人都看傻了,也包括那两位始作俑者。

  周维清和天儿在上官雪儿的搀扶下也在城头上看到了外面发生的一切。除了无语之外,他们已经无法用任何其他话语来形容这一切了。不过,他们付出的代价也是巨大的。除了圣力只剩余体内能够维持小漩涡的十滴之外,体内其他一切能量荡然无存,也包括他们刚刚练回来的天力,连一丝都没剩下,和上次修炼圣力时一样。没有二十天以上的时间,他们是不可能恢复巅峰状态了。

  可就算是这样,那炼狱天使所造成的一切还是令他们心中充满了深深的震撼,或许,刚才的杀戮并不血腥,但是,却要比血腥的杀戮更加恐怖。

  上官雪儿呆呆地道:“这、这是怎样的威力?恐怕就是天王级强者释放出一个范围型技能,也不可能造成这么巨大的伤害吧。维清,你、你们,这太可怕了。”

  周维清苦笑道:“别问我,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不是我干的,我只是想破坏一部分攻城器械而已。”

  天儿红唇微张,同样也是一脸无语,她现在根本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

  大陆上,严禁天帝级强者参与到国家之间的战争,就是为了避免刚才这种情况出现。可他们是什么?他们是天帝级强者么?一个六珠加上一个七珠而已啊!

  是圣力,是圣力引发的这一切。在之前的修炼中,虽然他们三人也都知道这圣力有着不少妙用。可此时此刻,他们才真正明白四大圣属性融合之后能够带来的力量有多么强大。

  周维清可以肯定如果他能够凝聚圣丹,再来施展刚才的炼狱天使这个技能,凭借他自己之力,就至少能让炼狱天使复活一分钟以上的时间。

  三秒就造成了这样的伤害,如果炼狱天使能够持续一分钟时间的攻击,恐怕外面这些克雷西士兵会一个不剩。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湮灭。

  可怕的圣力,这是何等恐怖的力量啊!面面相觑之下,周维清三人却都心有灵犀的下定决心,今后绝不能轻易动用这种能力了,否则的话,过早暴露会给他们带来巨大的麻烦。天儿和上官雪儿还好一些,她们背后有着圣地的支持,可周维清却不行他现在才刚刚起步而已,在这个时候,最怕的就是遇到那种一巴掌就能将他拍死的恐怖力量。譬如五大圣地。

  周维清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我不知道是应该哭还是应该笑了。不过,恐怕克雷西人要被我们吓破胆了。”

  他这边话音未落,另一边,克雷面前突的军队已经如同潮水般褪去。速度之快,至少是他们之前前进时的数倍。

  面对刚才炼狱天使这种不可抗力的恐怖攻击只要是稍微有点见识的御珠师就会猜测,这是天帝级强者造成的异象啊!而大陆上任何一位天帝级强者如果涉及到人类之间的战争,先不说有多么禁忌,但那毁灭性的力量绝对非普通军队所能抗衡。不退下去,难道等死么?

  城头上天弓帝国的战士们都看傻了,无双战士们都不例外。虽然无双战士们也知道他们这位老大很强,但也没想到竟然能够强到这种程度。他们可是亲眼看着周维清施展技能的,而技能过处下面就是一片人间炼狱。如果说之前那些新兵还因为敌人的强大而紧张。那么,在这个时候,他们心中却只有震撼。

  这些普通士兵对天珠师的了解十分有限,因此,他们对周维清的信心就更是盲目。在他们看来只要这位强大的师团长再来几次这样的攻击,那三万敌人根本就不可能越雷池一步。

  在短暂的呆滞后,天弓帝国一方的士气宛如井喷一般爆发出来,欢呼声如同潮水暴涨一般响起。这一战,根本就没用他们出手就已经赢了。

  城头上两大天王级强者的战斗也已经进入了尾声。神师断天浪强横的实力压迫的那天王级刺客捉襟见肘。

  实际上,就算是没有之前上官雪儿的出手,这名刺客的整体实力也不可能与身为神师的断天浪相比。而现在,更是让断天浪省了不少事。

  “恨、天、无、把。”面对敌人的不断闪避,断天浪也懒得再和他纠缠了,身为神师,他对凝形装备的感知是最为敏锐的,他能感受到对方那柄黑剑即将能够使用。懒得再多费手脚,直接释放出了传奇套装的强大技能。

  恨天无把不只是套装的名字,也是这套装所赋予技能的名字。只见断天浪双手战锤同时高举,然后狠狠地凭空向下一拉。

  恐怖的一幕出现了,城头上正在欢呼着的天弓帝国十兵们,突然感觉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压抑感骤然爆发。这股压抑感之强大,甚至还要超过之前周维清在使用圣力催动炼狱天使的时候。

  每个人都有种感觉,就是天塌了。

  是的,在那一瞬间,天空仿佛下坠了些许,而整个空气都随之出现了一连串的爆鸣声。城头上包括上官雪儿这等强者在内,所有人都不自觉的在这恐怖的压力下跌倒在地,就连城墙都剧烈地晃动了一下。

  要知道,断天浪在释放套装技能的时候,完全是针对被自己空间封锁住的那天王级刺客,外面这些余波已经是他尽量控制下的产物。

  噗的一声,那原本不断闪避的天王级刺客如同遭受了雷击一般,全身上下就像是被塌下来的天空狠狠地砸了一下似的,他的身体上,能够明显听到令人牙酸的骨骼破碎声。在那一刹那,他体内的天力也是近乎超负荷的完全爆发而出,硬生生的撑破了断天浪的空间封锁。

  可惜的是,这一切都已经太晚了。传奇套装的套装技能,又岂是他所能承受的?哪怕他有黑剑在手,都必将重创,更何况是被压制到了如此地步。

  那天王级刺客的身体被强行压制在地面上,整个人甚至都已经陷入了坚硬的花岗岩之中。断天浪冷笑一声,手中战锤再次挥动。噗哧一声,那天王级刺客的身体已经在八棱梅花亮银锤恐怖的力量下化为了肉泥。

  周维清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忍不住问道:“师叔,您真的能把天都拉下来么?”身为力之一脉的传人,恨地无环套装的拥有者,没有人比他刚才的感受更深刻。

  看上去,断天浪刚才那制胜一击像是空间属性的攻击,可周维清却很清楚,那根本就不是任何属性,而是最为纯粹的力量,无比恐怖的力量。所以,他才有此一问。

  断天浪微微一笑,干掉一名天王级强者,他的气息也有些不匀,毕竟,他的身体状态并不是太好。

  “天当然不可能真的被拉下来。但我们这恨天无把的效果,却能模拟出天塌的样子。这个技能可以是单体攻击,也可以是范围攻击。如果我刚才将这个技能用在外面的克雷西人身上,我所在的位置又在他们的中心。那么,造成的破坏力只会比你那炼狱天使更大。这个技能其实并不需要一定要集齐我们的传奇套装,但却要求有绝对的力量,真像是拉下天空一样。因此,除了我们的恨天无把、恨地无环套装,也没有别的什么情况下能够做到了。等你的恨地无环套装集齐九件,这个技能你也能够使用,如果是十件的话,除了能够令天塌,你还能够令地陷。天塌地陷之下,就算是与那浩渺无极套装相比,应该也不会逊色多少了。”

  以前因为周维清的修为还差的很远,对于这些,断天浪都没怎么跟他解说过。但刚才那恐怖的炼狱天使,却让断天浪看到了周维清已经完全不能用等级来评价的强大实力。

  他虽然不知道刚才周维清是如何做到的,但那炼狱天使的威力,连他也无比惊心。当然,他也不会去问周维清那炼狱天使的奥妙所在,他毕竟不是周维清的老师,而且,这种秘法对于任何天珠师来说,必定都是最大的秘密。以他的身份地位,怎么会随意打探呢?

  “老大,敌人退了,我们咋办?”磊子在一旁越发恭敬地向周维清问道。

  刚才的炼狱天使可以说是征服了所有人,在众人眼中的周维清,已经上升到了另一个高度。

  周维清瞥了他一眼,道:“还能怎么办?继续守城。不过,估计克雷西人是不敢轻易到来了。我先回城主府,你们也不能因为刚才的暂时胜利而有所大意,城门继续封闭。”

  “是。”所有人恭敬答到。林天熬从上官雪儿手上接过周维清,搀扶着他,上官雪儿则搀扶着天儿,与断天浪一起下城而去。以断天浪的身份,是不可能帮助周维清进行战争的。

  林天熬搀着周维清,才更能深刻地感受到他此时的虚弱,周维清的身体状态差到了极致,体内所有的能量似乎都被掏空了,身体软绵绵的,所有重量都挂在林天熬身上。

  不过,身体虽然虚弱,但周维清现在的情绪却是相当愉悦的,两大难题同时解决掉,复国之路再次被铺平了许多。

  断天浪没有返回自己的住处,而是护送着周维清他们一直回到城主府内。此时周维清和天儿体内天力的枯竭,甚至已经不能让他们自行修炼了。只能身体对天地元力吸收自行慢慢恢复一些才行。三天内想要动手是不可能了。

  “维清,恐怕不久后你就要面临一些麻烦了,你必须要在心里有所准备。”断天浪眉头微皱着说道。

  周维清愣了一下,心中大为警惕地问道:“什么麻烦?”连自己这位修为不逊色于普通天帝的师叔都说自己会遇到麻烦,可见这麻烦绝对小不了。

  断天浪叹息一声,道:“你刚才不应该施展那技能啊!一下杀掉那么多人,有伤天和。而且,你刚才那技能的杀伤力,甚至能够和天帝级初阶强者的范围型技能相比了。只要那些克雷西人不是傻子,必定会将这个消息传出去。因此,必定会引起一些天帝级以上的强者前来查看。曾经的天帝公约,强行限制所有天帝级以上强者是绝对不能出现在战场上的,就算是天王级强者都被限制不能使用范围技能。在这个方面,就算是你老师那样的自负,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违。”

  周维清悚然动容,道:“会有天帝级强者来找麻烦?”

  断天浪摇了摇头,道:“那倒也不一定。天帝级以上修为的强者,哪个不是如同闲云野鹤一般要不就是属于几大圣地。在五大圣地中,雪神山和天邪教显然是不会来找你麻烦的。浩渺宫知道你在这里,也不会有问题。至于有情谷和血红狱,只要不是闲的没事干,应该也不会来。因此,按照我正常情况你将会面临来自几大圣地的警告,而不会有实际行动。但如果今天出现的事情再次出现的话,恐怕浩渺宫都会对你有所行动了。”

  周维清一脸苦笑地道:“可是我并不是什么天帝级强者啊!”

  断天浪瞥了他一眼,道:“傻小子,不少人都知道你身边有你老师在。龙胖子又有黑暗属性。这东西你能说的清楚么?你说不是他动的手,谁信啊!再说了,如果他们知道是你动的手反而更加麻烦。一个能让六珠、七珠修为天珠师联手释放出天帝级技能的秘法,你说说会对多少人有吸引力?到时候,就算是你们逃到雪神山或者是浩渺宫去,有人都不会放过你们。”

  周维清眉头等皱道:“师叔,那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断天浪道:“低调。绝不能再继续使用那样的秘法出现在战场上了。我想,不出十天,就会有警告到来。那时候你只要低调回应就好,反正他们也认为是你老师出手的,那你索性就把屎盆子扣在龙胖子头上。然后表示你老师已经离去,不会再帮你参与战争了。总的来说,情况还不算太坏,至少这次你们的出手让那克雷西三个师团在十天内不敢动弹。时间消耗的差不多,等他们再次动手的时候,援军应该也到了。”

  周维清略微松了口气,嘿嘿笑道:“只要不是有天帝级强者找上门就好,可怜老师啊!这是躺着也中枪啊!希望他老人家回来不要揍我才好。”

  断天浪哈哈一笑道:“他把你当成心肝宝贝似的,能舍得揍你?好了,我回去了,这把老骨头好久没动过手,还真有些倦了。”

  断天浪走了,房间内只剩下上官雪儿、天儿和同维诸三人。

  上官雪儿将门关上后,才长吁口气,道:“真没想到,这圣力的威力居然这么强。那瞬间的增幅好吓人。维清,你那炼狱天使是怎么回事?”

  周维清将之前自己释放炼狱天使的过程简单的说了一遍。听了他的话,二女眼中的光芒顿时变得更加震骇了。

  “技能、技能竟然复活了?”哪怕是最为见多识广的浩渺宫中出身,上官雪儿也从未听说过如此奇异的情况。技能竟然能够复活,这是她根本无法想象的。

  周维清眼中闪过一偻睿智的光彩,“这应该是圣力的另一种作用。四大圣属性融合之后才拥有的圣力,无疑是这个世界上最为强大的力量。它能够产生怎样的效果我都不会感到奇怪。幸好师叔的实力远超我预料,要不然今天因为这圣力的突变,我们还真是很难留住那天王级刺客了。那家伙终于死了,我也可以松口气了。至少不需要再担心有人在一旁偷袭。”

  天儿道:“那你也要提高警惕,人家能派一个刺客来,难道就不能派第二个么?”

  周维清呵呵笑道,“那就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让他们来吧。好了,先不说这些,雪儿,你帮助我们催动一下天力吧。这一次的威势固然是有了,但这消耗也实在是太恐怖了。我现在虚弱的连抬手都费劲。”

  接下来的几天,周维清和天儿一直都处于恢复元气状态之中。他与天儿的身体情况比他之前想象的要好上很多。在上官雪儿的帮助下,他们的天力恢复速度并不算慢。而周维清也肯定的知道,这也是因为自己和天儿那最后维持自身小圣力漩涡的那部分圣力没有消耗掉。否则的话,恐怕他们之前所凝聚的圣力就全都要从头再来了,到了那种情况,恐怕没有三个月的时间都恢复不过来。

  克雷西军队并没有撤走,只是退后到三十里外重新驻扎了营地。当周维清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就知道师叔判断的是正确的。克雷西一定会将之前炼狱天使的毁灭性散发出去,让人来制约自己,或者说是制约那莫须有的天帝级强者。他们并不甘心就这么失败。

  那就让他们等下去好了,时间过去的越多,对自己却是越有利的。克雷西人不急,周维清自然就更不急了。

  时间到了第八天的时候,浩渺宫的信到了,当然,并不是直接给周维清,而是给了上官雪儿。其中很明确的询问了这边发生的事情。

  周维清早就打好了草稿,回信时很简单,在信中,他告诉浩渺宫,因为自己在战争中,先后两次遭遇到天王级刺客的袭击,并且将那天王级刺客的情况详细地说明了一下。然后由此导致自己的老师大怒之下,一时没忍住出手了。老师自知违背了大陆的规则,所以已经离去,同样的事情不会再发生了。

  周维清这份回答可以说是天衣无缝,熟悉龙释涯的人都知道这个胖子有多么护短,发生这种事是很正常的。

  接下来,有情谷的询问是第二个到的。自然是同样的回答。然后是血红狱,血红狱的措辞就要严厉的多了,上面声称,如果再有这种情况出现,血红狱将亲自派遣强者参与其中。

  至于雪神山和天邪教的质问却是根本就没来,但就在血红狱的质问到来后的第二天,克雷西军队就开始有所动静了。

  这一次,他们没有再向上次那样正面强攻,而是从远处就缓缓绕开,朝着弦月城围了上来。

  而也就在他们围上来的同时,远处地平线上,竟然又出现了两个师团的兵力。

  由于之前克雷西三个师团在外面,他们对弦月城内对外的侦查作出了极为严密的封锁,无双师团本来人就不多,自然不敢冒险冲出去。这克雷西竟然又调派了两个师团过来。很显然,周维清那天的出手不但没有吓到他们,反而令他们产生了强烈的危机感,务必要在这股势力没有发展起来之前将其彻底毁灭。这倒是周维清没想到的了。

  之前三个师团还剩余两万七千左右的兵力,再加上两个生力军师团,这股战斗力已经几乎相当于原属克雷西帝国接近三分之二的兵力了。

  而且,这后来的两个师团,又带来了一批攻城器械,数量虽然不如第一次那么多,但也是相当可观的。

  站在城头,利用十天时间,天力已经基本恢复,但圣力却因为没有足够天力支持只是恢复了一半的周维清忍不住骂了一句,“这些克雷西人疯了么?我们才七百人,他们却派来了接近五万人。”就算他对自己的无双师团再有底气,面对如此悬殊的兵力差距,也是不禁心中没底。

  外面行动起来的克雷西大军一点都不急于进攻,似乎弦月城本身就是它们嘴边上的肉,随时都能一口吞下去似的。

  接近五万大军,围上弦月城这么一座不算太大的城市已经是足够了。远处散开的阵型逐渐合拢,再配上新来的两个师团兵力,在很近的距离内,将弦月城围了个水泄不通。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