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血战弦月

所属目录: 天珠变    发布时间:2014-04-13    作者:紫金彩票

  这样的掷矛最大的好处就在干,哪怕你不用多少力量,伴随着它们自身重量以及尾翼的作用,其向下的穿透力也是相当恐怖的。

  当初研究出这种掷矛,目的就是尽可能节省无双空军的天力。毕竟他们都是御珠师,天力修为不算太强,维持着凝形双翼对他们来说已经是不小的消耗了。有了这种掷矛,就能在保证杀伤的前提下,给他们尽可能的减少天力方面的负担。

  此时,那一大片黑点正是大蓬的掷矛从天而降,而他们的目标这是只有一个,那就是克雷西军前方的重步兵和重骑兵。

  重步兵下意识的抬起自己手中的塔盾,重骑兵的防御就要差了一些,只有左手上的小圆盾了。

  从五百码高空向下扔掷矛可不能和射箭相比,想要取准就难的很了,但架不住数量多啊!两百根掷矛抛洒而下,敌人的阵型又是那么严整,想不命中都不行。

  噗噗噗噗……,一连串刺耳且惊心动魄的声音,伴随着惨叫声此起彼伏响起。

  重步兵还好一点,面对这种强力的掷矛,他们的塔盾还能勉强抵挡,虽然掷矛能够穿透他们的塔盾,但力量也就要小的多了,而且也只是前段的钛合金尖刺能够勉强穿透而已,只要不是倒霉的正好在头顶上方,被直接刺破了头,至少还没有生命危险。

  但那些重骑兵可就倒霉了。他们手中的小圆盾怎么可能抵挡得住这从五百码高空坠落而下的掷矛啊!一蓬蓬血雾不断从马背上暴起,有的甚至是连人带马直接被掷矛刺穿。

  他们身上的甲胄在这重量超过二十斤,从五百码而下的恐怖掷矛面前,就像纸糊的一般,根本没有太大作用。

  每一名无双空军身上都带着六根掷矛,这一连串的掷矛雨下来,重步兵方面倒下了几十个,重骑兵却近乎全军覆没。

  而且,为了这场战争,周维清准备了太长的时间,又怎可能只是每个人带着六根掷矛呢?二百名无双空军身上,至少有十个储物戒指,而在这些储物戒指里,同样囤积了大量的掷矛,还有两千多根。

  不需要交给其他战士,只需要从储物戒指中将这些掷矛抛落,它们就能自行垂直向下。发挥出最恐怖的穿刺效果。

  周维清漂浮在空中,他是最忙碌的一个,在他身边,专门有一名无双空军将掷矛递给他。而那被干掉的几十名重步兵,几乎都是出自他手。他也不需要使用天力,只是凭借着强横无比的力量加上准确性,塔盾能挡得住才怪。

  克雷西大军前行不足两百码的过程中,他们那两个营的重骑兵已经是荡然无存。重步兵也是损失了近百人。

  周维清没有让其他人再浪费掷矛,让他们将剩余的掷矛全都送给了后面阵容密集的克雷西步兵之中。而他自己也又是带走了数量相当不少的重步兵后,立刻带着无双空军回返城头。

  欢呼声宛如火山爆发一般在弦月城城头上响起,这一阵,至少有超过两千克雷西士兵殒命,其中数量最多的就是造价无比昂贵的重骑兵。可想而知,现在克雷西那边统帅的脸色有多么难看了。

  “老大,再让我们上吧。哪怕是带些石头上去,也能砸的他们人仰马翻。”一名无双战士兴奋的说道。

  周维清心中一动,道:“不行,你们天力不够,负重太大对自身消耗太严重。赶快恢复天力,给我找准了对方推动攻城器械的士兵射。务必要将他们阻挡在五百码之外。”

  无双师团最精锐的就是这第一大队,第一大队的士兵在五百码到八百码这个距离,绝对可以做到箭无虚发。周维清在布置完这个命令后,立刻找了两颗巨大的雷石,再次冲天而起。

  滚木雷石原本就是准备对付敌人攻城时候使用的。周维清得到那名无双战士的提醒,带着两块巨石上天。他的目标当然是那些投石车了。

  在下面克雷西士兵呆呆的注视下,两具投石车,就这么被巨石砸毁。要知道,他们一共也只有八架投石车而已。

  不过,等周维清第二次再上天的时候就没有这样的机会了,克雷西一方的强者也不是吃干饭的,更何况这些人根本就不属于克雷西帝国,而是百达帝国而来。空中坠落的巨石被他们拦了下来,保住了投石车。

  回返城头,周维清一点都没有因为刚才的战绩而有所兴奋。因为他知道,这才只是刚刚开始而已,己方的底牌已经一张张都翻了出来,而敌人的进攻却才刚刚开始。

  正面的克雷西大军至少有两万人之多,面对这么一座小城,一旦攻击城头开始,那么,必将如同潮水一般。而且,那撞城车如果外了,弦月城脆弱的城门又能阻挡住多久呢?

  来吧,周维清在心中狠狠地喊了一声,此时此刻,他心中回想起了克雷西侵略自己祖国,令父亲不得不以死相拼。他的双眸渐渐红了起来。真正的战争,从这一刻终于开始了。

  无双神箭手们的威力开始展现。他们专找那些推动攻城器械的士兵发射,不需要凝形弓,只是他们人手一张的硬弓,就射的那些攻城器械前进速度大为降低。

  不过,克雷西一方也是很快反应过来,他们剩余的重步兵还有一千出头,立刻上前,以塔盾护住那些推动攻城器械的士兵。令那些攻城器械依旧能够缓慢前行。

  视线中能够看到,至少有五十架云梯已经在攻城器械后面准备好了。一旦进入二百码范围,真正的攻势即将开始。

  “用凝形弓,给我射。”周维清怒喝一声,敌人已经进入到五百码范围内了,在这个时候,该是亮出底牌的时间了。一定要尽可能阻挡那些攻城器械才行。

  无双战士们再次展现出了他们强横的实力,一张张凝形弓在城头闪耀,刺耳的厉啸声成片的爆发。

  重步兵的塔盾确实防御力惊人,哪怕是带有爆破效果的凝形弓,都无法一下将其轰破。但是,这爆破效果的爆炸力也是相当惊人的,将他们炸飞却是毫无问题。

  一时间,最前面的重步兵压力大增,拥有爆破效果的箭矢轰的他们鸡飞狗跳。更何况,在无双神箭手中,还有拥有穿刺特性的凝形弓。这种凝形弓射出的羽箭就不是塔盾所能阻挡的了。

  原本克雷西一方最坚固的防线顿时遭到了近乎毁灭性的破坏,在无双战士们不惜大量消耗天力的情况下,一千多重步兵终于在将克雷西进攻阵型推进到三百码范围的时候,彻底瓦解了。

  三百码,克雷西的攻击终于落上了弦月城城头。大量的箭矢从下方抛洒而上,在这种大规模的战争中,能够向无双战士们这样取准的弓箭手可没有多少。但克雷西一方却胜在数量够多。

  大片的羽箭挥洒而上,无双弓箭手和无双重骑兵自然不怕,他们有着坚固的甲胄。但是普通士兵却已经开始出现了伤亡。虽然他们大多数也有盾牌。但毕竟是新兵啊!面对这样的战争,又怎么可能不出现惊慌呢?

  轰轰轰轰——,城头上的守城重弩又一次爆发出了它们的恐怖,一辆辆冲车的防御被这些守城重弩撕的粉碎,虽然不能像周维清那样连带着冲车内的士兵全部毁灭,但凡是被守城重弩命中的冲车,里面的士兵也是死伤惨重。

  五十辆冲车,能够真正冲到三百码范围的,只剩余二十多辆而已。可见弦月城的守护是多么强悍了。

  但是,到了这个时候,周维清手中的绝大部分底牌也都已经亮了出来。投石车还有六架,距离也越来越近了。敌军剩余的攻城器械也是一样。

  尤其是那巨大的撞城车,那玩意儿体积太大了,周维清刚才尝试过用一块儿巨石去砸,砸上去的效果都不大。想要将其毁灭并不容易。而在这个时候,周维清自己也不敢浪费太多天力,那些克雷西强者可不是吃素的,他们就在等待攻城开始的时候冲上来呢,而自己这边,只亦林天熬和小炎,可以说,绝大部分敌人都必须要依靠他来阻挡。

  因此,站在城头上,周维清只能不断地用霸王弓去点射那些重步兵。在这么近的距离下,他的弓箭可就不是那么容易抵挡得了。

  不只是那些重步兵要遭殃,就连那些克雷西强者数次想要冲上来,都被周维清的霸王弓给射了回去。

  战斗到了这个时候,已经无限接近于最为残酷的白刃战了。不止正面如此,弦月城的其他三个方向,也都同样面临着敌人疯狂而凶猛的攻击。

  此时的弦月城,周维清复国的第一站,宛如风雨飘摇一般,在五万克雷西大军的倾轧之下,随时都有覆灭的可能。

  近了,越来越近了,一辆辆冲车率先进入二百码范围,而那些早已经准备好的投石车也来了。

  轰轰轰轰轰轰——

  六架投石车,几乎是同时发出了它们的怒吼声。这些投石车抛洒的可不是一块儿石头,每一架投石车上面,都装有六块儿磨盘大小的石块儿,抛洒出来,四散纷飞,却都是朝着一个力向。这样的石头从二百码距离抛出,就算是重骑兵都要被砸成重伤。

  投石车最大的缺点就是准确性不够,这第一次抛洒石块儿,倒是有大部分都砸在了城墙上。发出一阵阵轰鸣。但是,哪怕只是小部分落上城头,却依旧带走了七八名普通士兵的生命。

  无双重骑兵们在这个时候就展现出了他们强横的一面,投石车的石头对他们威胁是最小的,手中的狼牙棒或者是重斧挥舞之中,巨大的石块儿只会被他们直接轰碎。

  日你妹啊!周维清心中怒骂一声,身上蓝紫色光芒大放,只是这次的一箭却并不是射向固定目标,而是射入空中。顿时,伴随着一连串的雷鸣声,大片的闪电从天而降,将那六架投石车完全笼罩在内,投石车周围负责装填的克雷西士兵顿时倒了一片。

  千雷闪。

  这个技能的破坏力不强,不足以毁坏投石车,但电的那些克雷西士兵生活不能自理却还是能够做到的。周维清无奈之下,只能用这种方式来减缓投石车的攻击了。

  但是进入二百码之后,克雷西大军已经开始了冲锋,无双弓箭手们再强,也只有二百人而已,面对数千人的集团冲锋,他们也只能解决其中的一部份。眼看着克雷西大军就已经冲到城下了。

  一架架云梯被抬了过来,撞城车在后面缓慢但却稳定地推进着。

  周维清第一次感受到了战场的恐怖,他一个人个体的实力再强,也不可能顾及全场,延缓了投石车那边的攻击,撞城车就前进了。凭借千雷闪延缓了撞城车这边的攻击投石车那边却又开始装填了。深吸口气,浓烈的紫黑色光芒疯狂涌动,周维清爆喝一声身体飘飞而起。

  十天前,那曾经震撼全场,瞬间带走数千生命的紫黑色光彩再次出现,当那巨大六翼展开,虚幻光彩散发出铺天盖地的恐怖压力时。下方原本正冲向弦月城的克雷西士兵们都是呆滞了一下。

  紧接着,根本不顾任何命令,这些士兵们掉头就跑,四散分逃甚至连他们的云梯都不顾了,扔的到处都是。

  这却是周维清没有想到的了,这炼狱天使的威慑力,竟然强到了这种程度。

  进入这场大战后,周维清脸上第一次流露出了一抹笑意,只是,这笑意之中却充满了森然杀机。

  这一次,炼狱天使可没有半分复活的迹象了,没有圣力的注入它只是一个接近天神级的技能而已。浓烈的黑暗气息彭湃而出,在周维清六绝神芒阵的强大控制力作用下,这被他六位六芒星六角星技能之一的恐怖技能竟是完全依附在霸王弓上,化为一根紫黑色的羽箭。

  头顶上,虚幻的炼狱天使六翼猛然挥动,周维清霸王弓上的爆鸣也随之响起,刺耳的尖啸声中,长箭直指投石车那边。

  这一次,可没有克雷西强者来阻拦了。当他们看到周维清头顶上的炼狱天使时也被吓坏了。毕竟,这次施展的炼狱天使和上次施展时起手的动静都是差不多的,顾不得去疑惑为什么这守城的天弓帝国天帝级强者还敢冒大不违释放这种强度的技能,那些克雷西军队的强者跑的比谁都快,转眼间已经跑到队伍最后面去了。

  能够清楚地看到,此时此刻,所有克雷西帝国进攻的大军,都是如同潮水般褪去。是啊!谁愿意承受那恐怖的天地之威呢?

  连周维清自己也没想到他这炼狱天使的威慑力竟然达到了如此强力的程度,一时间不禁心中有些好笑,毫无疑问的,伴随着地方大军突然后撤,守城的压力顿时大减。

  轰——

  霸王弓所附带的爆破效果,令剧烈的爆炸声响起,紧接着,六架投石车就完全被一个个从地下涌出的紫黑色气泡所淹没了。恐怖的腐蚀性和破坏力,顷刻间将那六架巨大的投石车吞没的一干二净。也有少数一些逃得慢了些的克雷西士兵被随之吞噬。

  这一下,轮到克雷西帝国一方呆滞了。固然,周维清这个炼狱天使的威力也不小,笼罩的范围也是相当大的,不然也不可能一下吞噬掉六辆投石车。但是,有了那天那恐怖一幕留下的深刻印象,这一次的炼狱大使就真的是小巫见大巫了,复活的炼狱天使所带来那种毁天灭地的感觉根本没有再现。而此时,整个克雷西大军都已经跑出了三百码开外。

  这一下可把城头上的无双战士们乐坏了。一支支羽箭追着敌人的屁股射过去,克雷西士兵成片成片的倒下。

  从战斗开始到现在,正面这两万多克雷西士兵,至少已经有三千多永远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而天弓帝国一方伤亡总数不过几十人而已,这样的战损比恐怕也只有在攻城战役中才有出现的可能。

  克雷西人也不是傻子,在短暂的呆滞之后立刻反应了过来,是啊!已经收到了强烈质疑的天弓帝国一方怎么可能还敢释放那种恐怖的技能呢?一道道命令接踵而至,克雷西大军这才勉强掉转身形,重新朝着弦月城方向冲来。

  就是这么一退一进之间,至少让克雷西大军多扔下了一千具尸体,才冲到城下。无双弓箭手们都是神射手,奈何不得那些重步兵,难道还不能射后面的么?更何况还有那守城重弩,就这么会儿工夫,已经足够它们开合三、四次的,冲车的损耗大幅度增加,现在只剩下十几辆还是完好的了。

  但是,弦月城一方的优势也就到此为止了,攻城战开始。一架架云梯朝着城头上搭上来,下面的箭矢宛如飞煌一般蜂拥而上。

  虽然没有了投石车令城头上的压力减弱了许多,但敌人的攻击却依旧疯狂。

  重步兵已经完成了他们的使命,攻城自然不是他们擅长的,索性就缓慢后退,保护着其他克雷西士兵冲向弦月城。

  城上,早已经准备好的滚木雷石宛如大量的砸下,同样给克雷西士兵造成着极大的损失。但是,士兵也有优秀的,更何况其中还夹杂着一些强者,虽然有无双重骑兵不断推倒一架架云梯,但终究不可能兼顾整个城墙。

  而一旦有敌人冲上城头,无双弓箭手们的箭矢就再也来不及射出去了。无双战士的战斗力是毋庸置疑的,他们在让敌人付出了总量超过四千人的情况下,才被敌人攻上城头,这还是在对方有大量攻城器械的情况下。

  他们只有七百人啊,而正面和周维清一起战斗的只有两百五十人而已,就凭借这两百五十人的主力,硬是干掉了超过己身十倍的对手,他们是绝对可以引以为豪的。

  但是,敌人终究还是攻上来了。在这个时候,无双重骑兵们的恐怖战力就发挥了出来。

  五十名无双重骑兵在城头上几乎是每隔近百米才有一人,可一旦有敌人冲破封锁冲上城头,那么,迎接他们的,就是无双重骑兵毁灭性的打击。

  尤其是狂战族的战士在这个时候表现的更为突出,论破坏力,或许他们比乌金族战士要差一点,毕竟狼牙棒和战斧比起来,毁灭性方面没有那么直接。

  但是,狼牙棒的长度却不是战斧所能及的了,再加上这些传承有上古泰坦血脉的狂战族战士们一个个都有着极其惊人的臂展,哪怕是他们脚下不移动,手中一对超级狼牙棒能够照顾到的范围至少有十几平方米。只要有敌人勉强爬上城头,还没等有所动作,迎接他们的就是恐怖的巨力。

  从城下看最为恐怖,那些克雷西士兵们清楚地看到,他们那些刚刚攀登上城头的同伴,如同被撞城车正面撞中一般,身体从城头上暴射而出,起码飞出十几米后,才会向下望落。有的甚至直接在空中就变成碎肉了。

  无双重骑兵站在城头上,就如同战神一般,凭借着不断的移动,还有无双弓箭手们换成长矛后的帮助,一时间倒是也能勉强守住城头。但是,他们却已经没有余力去对城外的敌人发动攻击了。

  周维清在有敌人冲上城头的时候,也已经换掉了自己的武器。他的霸王弓虽然威力强大,但不被敌人攻上城头才是最为重要的。

  双子大力神锤入手,再加上他这一身恨地无环套装配上背后龙虎变双翼,哪里上来的敌人多,周维清就在哪里。所过之处,杀戮无数。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杀了多少人,眼前已经是一片血红。

  在任何战争中最恢到的都是白刃战,一目进入白刃战,那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更何况今天克雷西军队耗费了如此巨大的代价才能冲上城头,如果不能有所建树的话,那么,一旦退去下次再想冲上来,岂不是还要消耗如此巨大么?因此,后面的克雷西指挥官已经下了死命令,不惜一切代价,今天一定要攻克弦月城。

  战争中,周维清所展现出的战斗力绝对是恐怖的,没有人会相信他所作的一切是一名六珠修为天珠师所能做到的。

  可以说,整个正面城墙,单靠周维清一人就防御了三分之一的范围。他那双手中的双子大力神锤就像是炮台一般,大量的雷珠不断地喷吐而出,所过之处,必定能轰下一片敌人。

  凭借着六绝神芒阵,周维清完全能够长时间维持这样的输出,可是,克雷西人不会给他这样的机会,十几道人影,宛如风驰电掣一般冲上城头,目标直指周维清一人。他们都看得出周维清在天弓帝国的重要性,只要能够击杀了周维清,那么,这场战争的胜负就将再没有任何悬念。就算一时不能将他击杀,至少也不能让他将攻击倾泻在普通士兵身上。

  当这十几道身影出现在域头上的时候,弦月域正面的防御力陡增。原因很简单,参与攻城的已经不只是克雷西人,百达帝国那个师团在以克雷西人为炮灰冲到域下后,终于开始了进攻。

  尽管百达帝国这个师团也损失了重骑兵和大量的重步兵,但是,他们的步兵战斗力依旧是那些克雷西士兵远远无法比拟的。

  哪怕是最普通的轻装步兵,这些来自百达帝国的战士身上也有全套的皮甲和头盔,甚至在他们的左手手腕上还绑着一个小皮盾。这就让他们在战场上的生存能力大大的加强了。而且,百达帝国的将官,无不是御珠师的身份,中队长以上,至少要是两珠以上修为的体珠师才行。营长以上,则必须要是天珠师。

  在这些强者的带领下,无双师团遭受到的压力可想而知。

  首先就是那些新兵的损耗速度陡然增加,虽然新兵们在周维清一系列的激励下也是有些杀红了眼,他们更是没有退路。但是,他们毕竟是新兵,在战场上又能有多少战斗经脸呢?面对敌人的疯狂进攻,这些新兵往往是死的最快的。

  正面城墙上的新兵总数只有一千而已,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面对如同潮水般涌上的敌人,伤亡数字疯狂地激增着。只有跟随在无双战士们身边的一些新兵,才相对安全一些。

  而在这个时候,无双战士们的战斗力终于完全呈现在敌人眼中。

  二百名无双弓箭手化身为近战战士,当这场血战开始之后不久,他们已经开始发自内心的感谢曾经的总教官上官菲儿了。是上官菲儿近乎于残忍的鞭策,才令他们有了这么强大的近战技巧。每一名无双战士身上都穿着钛合金铠甲,这种铠甲重量轻但却极其坚固,普通箭矢和刀五根本不可能伤得到。这就今无双战士们少了许多后顾之忧。更何况,他们每个人都是御珠师的身份。能够进入第一大队的,至少也是四珠修为体珠师。就算他们的天力在刚才的凝形弓与凝形双翼使用上消耗了许多。但身为御珠师,他们的身体素质远非普通士兵所能比拟。

  长矛在无双战士们手中吞吐,刺、挑、劈、扯,各种简洁却极为有效的技巧从他们手上施展出来,就算是百达帝国的士兵也是毫无一合之将。几乎每一次出手,无双战士们至少都能重创一名敌人,大量的敌军被他们挑落城下。

  白刃战开始不过一刻钟,包括无双重骑兵在内的所有无双战士,身上都被鲜血染红了,但他们却没有一个伤亡。甚至还要兼顾着去保护身边的那些新兵们。正是他们强力的表现,令弦月城暂时还能维持住不被攻破。

  周维清所承受的压力无疑是最大的,林天熬和小炎在刚才就被他派出去在两侧支援了。十几名来自百达帝国的天珠师已经在域头将他围了起来。

  这是战争而不是切磋。这些天珠师们一出现,就向周维清发起了疯狂的进攻。

  轰——

  哭锤狠狠地将一名百达帝国天珠师砸成了肉泥,但周维清也同时承受了来自两名敌人的攻击。

  凭借着背后双翼,周维清的速度奇快,但这些百达帝国来的天珠师中,有两名都是八珠修为,剩余的十几人至少也都是四珠修为还有几名六、七珠的。整体实力相当不弱,

  周维清是拼着被那两名实力相对较弱的四珠天珠师轰中,强行干掉了一名和自己同等级的六珠上位天尊。

  在这个时候,周维清强悍的身体素质就展现出了其实战作用。

  那两名四珠修为天珠师的攻击落在周维清身上,他们只觉得周维清的身体就像一块儿坚韧的橡胶一般,不但在攻击命中的瞬间就卸去了大量的力道,而且还有一股强势反弹之力。

  而且,周维清身体周围雷电环绕,双子大力神锤之上不停的喷吐出大量的雷珠进行范围型攻击,令这些百达帝国强者应接不暇。这才勉强维持住了局面。但是,周维清也是被对方困住了。想要再插手域上的战斗已经是不可能了。

  冲上域头的敌人开始越来越多,大量尸体的堆积甚至已经使得城头上没有更多站人的地方。后面冲上来的百达帝国、克雷西帝国士兵甚至不得不将已死同伴的尸体清理下去,才有继续战斗的空间。惨烈程度同时超出了双方的预期,周维清这边,是没想到克雷西帝国攻域攻的会如此坚决,根本没有半分试探性的意思,大有不成功则成仁的感觉。五万大军全部压上。虽然周维清只是在正面抵扯,但他完全可以想象到其他三面所遭受到的攻击强度。

  在这个时候,后悔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唯有拼命的战斗,没有撤退的可能,所有人都已经杀红了眼,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而克雷西帝国一方,也万万没想到这天弓帝国数量如此之少的士兵会给他们带来这么巨大的伤亡。与以往任何一次天弓帝国内部的起义都不同。无双战士们恐怖的战斗力,给他们带来了太大的伤亡。

  战斗从凌晨一直持续到正午,城头上可以说是血流成河。

  无双战士们依旧在支撞着,但是,哪怕是钛合金铠甲,也已经多处破损,没有一名无双战士身上的甲胄还能是完整的。虽然无双战士们的伤亡还不大,但是,在他们身边的新兵们却是越来越少了。

  当然,敌人的伤亡数字更加巨大,没有无双战士知道自己杀了多少人,他们眼前所能看到的,就只有一片血红。

  无双战士虽然有着最为精良的装备,自身又都是御珠师,但他们也是人,而不是机器,他们也会感到疲倦,体内的天力也会消耗殆尽。哪怕是狂战族和乌金族战士那么强横的体力,此时再挥动他们手中的武器时,也已经无比吃力。幸亏他们身上有着那么厚重的甲胄,就算任由敌人攻击,短时间内也不可能破开,否则的话,死亡早就已经出现了。

  围在周维清身边的敌人还剩下七个,都是百达帝国而来这批天珠师中的最强者。其他人都死在了双子大力神锤之下。周维清凭借着自己六珠级别的修为能够做到如此境地已经是极致了。六绝神芒阵持续战斗能力确实很强,但就算是这样,一整个上午的不间断消耗也令周维清的身体到了极限。

  龙虎变已经无法持续了,没有恨地无环套装保护的地方伤口随处可见。要不是他有着暗魔邪神虎和巨龙融合后的强悍体魄,恐怕早就已经倒下去了。不能倒下,绝不能倒下,此时的周维清,完全是靠意志力支撑着自己的身体,他已经发不出什么技能了,完全凭借着恨地无环套装带给他的力量在战斗。他很清楚,如果自己在这个时候倒下了,那么,这场战争就已经结束了,必将全军覆没。

  他早就已经看到有无双战士们受伤了,但这些出身于兵痞的无双战士们在战场上的存活能力极强,彼此之间相互保护,凡事受了重伤的无双战士都尽可能聚集在一起。周维清不知道是不是已经有死了的人,但依旧还能在战斗的无双战士已经不到三分之一了。

  狂战族和乌金族的战士们,甚至在凭借着他们的体重去推敌人下城,甚至已经没有了拿起武器的力量。

  一场战争进行到了这种惨烈的程度,完全可以用绞肉机来形容。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