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章 天邪教的灾难

所属目录: 天珠变    发布时间:2014-04-14    作者:紫金彩票

  此时此刻,所有人的目光始终都注视着周大元帅,因此,哪怕是他身上出现一此极为细微的变化,众人也必定能够捕捉到。

  看到周大元帅脸上肌肉发生抽搐的瞬间,几乎所有人的心脏都要停止跳动了,屏住呼吸,一瞬不瞬的看着。

  最为紧张的自然就是周维清母子以及帝峰凌等人,对于他们来说,周大元帅地安危至关重要。如果不能救活周大元帅,周维清所作的一切还有什么意义?他已经竭尽所能了,真的好怕自己所作的一切付诸东流,如果是那样的话,他恐怕无法承受。

  周大元帅的面部肌肉再次抽动,紧接着,他的身体也随之出现了轻微的颤抖,看到这一幕,周维清紧紧搂住母亲,他已经有些不敢看下去了。必经,父亲的身体被那绝命封印破坏的近乎万全崩溃,在这种情况下,想要帮助父亲彻底恢复身体谈何容易?他之前只是尽可能的用自己的星河圣力给自己父亲的身体注入创造的能量,能否真的帮助父亲复活,连他自己也无法肯定,此时又怎能不紧张呢?

  “吁……”周大元帅长出口气,身体的颤抖渐渐稳定下来,缓缓睁开双眼,一层淡淡的黑色气流从他身上散发而出,纯正的黑暗属性围绕着他的身体悄然盘旋,九对本命珠同时出现在他双手手腕之上。

  到了这时候,周维清才算是真正地松了口气,旁边众人的脸色也习时变得好转起来。

  周大元帅地眼神显得有些迷茫,看着面前众人,足足呆滞了半晌,才用有些沙哑的声音道:“这是哪里?我还活着?”

  “爸,这是咱们天弓帝国啊!您当然还活着,我们大家也都活着。”周维清松开对母亲的怀抱,快速上前两步,噗通一声,就跪倒在父亲面前,双手抱住父亲的大腿,放声痛哭。

  他的情绪已经压抑了太久太久,终于救活了父亲,也救活了天弓帝国一众君臣,情绪这一放松下来,一直以来内心之中压抑着的悲苦、抑郁,顿时全部释放出来。哪怕是前一刻他还是那样的强大,连天帝级强者都能斩杀,可此时的他,却只是一个回到了自己父母身边的普通人而已。

  周大元帅不愧是周大元帅,看着高大子许多的儿子抱着自己的腿就哭,顿时脸色一沉,一把抓住周维清的肩膀就把他拽了起来,“哭什么,老子还没死呢,先告诉我,都发生了什么事。”

  他此时心中充满了疑惑,何其他刚被解开封印的人一样,他自认施展了绝命封印之后必死无疑,可现在不但活过来了,儿子也回来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老混蛋,你就不能轻点,没有儿子搬来救兵,我们一个都活不了,我儿子是天弓帝国的英雄。”

  眼看着周大元帅对待周维清还是以前那老样子,凌紫涵顿时不干子,怒气冲冲的就走了过来,似乎已经忘了刚才她还因为担心丈夫的生死而痛哭的样子。

  “救兵?维清,你小子先告诉我都发生了什么事。老子难道没教过你,好男儿,流血不流泪么?”

  周维清被老爹这么一训斥,也是哭不下去了,此时的他,心中已经被幸福感充满,哪怕是老爹抽他两巴掌,他恐怕都会感到十分舒坦。

  “爸,是这样的。当初,我在天珠岛得知咱们天弓帝国被灭的消息后,就去了中天帝国,后来又重新返回咱们天弓帝国,组建军队,招收咱们原属天弓帝国的士兵,终于反攻天弓城,在大家的帮助下,攻入城中,灭杀了敌人,并且解除了您所布置的绝命封印。”

  周维清可以说是用最简短的话语将自己这此年所作的一切描述了出来,他说的简单,可其中经历的艰辛何等之多,只是他不愿意再提而已。

  一边说着,周维清弓着父亲来到六绝帝君龙释涯面前,“老爹,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老师,号称天神之下第一人的六绝帝君,老师姓龙。”他不好直呼老师的名字,所以就只能如此说了。

  龙释涯虽然已经收敛了自己的天力,但他毕竟是一代天帝,强横的气息就算是有所收敛也依旧有着与众不同的气质。周大元帅怎么说也已经进入九珠境界,自然能够清楚地感受到龙释涯那恐怖的实力。赶忙躬身行礼,“多谢前辈救我天弓帝国于水火之中。”

  天帝级强者,单是这几个字,已经足以震撼天弓帝国一众君臣了,他们何曾见过这种层次的天珠师啊!

  龙释涯呵呵一笑,道:“你有个好儿子,我既然是他老师,就和你平辈论交好了,你也不用叫我什么前辈。老夫龙释涯。”

  坦白说,对于龙释涯这个名字周大元帅并不熟悉,甚至是第一次听说,以他当年的修为,还没有资格知道六绝帝君呢。

  “多谢前辈搭救。”周大元帅再次行礼,他这可不只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君王和自己的儿子。

  龙释涯肥胖的身形一闪,并没有承受他这一礼,“周元帅,你真的搞错了,不是老夫救得你,救你的另有其人。”

  周水牛听他这么一说顿时愣了一下,不是这位老前辈么?可是,他的绝命封印什么威力他自己最清楚了,就算是天王级强者想要将其解除也十分困难。周维清能够请来一位天帝,显然应该是这位前辈拯救了他们才对啊!他怎么也看不出在场众人中还有谁有能力破掉自己的绝命封印。

  “前辈不要开玩笑了,除了您还有谁能救我天弓帝国于水火?”周水牛疑惑地说道。

  龙释涯呵呵一笑,道:‘这还不简单么?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就是你那宝贝儿子啊!老夫出力真的不多,几乎是他以一己之力拯救了你们天弓帝国,你真要谢就谢他好了。说起来,你们天弓帝国都应该好好感谢他呢。”

  “维清?”周大元帅一脸的不信,心中暗想,我自己的儿子什么样难道我还不知道么?这臭小子虽然已经成就了天珠师,可他才只是什么修为,怎么可能破除得了我的绝命封印?

  帝峰凌此时已经从一旁走到了周大元帅身边,“大哥,我们先别说这些了,外面还在战斗,先解决眼前的事情再叙说不迟。”

  周大元帅赶忙点了点头,“维清,带我去战场。”

  周维清呵呵一笑,道:“老爹,您就放心吧,我都已经安排好了,这一战可不需要您再出力。刚刚解除了封印,您现在需要好好休息。干爹,不如您让侍卫和仆从们先整理一下皇宫吧。然后您就等着我们的将士凯旋而归好了。哦,对了,老婆们,赶快都过来,见过你们公公、婆婆。”

  上官三姐妹和天儿赶忙上前,向周大元帅、凌紫涵万福行礼,“见过伯父、伯母。”

  周大元帅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这四名绝色美女,一时间更有些反应不过来了,抬手指着周维清道:“臭小子,她们、她们都是你的……”

  周维清嘿嘿一笑,道:“没错,老爹,她们都是我的。也都是您的儿媳妇。怎么样,你儿子利害吧。”

  周水牛瞪了他一眼,却柔声道:“姑娘们都起来吧。等这边的事情结束之后,我再好好款待你们。”

  四女都从周维清那里听说过周大元帅脾气可不太好,此时见这位未来公公还算好说话,都是松了口气。再次躬身行礼后退到一旁。

  帝峰凌也忙碌起来,天弓帝国君臣都集中在这里也有好处,大量的侍卫、仆从们也都还在,而且之前这里是被封印起来的,没有受到什么破坏,收拾起来并不困难。

  周维清向帝峰凌道:“干爹,我先出去看看,我想,我们的大军也应该快要杀进来了。”

  正像周维清所说的那样,外面的战斗虽然依旧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但已经没有了任何悬念。

  这一战的关键就在于出其不意,克雷西、百达联军虽然有所反应,但他们的第一反应都是天弓城内出事了。而联军高层也都知道在城内有着那么多强者的镇守,所以,对于城内发生的事情他们并没有怎么在意。而等到天弓帝国大军进攻开始的时候,那从天而降的火油几乎是瞬间就给这场战争下了定论。

  一直以来,无双师团都是一支足以改变整场战争的强大力量,在北疆的时候,哪怕他们面对的是万兽帝国强军都能大量歼敌,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无双师团的整体实力也是越来越强,这一次更是整个无双师团全部参与到了战争之中。

  无双重骑兵近乎无敖的防御力在面对克雷西、百达联军几乎可以说是正面无敌,无双弓箭手们哪怕是在黑夜之中也有着一定的准度,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每一轮齐射都能带走数千名敌人的生命,有大火的恐怖杀伤力存在,这场战争几乎只是一个时辰就已成定局。

  冥昱在战场上的指挥妙到毫颠,大军主力包抄到后方,令敌军根本连逃走的可能都完全失去。这是一场注定了的胜利,而且是绝对的完胜。

  真正的战斗只是持续了一个多时辰就结束了,剩余的就是打扫战场的过程。

  大火一直持续到天亮才渐渐息灭,这场战争也随之落幕。

  当冥昱亲率一众天弓帝国将领们进入天弓城那一刻,也预示着天弓帝国复国的完全成功。至此,天弓大军近乎光复全境。

  接下来的几天,众人依旧处于忙碌之中,克雷西、百达联军毕竟不是全部击杀,处理俘虏、打扫战场以及占领天弓城附近的一些城市,是必须要做的。

  冥昱用了三天时间,完成了这所有一切。而这段时间,周维清却一直留在皇宫之中,将自己这几年以来的遭遇全部告诉了自己的父亲以及天弓帝国皇帝帝峰凌。

  “帝芙雅公主到。”侍卫的呼喊声令正在大殿内议事的众人几乎同时将目光投向宫殿入口。

  此时在正殿之中,就只有周维清父子以及帝峰凌、萧云晨等几位重臣。

  帝芙雅之前被安排在后方城市中,并没有参加战争,周维清实际上也从未将这位公主当回事儿,战争获得了最终胜利,才命人去接帝芙雅归来。

  听到女儿回来了,帝峰凌脸上难免流露出一丝激动,但是,很快这份激动就被愤怒所取代,脸色铁青的坐在皇位上不动。

  “父皇。”伴随着一声悲呼,帝芙雅从外面几乎是冲了进来,几步冲到父亲面前,就像周维清之前抱住周大元帅那样,抱住自己父亲的双腿放声大哭。

  帝峰凌端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任由她抱着自己却没有吭声。

  周大元帅坐在一旁眉头微皱,撇了一眼自己的儿子。

  周维清将一切禀告了父亲之后,周水牛对宝贝儿子的态度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以往的严厉渐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只剩下慈祥。正像六绝帝君所说的那样,无论是谁,能拥有这样一个儿子,绝对值得自豪啊!

  对于帝芙雅放弃婚约的行为,周大元帅心中也是十分不爽的。原来他是觉得自己的儿子有些配不上公主,可现在呢?老子的儿子可是最年轻的天王级强者,还有什么配不上你的?

  对于帝芙雅,周大元帅现在是十分看不上。帝芙雅才是天弓帝国皇室嫡系啊!可是,天弓帝国出事之后,是自己儿子打生打死,历经风雨才有了今日的复国。她身为公主又做过什么呢?恐怕不但没好事,反而是给儿子拉后腿吧。这样的儿媳妇不要也罢,婚约解除就解除了吧。

  “滚开,我没有你这样的女儿。”帝峰凌猛然抬起腿,一脚将帝芙雅踹了个跟头。

  帝芙雅顿时被父皇踹的呆住了,滚倒在地竟然没爬起来。从小到大最为疼爱她的父皇竟然如此对她?

  帝峰凌猛然站起身,向周大元帅道:“大哥,我也没脸让这丫头再入你们周家的门了。我现在就打死她,以免污辱了我们之间的关系。”

  一边说着,帝峰凌一把抽出自己的长剑,一步上前,抡起长剑就朝着帝芙雅斩去。

  “陛下不可。”众人齐声惊呼。

  周维清一闪身,已经抱住了帝峰凌,“干爹,您这是干什么。帝芙雅也没有做错什么。就算当初国家没有出事的时候,她也是不喜欢我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喜好,她不喜欢我并不代表什么,强扭的瓜不甜,而且她现在也找到了自己的幸福,我们天弓也已经复国成功,这几年她过的也很苦,您就不要再怪她了。”

  帝峰凌的脸色依旧很难看,但被周维清抱住了,他却根本不可能挣脱的开,在这种情况下,他也只能停下来,冷冷地看着帝芙雅,“出去,我不想看到你。从现在开始,天弓常国没有你这个公主。”

  帝芙雅早就已经懵了,看着绝情的父亲,顿时痛哭失声,扭头就跑了出去。

  周维清暗叹一声,虽然他不喜欢帝芙雅,甚至很讨厌这个女人,但也不愿意看到她如此悲惨的结局。但常峰凌现在正在气头上,他也不好再劝说什么。

  帝芙雅走了,帝峰凌的脸色才渐渐缓和下来,重重的叹息一声,道:“维清,干爹对不起你啊!都是干爹不好,从小没有教育好她。”他现在的心情只能用五味杂陈来形容。如果帝芙雅真的嫁给了周维清,那么,周维清所作的一切他也能够坦然受之,毕竟,未来周维清和帝芙雅的孩子将继承天弓帝国皇位,可现在呢?

  这几天,帝峰凌已经将目前天弓帝国的情况弄清楚了,可以说,天弓帝国现在是有史以来最强大的时刻,但是,他这个皇帝还有几分权威呢?不只是他,周大元帅也是一样。尽管周维清在第一时间将手中权力全都交了出来,但他们却都很清楚,离开了周维清,谁也指挥不动军队。

  帝峰凌坐在那里,呆滞片刻后,仿佛下定了决心一般,猛然抬起头,看向周维清,道:“维清,干爹已经决定了。在我的孩子中,没有一个像样的。我也一直没有立下皇储。从今天开始,你就是咱们天弓帝国太子,过些天,我正式禅位给你。”

  “啊?”周维清吓了一跳,目瞪口呆的看着帝峰凌,一旁的周大元帅已经噗通一声跪倒在地,“陛下,这万万使不得。”

  周维清也赶忙在帝峰凌面前跪下,“干爹,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我应该去做的。这可使不得,而且,我志不在此,您要是把这么大一个国家交给我,我以后哪还有自由可言?您尽管放心,军队方面我会处理的。只要您不变更元帅人选,依旧像我以前那样对冥昱元帅绝对信任,那么,我可以保证,我们天弓只会一直强大下去。”

  帝峰凌摇了摇头,将周维清和周大元帅拉了起来,目光慈和的看着周维清,道:“孩子,我知道你的心思。但是,你为帝国做了这么多,如果没有个交代,你让我如何面对天下人?你不用多说了,我意已决。而且,我也相信,天弓帝国如果能够在你的统治下,必定会成为大陆上数一数二的强国。”

  周维清不只是在天弓帝国有着最高的人气,更是于几个大国,包括几大圣地都有着良好的关系,如果由他来统治天弓帝国,确实对天弓帝国的未来有着巨大的好处。帝峰凌在内心挣扎之后,已经做出了最正确的决定。说出这些话之后,他也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周维清苦笑着道:“不,干爹,您听我说。虽然我不愿意统治咱们天弓帝国,但是,我也绝不会放弃为祖国出力。我是这样考虑的,中天帝国、万兽帝国为什么强大?因为在他们背后,都有着圣地的支持。那么,我们天弓帝国为什么不能拥有属于自己的圣地呢?”

  “圣地?”听到这两个字,周大元帅和帝峰凌的目光不禁都亮了起来。

  周维清点了点头,道:“没错,就是圣地,虽然目前来看,我们的实力还远远不够。

  但是,我们的御珠师数量却一点不比那些大国少,就算不能与中天帝国相比,至少也要超过翡丽帝国了。只要不断地培养,我们就将变得越来越强。有我和老师坐镇圣地,在高端实力上应该也能和那些圣地勉强抗衡一下。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相信我们一定会越发强大的。更何况,我现在也是一名神师了,还能帮助那些高年龄的强大天珠师延长生命,只要消息放出去,我相信用不了多久,我们就会具有圣地的规模,至于如何整合,那就是我的事情了。至于国家,还是您来治理比较好,不然的话,我岂不是成了谋朝篡位的罪人么?身为天弓帝国人,我为国家所作的一切都是应该的,您可不要让我背上骂名啊!”

  听了他的话,帝峰凌刚刚下定的决心顿时有些动摇了,是的,如果天弓帝国能够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圣地,那才真的是具有于那些大国比拟的能力啊!

  思考片刻之后,帝峰凌正要点头之时,突然间,外面急为匆的跑进来一个人,甚至没有让人通禀就直接进了大殿。

  “维清,不好了,出事了。见过陛下、周元帅,冥昱失礼了,但我有急事找维清。”

  这从外面冲进来的人正是冥昱,也只有他才不会受到那些士兵的阻拦。周维清还从未见过冥昱像眼前这样的表情,此时的他,脸色一片苍白,身子都在轻微的颤抖着,情绪正处于极其激动地状态,甚至有要失控的迹象。

  “怎么回事,冥昱,你别着急,慢慢说。”周维清一闪身就到了他身边,扶住他的身体,将一股圣力传递过去。

  得到周维清圣力的支持,冥昱的情绪才算是缓和了几分,但却依旧有些喘息。

  看着周维清,冥昱眼中流露着复杂的光芒,“维清、维清,我们天邪教,天邪教被灭了……”

  “什么?”周维清大吃一惊,心中充满了震撼。

  天邪教被灭了?这是什么概念?就算天邪教是五大圣地中最为弱小的一个,但那也是圣地的存在啊!想要毁灭一个圣地,而且之前他们还没有得到任何消息‘这需要多么强大的实力才能做到?就算是浩渺宫也未必能行吧?

  “怎么回事,你说清楚了。”周维清一把抓住冥昱的肩膀,心中顿时涌出浓浓的担忧。

  此时此刻,在他心中瞬间想起的就是小巫女,小巫女巧笑嫣然的模样几乎是一刹那就占满了他的心底。

  覆巢之下,岂有完卵?天邪教无论是被谁灭掉的,小巫女怎么办?

  冥昱一脸的苦涩,“是血红狱,是血红狱的人动的手。我刚刚接到的消息,就在几天前。血红狱大批强者突袭了我们天邪教在百达帝国的总部。总部彻底被毁掉了,能够逃出来的恐怕没有多少人。现在还不知道那边的具体情况。但可以肯定,我们天邪教必定是损失惨重。”

  周维清的眉头顿时皱紧,血红狱竟然在这种时候对天邪教出手了,而且还能够将天邪教灭掉,那岂不是说,他们已经拥有着足以与浩渺宫相比的实力么?

  冥昱叹息一声,道:“原本我们天邪教的意思是要等咱们大军攻入百达帝国之后,与我们里应外合彻底颠覆百达帝国,可谁知道,还未曾发动,就遭受到了血红狱的突然袭击。”

  周维清道:“现在需要我来做此什么?”

  冥昱有此茫然的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现在什么情况都不清楚,我们根本就什么也做不了。”

  周维清深吸口气,道:“冥昱,你先别着急。无论如何,我们天弓帝国都是天邪教的依靠。这样,你尽可能联络那些逃生出来的天邪教教众,我们一律收留。然后让他们在天弓帝国再重组天邪教就是。这份仇恨我们一定会报。”

  冥昱点了点头道:“现在也只好如此了。希望教主他们能够活下来吧。否则的话,天邪教就真的完了。谢谢你维清。我先走了。”

  一边说着,他再次向周大元帅和帝峰凌行礼后失魂落魄的离去。

  看着冥昱的背影,周维清站在那里半晌没有动弹,大脑高速运转,不断地思索着。

  天邪教被灭,对于天弓帝国来说绝不是什么好消息。周维清之所以有在天弓帝国建立圣地的底气,就是因为之前他与天邪教之间的约定。

  一旦天弓帝国变得强大起来,天邪教就可以过来助阵,有天邪教的存在,周维清发展自己圣地就不需要担心整体实力不足,至少在他发展起来之前,天弓帝国的高端实力有天邪教支撑着。

  可现在天邪教被毁灭了,这对于天弓帝国来说,虽然是坏事,但也不得不说这是个机遇。或许,很有可能让天弓帝国在短时间内拥有自己的圣地,而且实力一下就提升到相当的程度。

  帝峰凌没有再提出让周维清继承皇位,因为他发现,周维清早就处于一个他看不列的高度,天弓帝国目前这点疆域对他来说早就已经没有什么吸引力了。

  天弓帝国全境在半个月后全部收复。天弓城一战,天弓帝国大获全胜。

  其中,歼敌七万有余,俘虏十余万,其中大部分被收编,一些死硬份子则是毫不手软的全部杀掉。这样一来,又为天弓帝国增加了接近十万的军队。

  当然,这些军队还需要时间来进行整合和训练,全部打散到天弓帝国原有的编制之中进行扩充。

  要知道,天弓帝国的面积,才不过相当于翡丽帝国一个行省而已,但现在却已经拥有了二十多万大军,其中不乏精锐。

  一个月后,天弓帝国皇帝帝峰凌正式下达命令,大军出征,目标直指克雷西帝国。

  克雷西帝国主力早已经在天弓帝国全部丧失,百大帝国也没有再给予他们任何支持,又一个月,克雷西帝国覆灭,天弓帝国版图增大一倍。

  克雷西帝国的彻底覆灭,也预示着一个新的国家崛起。天弓帝国数十万大军陈兵于边境,作出随时威胁百达帝国的样子。可实际上,暂时他们是不能再继续用兵了。

  刚刚占领了克雷西帝国,天弓帝国需要休养生息,同时也需要继续征兵。

  中天帝国与翡丽帝国的补给物资都是源源不绝的进入天弓帝国,令他们不需要担心资源的不足。但是,想要养活这么多军队,首先还是需要自给自足,按照周维清、帝峰凌等人商量的计划,短时间内还不会发动大举进攻。当然,进攻百达帝国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在这两个多月的时间里,大陆上却显得很是平静,其他各方面前没有战争发生。但越是在这种平静之中,周维清就越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维清。”冥昱从外面走进来,脸上满是喜色,现在他们依旧在天弓城之中。大军虽然驻扎在原属克雷西帝国边境,但周维清他们几个主要领导者却都回来了。因为,有件极为重要的事情需要他们回来进行处理。

  “怎么样了?”周维清向冥昱问道,他现在回到了周大元帅地元帅府居住,他的四位红颜知己也都住进了元帅府,但让周维清郁闷的是,自从这次回来以后,四女仿佛达成了一致,到了晚上,房门都关的紧紧地,谁也不让他进去。

  要是强行进入自然也不是不行,可周维清怕其他几女吃醋啊!再加上这段时间各种事情实在太多,直到最近,才算是刚刚走上正规。但对于天弓帝国来说,这才只是一个开始而已,天弓帝国需要大量的时间来进行整合。必经,想要成为一个强大的国家,可不是这么短时间能够做到的。天弓帝国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根基不稳。

  冥昱向周维清点了点头,道:“他们已经来了,就在外面候着,只来了两个人。”

  周维清道:“快请他们进来。哦,不,我和你一起去接他们。”

  一边说着,周维清拉着冥昱就向外走去,才一出门,周维清的脚步就停顿了一下,目光看着前方却再也无法挪开。

  小巫女显得清减了许多,本就不胖的她,此时更是纤细的楚楚可人。俏脸上明显有着几分苍白。在她身边,是一名身材高大的老者。

  老者看上去六旬左右的模样,相貌堂堂,但从他身上,却明显流露出淡淡的阴冷气息。

  看到周维清,小巫女先是愣了一下,下一刻,她的眼圈就已经红了起来。紧要牙关,却没有开口说什么。

  被她那幽怨的眼神注视着,周维清的心也不禁揪紧了一下,当初在火山口,虽然他的记忆并不完全,但是,眼前这个女孩子也已经被他所占有了啊!而之后,人家天邪教可是什么都没有说过。更是没来找过他任何麻烦,甚至这几年以来,小巫女都没来找过他。

  一股强烈的愧疚在见到小巫女的瞬间从周维清心中升起,快走几步,来到两人面前,周维清向那老者微微躬身行礼,“晚辈周维清,见过帝君。”

  黑衣老者看着周维清,脸土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其实,我很早就应该来见你了,但却一直没有谷适的机会。早就听说你是人中龙凤,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连我也无法看透你的修为,难怪以冥昱的高傲都甘心供你驱策。”

  周维清呵呵一笑,道:“驱策可不敢当,我们是朋友,是伙伴口也是战友。”

  说完这句话,他将目光直接转向小巫女,略微停顿了一下后,压低了几分声音,“对不起,我、我应该去找你的。”

  小巫女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转身就扑入了那黑衣老者怀中,放声痛哭。

  周维清顿时变得尴尬起来,挠了挠头,这种场面是他最怕遇到的,就算是以他的聪明,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才好。

  黑衣老者叹息一声,道:“维清,不请我们进去吗?”

  “哦、哦,晚辈失礼了。前辈,请。”

  一边说着,他可领着黑衣老者和小巫女一起走进了元帅府议事厅之中。

  毫无疑问,这位黑衣老者,就是天邪教教主,邪帝巫云月。五大圣地之一的天邪教最高统治着。也是大陆有数的天帝级强者,同时也是小巫女的父亲。

  几个月前,天邪教遭遇到了血红狱毁灭性的打击,在那毁灭性的灾难后,天邪教能够逃出来的大约只有三分之一的人。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