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周维清的第六属性

所属目录: 天珠变    发布时间:2014-04-12    作者:紫金彩票

  “你是自裁还是让我动手?”未来岳母突然拉着上官冰儿上门,而且一上来就是这句话,令周维清无比吃惊。虽然他也猜到估计是未来岳母发现上官冰儿已非完璧这才杀上门来。但也没想到这位未来岳母彪悍到如此程度。

  周维清的母亲凌紫涵在看到上官冰儿的母亲后,整个人都呆住了,什么也没说,可她的神色明显有些不正常。

  “妈——”上官冰儿赶忙冲到母亲身前,一脸焦急地道:“妈,您听我说啊!当时都是误会,并不是小胖刻意而为的。”虽然知道了周维清的真正身份,但她还是愿意交他小胖。

  今天,她才回到家,母亲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竟然就发现了她已经从少女变成了女人,一向温柔慈祥的顿时无比震怒,强迫她说出了是怎么回事后,立刻带着她来到了元帅府邸。

  上官冰儿的母亲冷笑一声,“误杀难道就不是杀人了么?凭什么他本命珠觉醒拿我女儿的身子做祭品?周维清,你若是个男人,就自裁在我面前,为你自己做的事情负责。”

  听她这么一说,周维清不禁气往上撞,“伯母,我是一定会对冰儿负责的。我也绝不会推卸责任。不论起因如何,确实是我坏了冰儿的清白,我绝不会自裁死在您面前,那样的话,只会对冰儿伤害更深。我会用我的一生来补偿她,爱她、怜惜她。”

  上官冰儿的母亲不屑地道:“就凭你,也配得上我女儿么?”

  “妈——”上官冰儿心中大急,一边是自己的母亲,另一边是自己已经认可的男人,她夹在中间无比痛苦。

  周维清直视对方,丝毫没有退缩,“不错,我也知道,以我的相貌确实配不上冰儿。但那些英俊潇洒的男人难道就会对她好么?我会做一个像熊一样的男人,平日里趴着,傻傻的可爱,抱着能取暖,靠着能当肉垫。当冬天饥寒交迫弹尽粮绝的时候,还可以牺牲自我充当储备粮食,可一旦遇到危险,站起来,就是世界上最凶恶的天兽。”上官冰儿听着周维清这些话顿时有些痴了,眼眶微红可目光却变得无比坚定。

  上官冰儿的母亲听了他这句话身体突然微微一颤,脸上神色有些动容,凌厉的眼神明显波动了一下,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伤心事似的,紧接着,一股周维清从未体会过的恐怖气息已经骤然从她身上绽放而出。

  “好个伶牙俐齿的小子,我倒要看看,你凭什么给我女儿幸福。”一边说着,这位中年美妇眼中威棱四射,左手一拂,上官冰儿就一脸震骇的跌退到一旁动弹不得,她也并不知道自己母亲竟然有着如此恐怖的实力。

  下一瞬间,中年美妇就已经来到了周维清面前,一掌直接向周维清肩头拍去。她嘴上虽然说的凶,但毕竟眼前这个年轻人已经和女儿发生了那样的关系,可这口恶气不出,又难消地心头之恨。因此,固然是出手,但却还是很有分寸的。

  周维清这些日子也是勤练不坠,突然遭遇攻击,隐藏在皮肤表面的不死神罡立刻产生了反应,体内五大死穴全力运转的同时,他的本命珠已经自然而然的出现在双手手腕处。银光一闪,空间平移下意识的就用了出来,险而又险地闪开了上官冰儿母亲这一掌。

  周维清只觉得自己全身的寒毛都竖起来了,因为他清楚的感觉到,刚才那一宇要是拍在自己身上,恐怕不死也要脱层皮。这中年美妇看上去弱不禁风,但带给自己的压力却是毕生未见的,甚至还超过了老爹要揍自己的时候。

  “咦?空间平移?”中年美妇惊讶地看着周维清,她这一掌可不是那么容易闪躲的,其中变幻无穷。

  “且慢动手。”与此同时,另一声惊呼也随之响起,凌紫涵终于从呆滞中清醒过来,一步冲上前,就拦在了自己儿子身前,脸上流露出极其激动的神色,“你,你是唐仙姐姐?”

  凌紫涵这一句话说出口,在场众人不禁都愣住了,周维清发愣,是因为表面看去,母亲最起码比这中年美妇要大上七、八岁,更为惊讶的是,她们竟然认识?唐仙疑惑地看着凌紫涵,“你是……”

  凌紫涵激动的冲上前两步,“唐仙姐姐,你仔细看看,我是紫涵啊!当年你和上官大哥在龙潭河畔救下的凌紫涵。你们还在我家住了一个多月才走。你那时候说,很喜欢我家的环境。那时我还是小姑娘,水牛在御珠师学院上学。”

  唐仙眼中流露出一丝惊喜,惊讶地道:“你是小紫涵?这一晃,有二十年没见了吧。”

  凌紫涵一把拉住唐仙的手,道:“是啊!二十年了。我都老了,唐仙姐姐你还是这么漂亮。”

  不远处的周维清嘴角抽搐了一下,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老妈和未来岳母竟然是认识的。也幸好是认识的,这未来岳母实力深不可测,要不是老妈突然拦上去,自己可就惨了。

  一边想着,他悄悄从旁边绕过去,扶起倒地的上官冰儿,而此时上官冰儿也已经恢复了行动的能力。两人面面相觑,神色都显得有世怪异。唐仙突然眼神一变,扭头看向周维清,“紫涵,这小子是你什么人?”

  凌紫涵深知唐仙实力,紧紧地拉着她的手,道:“唐仙姐姐,这是我儿子,我和水牛的儿子,我就这么一个儿子,他要是犯错了的话,姐姐你就惩罚我吧。”

  唐仙深吸口气,再缓缓吐出,恨恨地瞪了周维清一眼,“紫涵,如果是别的事也就算了,但你这个好儿子坏了我女儿的清白。你让我如何能放过他?”

  “啊?他才刚回来,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维清,还不滚过来,给你唐仙阿姨跪下。”凌紫涵一脸怒意的向周维清说道,但站在周维清身边的上官冰儿分明看到,这位伯母朝着他使了个眼色。

  周维清硬着头皮走上前,心中暗想,跪岳母就跪吧,反正也不是外人。低着头,老老实实的在母亲身边跪了下来。

  凌紫渴道:“唐仙姐姐,这么多年不见,你一直在什么地方啊?上官大哥呢?他还好么?”

  “不要提他。”唐仙脸上闪过一丝带着愤怒的痛苦。“我一直带着冰儿在天弓城,只是没想到你竟然也在这里。当年你口中的水牛竟然就是现今天弓帝国的周水牛元帅。”

  凌紫涵抬脚踢了儿子一下,“臭小子,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周维清老老实实的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唐仙是面罩寒霜,凌紫涵却听的是目瞪口呆。

  正在这时,上官冰儿也走了过来,在周维清身边,噗通一声跪倒在母亲面前,“妈,我喜欢小胖,当初发生的事本来就是误会。后来,在战场上,小胖先后两次救了我的命,后一次面对上百只草原天狼的时候,他更是奋不顾身的冲了出去,给我制造逃走的机会。妈,我这一生不会再喜欢别的男人了。如果您要杀了他,那就连我也一起杀了吧。”

  上官冰儿这番话,令周维清和凌紫涵同时动容,周维清心情波荡的险些不能自己,这是上官冰儿第一次承认她喜欢自己,尤其是她那句,一生中不会再喜欢别的男人,狠狠地戳在周维清内心最柔软的地方,凌紫涵也是同时动容,心中暗道:这丫头可没继承她妈的暴脾气,还好还好。

  “你……”唐仙眉头紧皱,“女大不中留,真是女大不中留啊!罢了,就便宜这小子了。周维清,把你的本命珠给我看看。”

  唐仙带女儿杀上门来一个是因为气愤,更多的其实也是虚张声势,她怎会看不出女儿是真的喜欢上了这个周维清,作为母亲,她要总要看看这个坏了女儿清白的小子是否配得上自己的女儿,周维清的表现还算令她满意,再加上巧遇凌紫涵带来的惊喜,周维清这顿揍才算是躲过了。这小子是天珠师,还是空间属性的天珠师,也算是配得上女儿了,她只是要确认一下周维清的意珠而已。

  周维清老老实实的露出双手手腕,当唐仙看到他手腕处蓝绿色的变石猫眼时,脸色骤然一变,一把抓住周维清的左手,失声道:“变石猫眼?”

  周维清只觉得唐仙的手就像是铁箍一般,攥的自己生疼,苦着脸点了点头,道:“是啊!伯母,就是变石猫眼。”

  唐仙有些失神地松开手,“都有什么属性?”

  周维清道:“风、雷、空间、黑暗、邪恶。”说到这里,他略微停顿了一下,才毅然决然地道:“还有一种未知的第六属性。”

  这一下,连上官冰儿也不禁惊讶起来。她也是不知道周维清还有第六属性的。

  周维清歉然地看向她,微微点了点头。他没有再向上官冰儿隐瞒,上官冰儿刚才的那番话,已经深深地感动了他。

  “六种,竟然是六种。”唐仙看着周维清的目光明显变了,突然间,她笑了,她本就是风华绝代的美女,这一笑,顿时令满院花草黯然失色。“上官月,你这不要脸的老东西,你不是总自负天赋异禀么,你也不过就是四种属性的变石猫眼而已。”

  说到这里,唐仙目光灼灼地看向周维清,“你刚才说,你的第六神属性未知,可曾拓印了技能?”

  周维清挠挠头,道:“拓印了一个,我在拓印宫那里,碰到一只个头不大,但有三个眼睛的小猫,它总是看我,我就尝试着拓印了一下,没想到就成功了。可这技能好像用处不大。攻击距离只有五码而已。也没什务威力。”

  “三个眼睛的小猫?”唐仙身体骤然一震,“你向我施展一下。”

  “哦。”周维清痛快地答应下来,他这第六属性拓印的技能没有任何攻击效果,所以也不怕在唐仙身上尝试。

  眼中属性轮盘悄然旋转,自从拓印了这个技能之后,他的属性轮盘就能够停留在这第六个无色区域了,而且,这个技能消耗的天力并不多,和风之束缚差相仿佛。

  左手抬起,唐仙、凌紫涵和上官冰儿只看到周维清左手手腕上的变石猫眼上似乎光芒扭曲了一下,紧接着,这扭曲的光芒就已经悄然而出,笼罩在了唐仙身上。

  唐仙缓缓抬起自己的右手,脸色骤然一变,“真的是虐杀者三眼龙猫的独门技能,绝对迟缓。天啊!你这个小怪物。不对啊!就算是翡丽帝国的拓印宫,也不可能有三眼龙猫这种稀世天兽的存在。周维清,你拓印的这只三眼龙猫的眼睛是什么颜色的?”

  周维清道:“好像都是黄色的。”

  唐仙恍然道:“难怪了。翡丽帝国拓印宫的运气真是相当不错,抓到的是幼生期的三眼龙猫。真正成年的三眼龙猫早就超过了宗级天兽的层次,绝对是天珠师的梦魇,谁敢抓它。”

  一边说着,她看着周维清的目光变得越发古怪起来,“就算是幼生期的三眼龙猫,也是上位宗级天兽,你才不过一珠,竟然能拓印它的技能?还得到了三眼龙猫的独门秘技绝对迟缓。你这已经不是运气好就能解释的了。”

  周维清嘿嘿一笑,道:“也许是那三眼龙猫看我顺眼,就把技能拓印给我了呢。”

  凌紫涵看着儿子那臭屁的样子,忍不住道:“臭小子,当着你唐仙阿姨的面,得意个什么。”

  谁知道,唐仙却道:“让他得意吧。他确实有得意的资本,紫涵妹子,你是不知道,这绝对迟缓技能就算是上官月那老东西看到也要眼红的。”

  周维清摸摸鼻子,“伯母,我也没觉得这技能有什么用啊!攻击距离那么近,而且好像作用时间只有一秒而已。”

  唐仙哼了一声,道:“你懂什么。绝对迟缓乃是逆天级的技能,在帝皇级天兽技能中,都是数一数二的。一秒,有的时候足以决定生死。更何况,你不要忘记,你才只有一珠修为,而所有拓印技能都会随着天珠师的修炼而进化,等以后你到了六珠以上,你就知道这个枝能的效果有多么恐怖了。我只提醒你一旬,绝对迟缓最强悍的地方有两点,一点是它的可操控性,可以与任何体珠或者是战技配合,你和冰儿一样是弓箭手,我举个例子你就明白了。如果敌人用武器去挡你的箭,可你射出的箭再空中突然停滞了一秒,会有什么结果?”

  听了唐仙这句话,周维清和上官冰儿不禁悚然动容。

  唐仙继续道:“它的另一个逆天的地方就在于‘绝对’二字。也就是说,这个技能是绝对成立的。不论你面对的对手有多么强大,它都能无视修为差距而成立。一秒看起来短暂,但在高手交锋时,一秒的迟滞,足以决定生死。好好修炼这个技能,会让你受用一生。”

  周维清点了点头,“多谢伯母指点。”

  唐仙像是没听到他的话似的,喃喃的自言自语道:“竟然能拓印到绝对迟缓,那这么看来,你那神秘的第六技能应该是:时间。只有变石猫眼拥有者才有可能出现的三大圣属性之中的时间。而且还有空间相配合。

  “风属性主速度,雷属性主破坏,空间属性主变化,黑暗属性主神秘,邪恶属性主附加,时间属性主节奏。这是完美的搭配。”

  上官冰儿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的母亲竟然有如此强大的实力,更不知道母亲对天珠师的了解竟然是这样的深刻,听母亲说到这里,忍不住问道:“妈,三大圣属性是什么?”

  唐仙沉声道:“三大圣属性指的是神圣、精神和时间。其实,圣属性应该是四个,还要算上邪恶。只不过,邪恶属性带给天珠师的负面作用太大,而且它的出现也不是变石猫眼意珠专有,威力又略低于我所说的这三大圣属性,所以才排除在外。冰儿,我不得不说,你的运气真好。”

  上官冰儿俏脸一红,狠狠地掐了身边得意洋洋的周维清一眼,娇羞的低下了头。

  唐仙看着周维清,目光突然变得严厉起来,“周维清,我必须要提醒你,你虽然可以说是天赋异禀。但是,一个人的天赋再好,没有后天的努力修炼也是不可能成功的。更何况,在你突破六珠修为之前,想杀你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只要修为凌驾在你之上的天珠师,都有击杀你的可能。你最多也就是在同级别中实力较为优秀而已。”

  周维清没心没肺地问道:“那六珠以后呢?”

  唐仙淡淡地道:“六珠以后,足以自保,九珠以后,可纵横天下。”

  周维清嘿嘿一笑,道:“多谢伯母指点。”

  唐仙瞥了他一眼,“你都和我女儿那样了,还叫我伯母么?”

  周维清眨了眨眼睛,瞬间会意过来,带着几分谄媚之色,叫道:“妈……”他一边叫着,心中也是腹诽,来的时候还说我配不上你女儿,这么一会儿就认女婿了。这变的也真快啊!其实,他又哪里知道,到了唐仙这个层次,才更加知道他所拥有这六种属性的强悍之处。

  唐仙满意地点了点头。上官冰儿则是一脸呆滞地看着这家伙,他这脸皮也太厚了,自己妈妈怎么也……

  唐仙看了女儿一眼,道:“还是叫我伯母吧。等你们结婚以后再改口。冰儿,看好了他,别让人抢走了。等再过几年,你们大一点,就结婚吧。紫涵,我们姐妹好久没见了,不请我进去坐坐么?”

  “啊!唐仙姐姐,赶快里面请。”凌紫涵这才反应过来,此时,要说高兴,那绝对没有人比得上她。在她心中,上官月和唐仙夫妻二人,那可是神仙般的人物啊!自己儿子竟然能娶到他们的女儿,而且看样子,唐仙似乎还有些迫不及待的意思,要不是儿子年纪小,就要立刻安排婚事了。她心中怎能不兴奋?上官冰儿虽是初见,但她刚才那番表白已经让凌紫涵彻底喜欢上了这个未来儿媳妇,更不用说上官冰儿那帝国第一美女的称号她都不知听了多少次了。

  眼看着母亲和未来岳母进去了,周维清终于再也忍不住,双手叉腰,无比得意的大笑起来,“哇哈哈,老婆,这下我看你还往哪里跑。岳母我可都认了。”

  上官冰儿恨不得有个地缝钻进去,狠狠地踹了这家伙一脚,转身就跑了。唐仙和凌紫涵聊到很晚才走,临走时还答应以后经常过来做客。

  等母亲送完唐仙后,周维清带带着满肚子的疑惑钻进了母亲房间“妈,您是怎么认识未来岳母的?看您那样子,难道我这位未来岳母比老爹还厉害不成?”

  凌紫涵此时是心情无限好,笑道:“臭小子,这下可是便宜你了。当年,我十几岁的时候,在河边碰到了一只天兽,险些就死在河里了,被路过的上官月和唐仙救起。那时候,你爹还在苦修,不在家,我们也没结婚呢。救命之恩自当报答,我带他们到家里做客,他们喜欢上了你姥爷家那边的环境,住了一段时间。他们的来历我也不太清楚,但肯定是极为强大的。唐仙姐姐的实力我不太知道,但二十多年前,上官月大哥在击杀那只天兽时,手上出现的意珠和你那一颗一模一样,只是,他手腕上的意珠数量是十颗。”

  “十颗?”周维清瞪大了双眼,失声惊呼。十颗变石猫眼的天珠师。那要强大到什么程度?自己老爹不过是单属性的八珠天珠师,就已经是天弓帝国第一强者了。二十多年前人家就已经是十对本命珠,这已经超越了宗级范畴,二十年后的今天,还不知道要强大到什么程庋呢。周维清万万没想到,上官冰儿竟然有一个如此强大的老爹。

  凌紫涵轻叹一声,“上官月大哥的年纪比唐仙姐姐起码大二十岁,但我看到他们的时候,他也不过是中年人的模样。唐仙姐姐比我还要大一些,你看她不也是很年轻么?我估计,就算是她,实力都不会低于你爹。至于上官大哥,那更是要仰望的顶级强者了。只是不知道他们夫妻感情上出了什么问题。听唐仙姐姐的意思,他们已经分开十几年了。她也不肯多说什么。”

  周维清挠挠头,嘿嘿一笑,自我安慰道:“反正都生米煮成熟饭了,他们强大和我也没关系。老妈,你放心,总有一天,你儿子也会变的像他们一样强大的。”一边说着,他抱着凌紫涵,在她脸上用力的亲了一口。

  凌紫涵摸摸儿子的头,长出口气,“小维,你爹为了让你以后有些生存能力,你也受了不少苦。今后你打算如何?你和帝芙雅的婚事呢?”

  周维清道:“和帝芙雅的婚事我自会去找干爹说清楚,爱情总要两情相悦吧,相信干爹也不会勉强我的。干爹要将帝芙雅嫁给我,也是为了报答爹对天弓帝国付出的一切,让原本是废物的我以后在帝国有些地位。现在我已经是天珠师了,自然不需要。

  我是说什么都不会娶帝芙雅的。我在军营见到爹了,爹让我加入天弓营,明天我就和冰儿一起古报道了。”

  “天弓营?”凌紫涵的脸色顿时变得古怪起来,“小维,去那里你可不能再学坏了。”

  “妈。您儿子我很坏么?何况,去天弓营为什么会学坏?”周维清一脸惊讶地问道。

  凌紫涵哼了一声,“去吧、去吧。等你去了就知道了。天弓营距离天弓城不远,记得经常回来看看老娘。”

  第二天,当周维清来到帝豪酒店的时候已经到了午饭时间,他今天把自己全部家当都带出来了,还有老娘给的十个金币。帝豪酒店最大的特色,就是什么级别的客人都接待,而且这里的饭菜味道相当不错,他准备请上官冰儿好好吃上一顿。

  “冰儿,这里。”看着远处走过来的上官冰儿,周维清连连招手。

  今天的上官冰儿依旧是一身布衣,她很少打扮自己,但这种自然美却更是清新可人。与昨天不同的是,她今天也带了一顶风帽,略微遮挡住自己的容颜。总被人行注目礼可不是她喜欢的。更何况在天弓城认识她的人又很多。

  上官冰儿快速来到他面前,俏脸微微一红,低声道:“我们进去吧。”

  看着她那娇羞动人的样子,周维清顿时色心大动,一把就拉住了她的小手,令他惊喜万分的是,上官冰儿只是象征性的挣扎了一下,就任由他抓住了。

  两人就这么走进了帝豪酒店,此时正是中午用餐时间,帝豪酒店一层大厅已经上座七成,周维清直接拉着上官冰儿找了张桌子坐下就要点菜。“小胖,我吃过了。我们是来找人的啊!”

  周维清看着她那有些吞吞吐吐的样子,脸色一沉,道:“吃过了也要再吃一顿,老公请老婆吃饭,那还不是天经地义嘛?咱也不差这点钱。来,点菜点菜。”

  一边说着,他偷眼向上官冰儿看去,只见她粉嫩的俏脸微微泛红,略低着头,那样子实在是太可爱了。很明显,今天上官冰儿对他的态度要好的多了。认了岳母果然是不一样啊!

  其实,他还真猜对了,上官冰儿对他的改变,还真是因为唐仙。上官冰儿从小就和母亲一起长大,对于父亲根本没什么记忆,可以说,母亲是她唯一的亲人。秉性纯孝的她对母亲的意见自然无比看重,昨天唐仙认可了周维清这个准女婿,可以说是解开了两人之间最大的一层障碍,她再面对周维清时,自然也就没那么乡顾忌了。更何况,两人连男女之间最后的防线都已经突破,她的心防自然就不那么坚固。要是让周维清得知真相,恐怕这家伙立刻就会得寸进尺的凑上来。

  周维清点菜还是很照顾上官冰儿想法的,并未奢侈,只是点了两荤、两素四个菜,又叫了两大碗饭。一会儿的工夫,饭菜带着扑鼻香气已经端了上来。

  “冰儿,快吃吧。趁热吃好。你太瘦了,要多吃点,才能发育的好嘛。嘿嘿。”周维清飞快地给她夹着菜,把她面前的小碗儿堆的满满的。

  看着周维清殷勤的样子,再看看面前的食物,上官冰儿突然眼圈一红,有点可怜兮兮地看着周维清,道:“小胖,你会一直都对我这么好么?”

  “啊?”周维清愣了一下,他没想到自己一句略带几分调戏意味的话竟然引出了上官冰儿的伤心。

  “冰儿,你瞎想什么呢?我当然会一直对你这么好啊!永远永远。你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

  上官冰儿低着头,喃喃地道:“我娘说,我爹在我两岁的时候就不要我们了,她带着我这才远走天弓帝国。来到这里定居。我娘她好可怜,我经常看到她一个人坐在那里发呆,一定是在想我爹。我好怕,好怕有一天我也会像她那样……”

  看着她的棒子,周维清只觉得心中狠狠的一痛,起身坐到地身边,将她搂入自己怀中“冰儿,不哭。长辈们的事我不好说什么,但我发誓,除非是你不要我了,否则的话,我永远都是你的小胖。”上官冰儿抬头看向他,低声道:“永远都是那个熊一样的男人么?周维清连连点头。忍不住在她额头上轻轻地亲了一下。上官冰儿破涕为笑,在他怀中靠了靠,道:“吃饭吧,要不就凉了。

  周维清正色道:“你再让我抱一会儿,我就饱了。秀色可餐,你可是顿千金难买的大餐啊!冰儿,你看,这年龄问题是不是可以忽略不计了?”

  上官冰儿没好气地推开他,道:“给你三分颜色就开染坊,我娘说,男人得到的越容易就越不知道珍惜。所以,我决定再延后几年「等你二十岁以后再说吧。”

  “不要啊!”周维清惨叫一声,声音有点大,顿时引来周围顾客们的注视。

  上官冰儿涓脸羞红的打了他一下“赶快吃饭去。我们可是来办正事的。”

  周维清一脸傻傻地问道:“啥事能比洞房花烛正经?”

  上官冰儿脸色一沉,“再不好好吃饭,就继续延后。

  “我吃还不行么?”周维清一声哀叹,心中却是下定决心,等到了天弓营,一定找机会彻底将她拿下,只要有了第一次,那还怕没有第二次、第三次吗?一边想着,他脸上顿时流露出了坏坏的笑容。

  周维清在那里狼吞虎咽,上官冰儿则是细嚼慢咽,不过,她很快就发现这家伙给自己夹菜的目的了,她这还三分之一都没吃下去,周维清那边已经风卷残云一般把桌子上剩余的菜肴和他自己那一大碗饭干掉了。

  “爽。好久没吃的这么香了,旱营虽然管饱,但味道还是差了点。”周维清满意的拍拍肚皮。

  上官冰儿噗哧一笑,将自己的碗推了过去“要是不嫌弃,你把我这些也吃了吧。我中午真的吃过了,我的习惯你明白的。”

  周维清眨了眨眼睛,然后毫不客气地把她的碗端过来,又是一次狼吞虎咽,这次,他吃的更是香甜。

  “吃饱喝足,唇齿留香啊!”周维清吃完饭,还有些不怀好意的看看上官冰儿的红唇,显然,这唇齿留香说的可不是饭菜。

  上官冰儿就像没听到似的,低声道:“小胖,你看,我徂要找的会不会是那个人?”

  周维清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就在一层大厅一侧的角落里,坐着一个中年男人。此人看上去三十多岁的样子,一身白衣,相貌俊伟,一头长长的黑发披散在身后,绝对是一个帅气的大叔。只是,他的眼神却有些迷离,目光不断的向四周飘动着。

  在他面前的桌子上,至少摆了十几个酒瓶子,就算是酒精度比较低的麦酒,喝这么多瓶也已经是相当强悍了。这显然也是上官冰儿说日标是他的原因。

  周大元帅既然让他们在这帝豪酒店一层找个酒鬼,很显然,这人应谅是天天来这里喝酒的才对,至少也是最近为了等待上官冰儿的到来天天在此。而此时一层大厅中,喝酒最多的,就要数这个人了。周维清道:“我去问问。”一边说着,他起身走了过去。

  走到那一桌,周维清一脸老实憨务的问道:“请问,您是罗克敌先生么?”

  那酒鬼眼睛一翻,有些尖细的声音响起,“滚开,别妨碍老子看美女。刚看到一个三十八寸围度,足有五号罩杯的,就被你小子挡住了。

  听他这么一说,周维清顿时一呆,一种极为熟悉的感觉从心底升起,下意识的道:“我找流无二人组中的流。”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