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凝形、拓印之星级评定

所属目录: 天珠变    发布时间:2014-04-12    作者:紫金彩票

  尽管木恩并未给自己这小无赖徒弟什么见面礼,但当众人悄然离开天弓营的时候,周维清还是鸟枪换炮了。原本的紫辰弓换成了一张黑色的大弓。紫辰弓的个头就够大的了,竖在地面上足有一米五,可现在他身上需要横跨斜背的黑色大弓要是放在地上,就足有两米高了。和上官冰儿的青灵弓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张黑色大弓是罗克敌送给周维清的,那家伙虽然喜欢喝酒和耍流氓,但说话还是算数的。但令周维清无比郁闷的是,这张黑色大弓竟然有八十多斤重,足足是以前紫辰弓的四倍。那弓弦之力拉着,比霸王弓也轻松不了多少,以他纯力量增幅的身体素质,也需要调动一些天力增幅释放出体珠,才能将这张黑色大弓拉成满月。

  木恩告诉周维清,这张黑色大弓名叫黑辰弓,市面上根本见不到,乃是用千年星辰木所制,乃是除了体珠凝形弓以外,射程最远的硬弓了,用来打熬力气、锻炼筋骨再合适不过。

  还好,他们并不是用腿赶路的,出发的时候,划风直接带着他们上了一辆不知道什么时候停在外面的豪华马车。这辆马车几乎是普通客运马车两倍大,外面镶金嵌玉,极尽奢华之能事,就是显得有些俗气,由四匹高头大马拉着。

  马车内四壁内衬都是不知名的皮毛,宽阔的椅子就像沙发一般,坐上去既柔软又有支撑力,相当的舒服。这辆马车,就算坐十个人都不会觉得拥挤。

  “老师,你们太奢侈了,这马车要多少钱?”嘴上虽然这么说着,但周维清已经开始流口水了。这么舒服的马车,要是能带着几个美女畅游天下,简直是人间美事啊!就外外面的样子嚣张了点。

  听周维清提到马车,木恩脸上顿时流露出愤愤之色,“这马车可不是我们的,是划风这家伙的私人财产。你以为这是白做的么?根据路程不同,这死要钱的家伙是要收路费的。每次任务的分红,起码有五分之一要被他这辆车搜刮去。”

  划风坐在靠里面的位置,听了木恩的话,哼了一声,“老无赖,你说话可要凭良心,你们坐我的马车难道不该给钱么?要知道,我这马车的车架都是钛合金的,还有专门的减震系统,长途乘坐不但速度比我们步行要快,而且更能最好的保持大家的精力用在任务上,而且,我收你们的钱也不只是马车的费用,还有任务中的消耗品。你们要是愿意负责这些,我无所谓。”

  木恩悻悻的别过头去,一边的罗克敌手里拿个酒瓶,斜靠在椅子上,“行了,老无赖,你和你那宝贝徒弟刚敲了老子个大竹杠,老子还没说什么呢。”

  木恩反手就是一个暴栗敲在他头上,“小流氓,这里就你年纪最小,你是谁老子?”

  罗克敌怒道:“放屁,臭不可闻。你徒弟不是人?划风老大徒弟不是人?他们比我大吗?”

  寡言少语的韩陌冷冷的看向罗克敌,“你再吵我就把你扔下去。”

  罗克敌没好气地道:“是老无赖先惹我的,你怎么不扔他下去?”

  韩陌淡淡地道:“我打不过他,但打得过你。一个巴掌拍不响,扔你下去就足够了。”

  “欺软怕硬,小陌陌,我记住你了。”罗克敌一脸的郁闷,大口大口的喝着酒,但总算是安静了下来。

  这辆马车有专门的车夫,看上去四十多岁,一脸憨憨的样子,每跑两个时辰,马车会停下来,让马休息一下,每天最多跑七、八个时辰。划风并没有夸大,虽然是长途旅行,但坐在这样的马车上,绝对是一种享受。在马车下面还有一层暗格,巨大的暗格中装着各种食物,还有大量的箭矢。周维清无意中敲了敲马车的车壁,他就明白,就算是自己用霸王弓来射,都未必能射的开这全部用钛合金铸造而成的马车。他完全无法想像,这相马车的造价究竟要多少钱。心中也不由得有些幸灾乐祸起来,反正现在自己和冰儿都没分红,自然也不用扣钱了。

  至于这次执行的任务,谁都没向他们解释过,周维清和上官冰儿只是隐约知道这次任务是要在翡丽帝国什么边境地方执行的。

  只用了七天时间,乘坐着豪华马车,他们就已经来到了天弓帝国与翡丽帝国交界的地方,马车继续向前,进入了一片山谷地形,虽然这里已经由人工开凿出了一条通路,但却并不算太宽敞。上次周维清和上官冰儿前往翡丽帝国的时候走的并不是这里,而是另一条近些的小路,而这次他们有马车在,就只能选择这相对宽阔的道路了。周维清正闭着眼睛修炼自己的天力,突然间,只听拉车的骏马一连串的长鸣还有车夫急促停车的吆喝声,马车似乎停了下来。

  划风缓缓睁开双眼,连看都没向外面看,向木恩道:“老无赖,生意来了,你带着小维去吧。”

  木恩眼睛一亮,嘿嘿笑道:“那我就不客气了。小维,跟我下车。”

  而其他几人几乎同时流露出一脸的愤愤之色,就连一向面无表情的韩陌也不例外。

  罗克敌一脸讨好地道:“老无赖,要不要兄弟帮忙?”

  木恩瞪了他一眼,“帮你妹……”而罗克敌回给他的则是一根竖起的中指。

  周维清疑惑地跟着木恩跳下马车,“老师,怎么回事?”

  木恩嘿嘿一笑,道:“赚钱的机会来了,划风很给面子,这也算是他给你的见面礼吧。我们这位老大,可是比鬼还精明,你以为他为什么把马车外面弄的这么艳俗?那可是有目的的。”

  就在木恩说话的同时,前面传来一声大喝,“呔——,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过此路,留下买路财,不留买路财,管杀不管埋。”

  “抢劫的?”周维清也是聪明人,瞬间就明白了刚才木恩话语中的意思,他们竟是以这马车的豪华来吸引人抢劫,这种主意,恐怕也只有这群变态想得出来了……

  马车的门在后面,两人绕过马车,只见前面已经被一群强盗拦住了,正面大约有二十多人,手持兵器,两侧的山坡上,还各有十多人,手持弓箭对准着他们的方向,这些强盗穿着统一的蓝色劲装,为首一人竟然还穿了一身板甲,显然是有组织有规模的。

  为首的强盗看上去四十多岁的样子,一横手中大砍刀,“一辆马车你们就敢过我们清风岭,胆子不小啊!俗话说,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车上财物留下一半,剩余的你们可以背走,这马车和马匹也留下,归老子了。”

  木恩哭丧着脸,甚至身体还有些哆嗦着上前两步,一脸愁苦地道:“这位强盗大哥,你看我们老的老、小的小,要是没了这马车,你让我们如何赶路啊!求您开开恩,就放我们过去吧,车上的一半财物没问题,这马车留给我们如何?”

  那强盗首领脸色一变,“妈的,你叫谁大哥?老子板死你信不信?你他妈的比老子起码大个二十岁,竟然叫老子大哥?老子有那么老么?

  周维清冷眼旁观,明显感觉到木恩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原本一脸卑微的样子也略微变了变,周维清心中一乐,他知道,自己这位老师最讨厌的就是别人说他老。

  “臭小子,正面的归你,两边的是我的。这为首的记得给我留着,动手。”木恩被那强盗首领激怒了,也懒得再废话。

  周维清点了点头,道:“好。”一边说着,他已经飞快的摘下背上黑辰弓,体内天力运转,本命珠释放而出,拉弓搭箭,那坚韧无比的黑辰弓瞬间弓如满月,箭尖直指前方。

  那强盗首领明显愣了一下,他显然没想到,对面这一老一小竟然还敢反抗。

  “射死他们。”

  两侧山坡上的强盗弓箭手们顿时张弓放箭,但也就在这个时候,木恩动了。周维清手中的黑辰弓弓弦也已松开。

  嗡的一声,羽箭宛如一道黑色闪电般一闪而逝,那位嚣张的强盗首领只觉得自己耳边一热,似乎有什么东西掠过,紧接着,耳轮上就是一阵剧痛,而在他身边的强盗,瞬间就倒下去四个,而黑辰弓射出的羽箭在先后穿透这四人的身体后,远远的飞了出去。

  周维清都吓了一跳,这黑辰弓也太给力了,单论射程和穿透性,恐怕一点都不比自己的霸王弓差。

  也就在这个时候,箭如雨下,集中朝着周维清和木恩攒射而来,木恩动了,周维清根本就没看清楚自己这位老师是如何行动的,仿佛只觉得有一道灰色的身影围绕在自己身体周围滴溜溜一转,下一刻,木恩手中就已经多了二十多根羽箭。

  木恩仿佛是杂乱无章一般的信手将这些羽箭甩飞,可这些箭却像是长了眼睛一般,惨叫声此起彼伏的响起,两侧山坡上的强盗弓箭手们竟是没有一个能逃脱的,全部被贯穿咽喉倒地。要知道,从两侧山坡俯视他们这边,起码也有五十码左右的距离,木恩却只是凭借手甩出的箭就命中了二十几个目标,这是何等难度?

  这是周维清第一次看到自己这位老师出手,他不得不承认,自己被震惊了。

  噗的一下,周维清屁股上挨了一脚,木恩没好气地道:“愣着干嘛?找死啊!赶快去收拾了前面这群,跑一个就没你成分。不许用弓箭了。”一边说着,周维清前一刻还握在手中的黑辰弓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跑到了木恩手中。

  直到此刻,对面的强盗们才算是醒悟过来,就算是脑子再笨他们也明白眼前这马车不是那么好抢劫的,强盗首领顾不得耳朵疼痛,怪叫一声。“风紧,扯呼。”掉头就往山上跑。这些强盗显然不是第一次逃窜了,这一跑起来,竟是没有一个朝着同样方向逃的。

  周维清得到木恩的提醒,右脚猛然蹬地,整个人已经蹿了出去。他明白,木恩不让他用箭,显然是要检验一下他的实战能力。自己丢人没事,可不能给老爹丢人啊!一想到这里,周维清体内血液不禁有些沸腾起来。

  在他右脚蹬地的时候,地面上顿时发出砰的一声,连木恩都被吓了一跳,而周维清的身体却已经如同箭矢般飞了出去,速度之快使得木恩脸上不禁流露出一丝惊讶的光芒。

  几乎只是身形一闪,周维清就追到了两名强盗身后,这些强盗的素质最多也就是和普通士兵差不多,遇到他这天珠师那还能有好?双手各自抓住一名强盗的脖子向内一合,顿时两个强盗的头撞在一起,全都晕了过去,与此同时,周维清身体一翻,左手一挥,一道黑芒已经是电射而出,直奔那些强盗密集处飞去,紧接着,他身体再闪,凭借着右腿强横无比的爆发力,一个接一个强盗被他打晕后扔了回来,而另一边强盗较为密集处,十二名强盗瞬间就被黑暗之触席卷,拉扯到了一处,唯有那强盗首领速度飞快,显然是有几分本事的,已经上了山坡。

  周维清当然不能让他跑了,两次发力,就已经追了上去。探手向那强盗首领抓去。

  强盗首领仿佛脑后长了眼睛,正在狂奔的他突然右脚在前面山石上用力一踏,身体回旋,手中大砍刀直奔周维清横扫而至。劲风呼啸,分明有天力蕴含其中。他本身练有两重天力,只是没能觉醒本命珠,故而能成为这伙强盗的首领之一,可惜,他遇到的却是一名天珠师。

  大砍刀只是挥到一半,青光闪烁中,这位强盗首领就发现自己的身体动不了了,紧接着,周维清一只手抓在他的前襟之上,天力迸发,这名加上钝甲总重量超过二百斤的强盗就被他那么甩了出去,直飞二十码,滚落在山道之上。千万不要忘记,周维清可是纯力量体珠。

  从周维清暴起,到所有强盗全部落在路中央被控制住,只不过是十几次呼吸的工夫而已。不论是木恩还是车内掀起窗帘观看的众人,谁也没想到他能这么快解决战斗。

  划风眼中光芒一闪,流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周维清则已经回到木恩身边,“老师,你们太坏了,竟然拿马车勾引强盗来抢劫,再来个黑吃黑。”

  木恩这时候正站在那强盗首领面前,一脚一脚地跺着这家伙,嘴里还愤懑的喊着,“让你说我老,让你说我老……”周维清看得在一旁心里直抽抽,真狠啊!

  “饶命、大爷饶命啊……”那强盗首领惨叫连连,想要反抗,却偏偏提不起力气来,周维清的风之束缚可不是他这种非御珠师的人那么快就能解决的。

  木恩看了一眼不远处那被困在一起的十二名强盗,“臭小子,你第一个拓印的黑暗技能不会是黑暗之触吧?”

  周维清道:“老师,您果然是见多识广。

  木恩没好气地道:“见多识广个屁,难怪你老子把你塞来天弓营了,你知不知道,你爹第八珠拓印的就是这个技能。他估计是没脸教你,哈哈,老周那家伙也有今天,哈哈。这回你可以名正言顺成为我们变态天堂中的一员了,你本身就是个小变态。”木恩一把抓起地上的强盗首领,“你们老窝在哪里?带我们去。”

  大约半个多时辰后,十几名灰头土脸的强盗背着一袋袋的金币在木恩和周维清的监督下将金币放在马车下层的暗格里,临走的时候,木恩还不忘拍拍那强盗首领的脸,“记得啊!下次在地底下攒够了钱继续打劫我们。”

  一狠狠羽箭完全是从木恩手中射出的,所有强盗无一例外,全部毙命。

  “老师,钱我们都拿了,为什么还要杀了他们?”周维清毕竟年纪还小,眼看木恩如此杀人不眨眼,不禁有些胆寒。

  木恩哼了一声,“你懂什么,这些强盗难道只会抢劫我们一拨人么?用你的猪脑想想,如果我们没本事打过他们,结局会怎么样?迳些家伙杀个十次也不为过。两人重新上车,罗克敌已经凑了过来,“老无赖,捞了多少?”

  木恩没好气地道:“这群穷鬼,一共还不到十万金币。没有御珠师坐镇的强盗,能强到哪里去?希望后面运气好,能遇到拨人多的。

  划风道:“不要欲求不满了,三七分,记得有我三成。”

  木恩哼了一声,道:“你这个吸血鬼。”

  划风嘴角处流露出一丝优雅的微笑,“没我的马车,就你这模样,强盗都不会抢你。小维,你黑暗属性拓印的第一个技能是黑暗之触,那么,你是准备以后走强控路线了?”周维清愣了一下,“什么叫强控?”

  他这一问,木恩不禁捂着眼睛靠在椅子上,韩陌眉头微皱,高生则是吃惊地瞪大了眼睛,罗克敌道:“不会吧,小维,身为周大元帅的儿子,你连什么是强控都不知道?谁教你的天珠知识?”

  上官冰儿红着脸道:“是我教的。周元帅是后来才知道他觉醒了本命珠,没来得及教他,我们就来天弓营了。”

  划风道:“简单来说,每一名御珠师在修炼的时候,都会选择一条最适合自己属性的方向进行修炼。譬如,火属性意珠师一般都会选择覆盖性攻击,风属性意珠师则是选择灵活攻击,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敏攻,而我所说的强控则是指的以在战场上尽可能控制敌人行动和攻击为目的的修炼。你现在所拥有的黑暗之触技能,就是一个典型的控制类技能,而且还有增强感知等一系列附加效果。虽然我不知道你是如何拓印成功的,但我不得不说,我们都没见过第一个技能就能拓印到如此极品的。”

  周维清道:“营长,我一直都没太弄明白,这些拓印技能还有体珠凝形是怎么区分的。不是都能随着本命珠数量的增长而进化么?”

  划风温和地道:“这其中当然是有区别的,不论是体珠凝形还是意珠拓印,评价它们的价值,都要从几个方面进行,首先是可成长性,你说的没错,每个技能都可以不断地进化,凝形的装备也是一样。但是,进化程度的大小却完全不一样了。每多一枚本命珠,进化程度越大的也就越好。譬如说,你拓印一个师级天兽得到的技能,当它进化时,进化程度是一,而尊级天兽的技能进化程度就是二,宗级甚至是四。因此,在拓印宫中就有这么一项服务,凝形、拓印星级评价。就是说,评价你所拓印和凝形的能力的强弱,评价的星越多,自然也就是越好的技能。最低是一星,最高是十二星。”

  “譬如,你这黑暗之触,在拓印宫的评价中,就是典型的八星级技能。一般来说,师级天兽出一到三星技能,尊级天兽出四到六星技能,宗级天兽出七到九星技能。至于九星以上,那就只是天珠师才有可能接触到的了。所以说,几珠修为的御珠师,至少就要拓印到几星的能力,否则的话,就无法将自身修为发挥出来。像你这种,只是一珠修为却拓印到了八星技能,而且还是控制性的八星技能,我们谁都没见过。

  “一般来说,我们在评价技能的时候,所有控制类技能都会在原有的基础上多上一星,所以,黑暗之触名为八星,但却足以和九星技能媲美。就像凝形装备中,凡是拥有镶嵌孔可以镶嵌意珠的装备,也会在原本评定上多加一星。可以说,星级评定是衡量一名御珠师或者是天珠师未来成长潜力的重要标准。”

  “昨天我对冰儿现有的能力以我的经验进行了简单的评定,冰儿的体珠凝形两个装备中,无声追踪矢可以评定为三星。有些可惜的是,这个凝形装备对于我们来说,作用相对小了一点。而御风靴的评定则至少有六星,如果冰儿将来能够修炼到九珠宗级巅峰,甚至可以凭借这御风靴御风飞行。再加上镶嵌孔,她这御风靴甚至评价到七星也不为过。是风系天珠师不可多得的好东西。而她的意珠拓印第一个技能风刃,却只是一个二星技能。成长性就弱了些,不过幸好只是拓印了一颗意珠。”

  听着划风的话,所有人的日光都集中在了周维清身上,周维清眨了眨眼睛,向后缩了缩,“你们都看我干啥?”罗克敌嘿嘿一笑,道:“自然是要给你这小子也评定个星级。”

  划风正色道:“小维,虽然你现在已经是天弓营的一员,但我们绝不勉强。我只是希望能够让大家都了解到你所拥有的能力,这样一来,在进行战斗的时候,才能更好的进行配合。周元帅肯将你送到天弓营来,相信你也明白他对我们的信任。天弓营,永远都会是天弓帝国的守护者。”

  周维清看看上官冰儿,再看看木恩,木恩有些无奈地道:“给他们看看吧,好奇心害死猫,你们几个小心心脏受不了。哼哼。”

  罗克敌没好气地道:“老无赖,不吹牛逼你能死么?老子心脏好的很。”

  出奇的,木恩这次没有反驳他,只是看着他冷笑了几声。

  半个时辰后。

  正在疾驰着的马车中突然间,后面的车门打开,紧接着,一道身影就从里面飞了出来,准确的说,应该是被踹了出来。

  罗克敌愤怒的声音从马车内传来“他妈的,谁变态啊你变态,你这混小子最变态。啊啊啊!我可怜的心脏啊!受不了了,羡慕嫉妒恨!”

  毫无疑问,这个被从马车踹下来的悲剧男正是周维清,在进行了他所有能力的星级评定后,整个车厢内都已经充满了剧烈的心跳声,连木恩都不例外。然后他就被一致通过踹下来了,据说是为了增强他的身体素质,要多运动,多锻炼……

  “你们就是赤裸裸的嫉妒。”周维清一脸郁闷的跟在马车后面狂奔,他身上还背着那沉重的黑辰弓。

  当周维清露出自己的变石猫眼意珠时,当时车厢内的气氛就变得无比诡异了,正在喝水的高生,一口水喷在了韩陌脸上,划风忘了身在马车之中,吃惊的站起身,结果头撞上了车顶,韩陌张着嘴,结果高生喷过来的水被他喝了一半儿,现在还在干呕。罗克敌抽了自己一巴掌,因为他实在无法相信这是真的,结果力道没控制好,半边脸肿了。

  等周维清报出自己一个个技能之后,除了上官冰儿和他本人之外,在座的其他人全都是脸部肌肉抽搐,要不是他们修为不弱,说不定就中风了。在这种情况下,周维清不被踹下车才怪了……

  星级评定的结果是,霸王弓评定为七星,如果算上镶嵌孔加一星的话,是八星。

  意珠拓印的星级评定中,风之束缚评价八星,掌心雷评价七星,空间平移因为是保命技能,评价直接就是九星,黑暗之触评价八星,邪恶吞噬评价不明,绝对迟缓评价不明。

  用划风的话来形容就是,周维清一珠所拓印到的技能,比周大无帅八珠级别拓印到的全部技能都好。

  在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中,翡丽帝国出现了一幕奇景,一辆豪华马车在前面飞驰,后面跟着一个衣衫褴褛的青年不断狂奔……

  二十天后。翡丽帝国北疆。

  “看到前面这片被大雪覆盖的森林了么?我们这次的任务就是,在这片森林中,猎杀一只名为冰魄天熊的宗级天兽,取得它的天核以及熊皮、熊掌、熊胆。”

  “天核是什么?”皮肤明显黑了几分,但精神却比以前好了很多的周维清问道。

  从昨天开始,周维清终于被允许不再跑步了,也换上了身新衣服,这一路从进入翡丽帝国跑下来,他整个人的精神气质都发生了细微的变化,身材似乎又长高了几分,看上去虽然依旧是一脸憨厚,但偶尔凝视某处时,眼神中就会锋芒毕露。

  一路狂奔二十天,先不说别的,最大的好处就是天力的修炼。在全速赶路的情况下,五大死穴必然是全力运转吸收空气中的天地无力补充自身,他这不死神功修炼的速度本就比一般功法快上不少,一路跑过来,周维清清楚地感觉到自己那第五重天力已经蠢蠢欲动,视乎快要能冲击不死神功第二篇第一穴了似的。有了不死神功第一篇的经验,周维清隐隐知道,这不死神功每一篇的第一重似乎是最容易冲击的,但却是最难成功的。当初,他不就是在冲击肩井穴的时候差点完蛋么?

  除了天力的持续提升之外,还有两个好处,那就是让他将自身纯力量体珠与自己身体更好的结合,除了邪魔右腿现在已经能够完全协调之外,他现在对于自己体珠提升的力量与自己身体力量的结合有了长足进步,只需要意念一动,天珠与身体就能配合着将力量释放出来。再不像以前那么生硬死板了。

  站在周维清身边的木恩道:“天核只会出现在宗级初阶以上的天兽身上,天兽也拥有天力,其实从本质上来说,与我们的天力没什么区别。当它们的实力突破宗级后,就能由无形化为有形,凝结成宛如内丹一般的存在,我们称之为天核。天核如果给相应属性的御珠师使用,那么,不但可以在修炼的过程中大大提升修炼速度,更能够帮助修炼者在进行本命珠分裂的时候快速完成。再有就是你那霸王弓之类带镶嵌孔的凝形武器,不但可以镶嵌你的意珠,也可以镶嵌同属性晶核,比如,你的霸王弓如果镶嵌一枚力量型天兽的晶核,那么,它的威力就会大幅度增加。天核能够自行吸收空气中的天地元力补充自身,很难损毁。当你不需要的时候,还可以把它摘下来。”

  周维清听的眼中光芒大亮,“这么多好处啊!那我们还等什么,多弄几个天核。”木恩怒道:“笨蛋,闭嘴,真丢人。”

  除了划风之外,天弓营另外几位成员都像看白痴一般看着周维清,自从知道了周维清的属性之后,这几个家伙充分向他展现了什么叫赤裸裸的嫉妒,有机会就会用言语来打击他。

  罗克敌阴阳怪气地道:“多弄几个天核?你以为这玩意儿是大白菜啊!说弄就弄,你知道宗级天兽有多么危险么?以你老爹的实力,一面对宗级天兽的时候,还要属性相克的情况下,估计能勉强对抗一只初阶宗级天兽。否则的话,我们用来这么多人么?”

  划风道:“准备行动吧,根据雇主所说,在这片森林中,生活着至少二十只冰魄天熊。木恩,你护着小维,冰儿,你跟在我身边,我们这就进森林。”

  一边说着,他已经走到马车旁边,也不知在什么地方按了几下,顿时,一阵扎扎的机括声响起,马车最底层两侧各弹出一个大抽屉,里面放满了东西。

  天弓营众人速度飞快的换装,一会儿的工夫,每个人身上都多了一件带着怪异横纹的暗红色皮甲,这皮甲不只是护住上半身,同时也护住他们关节和一些重要部位,包括一个小的头套,同时,每个人身上至少背了两张弓,背后都是一个巨大的箭壶,划风、罗克敌和木恩还好些,这箭壶也就装了二百枝箭的样子,而韩陌和高生的巨大皮质箭壶几乎将他们整个背部都遮挡住了,周维清粗略估计,里面也要有五百支箭。箭壶下面一部份装上饮水和一些干粮、补给。一身装备搞定之后,紧趁利落,而平时都十分懒散的天弓营众位,此时的目光已经开始变得越来越冰冷了。

  周维清站在上官冰儿身边看着,不知道为什么,当天弓营众人穿上他们那身皮甲的时候,他清楚地感觉到自己体内涌起一股淡淡的嗜血气息,情绪上也莫名其妙的多了几分高傲。

  周维清和上官冰儿都没有那种专门的箭壶,每个人带上普通的四个箭壶二百枝箭,再加上一些补给物品。

  一行七人,悄悄地进入了眼前这片已经是隶属于万兽帝国境内的森林之中。

  “老师,你们身上这皮甲是什么东西做的?怎么看上去样子怪怪的?”周维清终究还是忍不住好奇地问道。

  木恩嘿嘿一笑,道:“傻小子,这可是宝贝,龙皮。”

  周维清顿时瞪大了双眼,“龙皮?真的有龙这种生物存在么?”


下一篇:
上一篇: